首次葛印卡四念住禅修心得 (1)

今年去了七天的四念住禅修,一次把前三次十日课程的疑问全都补足了,可谓是收获满满!

在此简要的记录一下在法的道路上拾得的小小心得:

亲见无常

最近一次参加葛印卡老师的四念住禅修时,不断的扫描身体,由上到下,由下到上,但这次己经不再有全身消融的感受了,只觉得各种感受很快生起,又很快灭去,像泡泡一样。

这些泡泡生灭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後这样的感受竟然连了起来,如电、如泡、如聚沫,让身体好像一团被烧著的火球一样,不断的受无常的逼▫迫,好苦好苦…

想著以前如果遇到幻觉,睁开眼幻觉就会不见了,於是睁眼。

喔不!睁眼和闭眼的感觉都一样耶?无常像火一样,继续燃烧、燃烧!

问了助理老师,老师竟然说,「很好很好,保持平等心,继续保持觉知无常。」不解。

接下来,那苦实在变本加厉了起来…实在太苦了!连呼吸都像火烧一样鞭打著我的全身,简直无処可躲。然而别人看到的我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有我的感受变化了。

有点害怕,便不再观生灭,只观呼吸。很快的,泡泡、电火、燃烧都不见了,我的呼吸又带给了我平静和快乐。

再问助理老师,老师说:「要小心,你是不是对呼吸的感受产生贪爱了?」我说「是。」老师:「记住保持平等心。修行唯一的衡量标准就只是『觉知』和『平等心』。」

直到看到葛印卡的老师,乌巴庆老师的禅修方法介绍,方才觉得「知我者老师也」!老师讲的就是我遇到的。幸好我的修行是走著前人走过的道路啊!

…当一个人培养出来的涅盘元素,冲击自身内在的杂念和毒素时,会产生某些剧变,必须要能忍受。这剧变会增强身内原子幅射、摩擦、振动等的灵敏度。

Jack Kornfield在这里提到:

…这强度增长得非常之多,以致於人会感觉到,好像他的身体就像电和苦团。

《当代南传佛教大师》,Jack Kornfield,P. 379,「乌巴庆」章。

无常是这麽的可怕、无情!怪不得我们平常光是想到「无常」就摇头,而沉迷在声色犬马之中,让无明麻痹我们的神经。然而这就是世间的真▫相,我们想逃到哪里去呢?唯有修行四念住才能到达我们真正的避风港啊!

对消融的执取

「消融」这种重要的里程碑也会成为修行上的障碍。

我曾经在第三次十日禅修时经验到全身消融。那真是很震撼的经验!全身都像是透明一样,然而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激动,非常的平静,只是去觉知透明如水晶的全身。那觉知可以微细到,从心中的一点扩散到每一个细胞,像水滴一样的毫不费力地渗透全身。

然而四念住开示时,在入出息念章的最后,葛印卡老师提到,觉知全身的感受止息后,会有「全身消融」的感受。然而我在那次全身消融的经验,就再也没有经验过了。虽然葛印卡老师说明:「不要执着在这种微细振动的感受上。全身消融之后,粗重的感觉会再度出现,要保持平等心,只是觉知。粗重的感受和微细的感受一样,都只是感受,没有差别。」

但是如果每次入出息都会全身消融,而我没有经验到的话,是不是我修错方向了呢?

于是我去找助理老师小参。老师说:「不要去强求全身的消融。让它自然的发生。」

我问:「老师,消融只会发生一次吗?」

老师说:「不会,当你的心完全的平等时,全身自然会消融,但是你不要去贪爱这种感受,让它自然的发生吧。」

老师突然脸色一变,严厉的说:「现在你对『消融』产生了很大的贪爱和执着。不要再讨论它了,等到你的心平静下来再说!继续觉知感受吧!」

我发现,我的心跳的确加快了很多,我心中非常渴求再次经验到全身消融的感受。

啊!这就是贪爱,这就是执取啊!

