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苦、无我」是什么呢?又,怎么实际使用呢?

「无常、苦、无我」是三种世间现象的特性,没有任何一个现象可避免这三种特性。只要你正确的观察,就观察得到。

常见的误区是,当面临失意、失业、生意失败、或亲人去世、或想要的得不到,就感叹「啊,人生无常啊!」「好苦啊!」「真希望我可以摆脱这一切啊!」「为什么是我啊!」。

然而,这种感叹只是八种痛苦之一而已(求不得苦、爱别离苦…等)。感叹不能拿来修习,只会越叹越苦而已。

佛法是教我们离开「苦」,得到「乐」(离苦得乐)的修习方法。要正确的修习,我们必须知道正确的思惟是什么。

首先,我们要知道,「无常、苦、无我」究竟怎么定义的?

依据《巴利语汇解》,这三种特性叫做三相 (tini lakkhanàni):

一切行法(有为法,世间法)皆具有的三种本质:无常、苦、无我。

  • 以诸行生灭变易故为无常(anicca);
  • 以诸行数数受到生灭的逼▫迫故为苦(dukkha);
  • 以一切法(包括世间、出世间法)并不存在可称为“我”的实体故为无我(anatta)。

这三个特性的定义和我们刚刚的感叹都没有关系。它只是去了解这世界上的一切是会「生起」,然后又「灭去」的。

  • 从大范围的角度来看,一个人会出生(生起),会死亡(灭去)。
  • 一个人一天内发生的事件,例如开车去工作,也是一样,开车(生起),停车(灭去)。
  • 一个小时之内,你的念头和行为,也是一样,例如「我要去喝杯咖啡」(生起),实际去买了杯咖啡喝掉它(灭去)。
  • 等你能观察到非常细微的时候,会发现,在每一分钟内,你的各种感受,例如「我的肩膀有点硬」,也是一段一段出现的,一下子硬(生起),一下子不硬了(灭去),一下子很舒服(生起),一下子又不舒服了(灭去)。
  • 现代物理中,对物质观察最入微的量子力学还发现,一个电子并不是一直都会「出现」在某个位置。我们只能知道它在某一段时间「出现」了(生起),过了一会儿又「不见」了(灭去)。

这一切一切的现象,在最最最微细的层次里,全部都是在很快速、很急速、甚至可以说,是很「猛烈」的在生灭。因为一次生灭的时间比「微秒」还要更小…也就是说,在一秒种内,生起、灭去这样的现象已经发生了几兆兆次。

你能想像一个现象在一秒内发生几兆兆次是什么样的情况吗?

我们来比喻一下:

  • 一张图片一秒发生1次,我们可以看到它是一张图片。
  • 一张图片一秒发生24次,它就动起来了,我们叫它做「电影」。
  • 一片薄膜一秒振动262次,我们可以听得到,它是钢琴上的音符,「C」(多)。
  • 一颗光子振动3000次,可以帮我们传递讯息,它叫「电磁波」。
  • 一颗光子振动405兆次,我们可以看到得,它成了一道「红色」的光。
  • 一颗光子振动790兆次,我们还是看到得,它成了一道「紫色」的光。
  • 一颗光子如果振动3×10^16次方,我们连看都来不及了,会被它直接穿透,它叫做「X射线」。

而「无常」的生灭速度,远远超过以上的东西,超乎你的想像。

物理学家、或是天文学家都是用各种仪器来量测现象。觉悟的人也是用仪器,但是他的仪器就是他的「身」和「心」。

觉悟者离开了各种的推论、预测,超越了思想与概念,用他的「身」和「心」,直接目击了这世间每一瞬间的「生」、「灭」-「无常」。

科学家们发现,这世间的所有物质都在发出电磁幅射,没有绝对零度的物体。而电磁幅射是怎么产生的呢?是振动。不断的、急速的振动产生的。世间的一切都在不断的发出电磁幅射、产生热量。

而觉悟者看明白了,那振动就是不断的生、灭,生、灭而产生的,这生起、灭去的特性是如此的极速、如此的猛烈,遍及世间的一切,乃至于真的静下心来观察的人都会得到一个结论:

「一切都在燃烧。」

觉悟者因此从那最微细的振动层面开始观察,一路往上到宏观的宇宙万物,完全看清楚了所谓的「世间」(loke)是什么。他发现了「十二缘起」。

而「世间」就是最微细的物质(「色」,rupa),和最微细的概念(「名」,nama)构成的。

觉悟者发现,我们的「身」和「心」就是从「名」与「色」衍生而来的,它形成了「世间」的一切。

因为有了这个洞见,所以他发现只要去观察你自己「身、心」的「名、色」,就能观察到「世间」。

就像物理学家从微观(原子、电子、光子)演绎出宏观(电磁学、化学、天文学、量子力学等)一样,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由最细微的原理开始,逻辑地开展出系统的规律,掌握它的变化。