亲见心

有天晚上,扫描全身的感受的速度自行加快了,本来只是一呼一吸间扫描一遍,慢慢变成二遍、三遍…最後越来越快,快到整个连了起来。睁大眼睛继续觉知,这感受并没有不见,可见这是如实知,不是幻觉,於是闭眼继续观察。

连起来的东西带给我的感受是一个圆圆的,像池塘一样的东西。而我就好像池里的鱼,如果我的心念动起来,池子里的水就会开口,漏出来,洒到我的身体各処,产生种种可辨识的粗重感受-诸如腿痛、背痛、眼睛痛、头痛等。

这些痛起初都源自於一点点小小的感受,如果我的心念持续在池子中不随著感受跑走,那麽那些小小的感受就会像泡沫一样,生起一下就灭去了;然而,如果我的心念跟著感受跑了,那麽池子就会开始一滴、两滴、三滴…的开始漏水,小小的感受就会受到滋润,开始累积、变大,最後长成一条很痛很痛的筋,痛死我也。

很妙的是,如果我只是观察那条大大的痛觉,而不起讨厌的念头,我的心念就会回到中心,痛死人的筋开始缩小,心中那个漏水的开囗也会开始变小,最後变成两滴、一滴…然後关起来;同时那个痛死人的感受也完全不见了。

…在无常知觉持续时,行者会瞭解,专注和正念的力量,而除去身体内能量流动的障碍。这种专注会变得更快、更清楚,当身体清楚感觉到能量流动,所有知觉的无常(苦和无我)感更明显时,行者的注意力会移到中心(心)。

《当代南传佛教大师》,Jack Kornfield,P. 399,「乌巴庆」章。

姑且就把这个觉知当做是觉知「心」了吧!

亲见五盖-贪、嗔

能见着心之后,五盖也就很清楚了。虽然经上写的十六种心还没能一个一个遍历,但是五盖是随时都现前的,不想见都不行啊!既然都见着了,就照着经上写的观察看看吧!

心有贪、嗔等五盖时,心中那平静的水池会漏水,漏得大了,身上的感受就会长大,变成一大团难以忍受的东西。例如坐禅时,大家的腿都会痛,可是如果能保持觉知、彻知无常的话,那个痛不会长大,顶多就是像个小泡泡一样,刺你一下又不见了,再刺你一下又不见了,始终像泡泡一样;最后泡泡也不见了,只剩遍布全身的、很微细的波动。

见着心之后,就可以找到五盖漏出去的地方了。

一开始观察时,那漏的地方实在太多,很难分辨清楚。记得第二次十日禅修时,还数了数,身上有漏的地方一共有30处左右,主要都在关节等地方。

然而对五盖来说,要找到哪个盖往哪里漏,却是异常的简单。因为五盖可以一个一个关起来,关了哪个,就找哪里止漏,那就是盖在心上的位置。难的是你怎么知道现在是在观察哪个盖的现象。

嗔盖最容易观,因为腿痛非常明显,讨厌腿痛的心念,那就是嗔。所以腿痛消失了,表示嗔盖灭去了,这时候去找哪个地方止漏了,那就是嗔盖在心上的位置。

目前就我的观察,嗔盖是在心的下半部左边五分之二的地方。

贪盖却是挺细微的,因为有时候你会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贪爱某个境界,还以为自己很超然呢!几经观察后,我发现,贪盖出现时会有好像多重心跳一样的感觉,还以为自己心悸呢!其实是从心里漏出去的波动产生的振动,你的觉知力变强了,可以感觉到了,和心脏的跳动感有时候会重合在一起。

而贪盖止息的时候,那股像心跳一样的振动也会停止,有些法友在禅修的时候会发现,心中不再执着什么事情的时候会感觉好像心脏被撞了一下,像心悸的感觉;我个人认为很有可能是因为贪盖暂时止息的关系。不是很好受,但是这是好现象喔!因为无常撞到了你的心。

贪盖止息的时候,我特意去找心上哪里止漏了,发现似乎是在心的下半部左边数来五分之一的地方。


专题导航:首次四念住禅修心得

“首次葛印卡四念住禅修心得 (1)”的5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