所以觉悟者以它的洞见告诉我们,任何一个人,只要亲自从你的身心去观察,就可以观察到世间的现象,不管觉悟者出现不出现都一样。你不用听他的就相信,只要自己去观察、演绎,就会发现到同样的规律。它只是把这些规律说出来、后人进一步写下来,让你可以像翻阅操作手册一样的去验证这些规律。

不再有感叹,不再觉得无奈。甚至不用靠仪器,只要坐下来观察你的身心就可以开始了。行动力100分。

那如果照觉悟者说的,去观察到生灭的现象,对我们的生活会有什么影响呢?

还记得每秒出现24张图片,就会被你辨认为「电影」吗?我们从生下来开始,就是在不断的辨认这些生灭所产生出来的连续感,并且把它记住,例如:

  • 对光子的连续振动辨识为「这是红色」「这是蓝色」
  • 对空气的连续振动辨识为「这是妈妈在讲话」「这是爸爸在讲话」
  • 对皮下神经传来的连续振动信号辨识为「这是痛感」「这是热水」「这是触觉」
  • 对脑内信号的连续振动辨识为「这是快乐的感觉」「这是痛苦的感觉」
  • …等等,

并且种种连续感相互叠加,变成了我们的概念:

  • 「这是我的家」「这是我的家人」
  • 「这是我的身体」
  • 「这是我喜欢的食物」
  • 「这是我喜欢的玩具」
  • 「那是女生」「那是男生」
  • 「那是好人」「那是坏人」

而觉悟者洞见了「生」、「灭」的无常后,它发现这种「连续感」是一种错觉。

这么样高速的生灭,怎么可能是真的「连续」呢?它都是「苦」的,因为没有什么东西是连续不断,可以让你在身体上、心理上去抓▫住,或是依靠着的。连你站的大地,和你的身体都是不断的猛烈生灭着了,你还有什么能依靠呢?

这就是「苦」,无所不在的苦。

整个「世间」就是不断的在被「生」、「灭」逼▫迫着,每一秒每一秒不断的振动,无休无止,包括你的「身」和「心」。所以身心就是「苦」,世间就是「苦」,「整个身心世间就是苦」。

发现了无所不在的「苦」后,觉悟者更进一步的发现,原来我们从小到大,都依靠着这种「连续感」在生活着。我们所谓的「生活」,其实全都依赖着有「连续感」的这个前提上。

例如,我会认为我能走在陆地上,是因为我依据陆地分子的连续振动,辨认出那是陆地。
我认为你是「我朋友」,也是因为我依据你全身分子的连续振动,散发出某种色泽、某种味道、某种感觉,我才能辨识出你是我认识的那个人。

甚至「我认识你」的这个念头,也是我的大脑里几千万段神经讯号不断的振动,被辨识为「某某人」,才产生出这个概念的。

你平常在吃的巧克力蛋糕,也是经过你的舌头上神经细胞不断的和巧克力蛋糕的碎片撞击,产生的几亿次神经脉冲,不断地冲击回你的脑部回路,最后辨识出「啊,这就是巧克力的味道」「这就是蛋糕的味道」。

既然「连续感」只是一种错觉,而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生灭的,无法「连续」的。那么,我们还能去依靠这种连续感吗?

把这种「连续感」当成是一种实体,当成实际存在的对象,当成是一种可以拥有的东西,都只是一种前提已经错误,错上加错的「错错觉」而已。

一切都是「燃烧」、「燃烧」的过程,没有什么别的。

然而,我们的生活,就是不断的把这些虚假的「连续感」当成「我」,身体外传来的「连续感」当成「我的」「你的」「他的」,甚至为了这些「连续感」可以去骗人、挑拨、害人,无恶不做…

我们看着这些「连续感」到一半,就开始想着要去和辨识出来的「人」说话、赚钱、交往、甚至膜拜、上香了,对自己身体内部辨识出来的各种「感受」更是发疯似了的去想要多一样或是把它推开,心里辨识出来的各种「念头」则是让我们像个无头苍蝇般的,每天忙着算计这个人对我好,那个人对我不好,明天要吃什么,退休金怎么办,别人怎么看我…等等等等…

「连续感」自己叠加出了更多的「连续感」,无穷无尽。

觉悟者和我们不一样。觉悟者不动声色,完整的看完了世间一切现象的这三种特性。

  • 一切的连续感都只是生起和灭去的现象。
  • 一切的生灭都不断的在逼▫迫着身心,产生无所不在的苦。
  • 一切可以依靠的对象都没有真的可以依靠的特性,因为依靠它们就只是依靠着不能连续的生、灭现象,就是苦而已,没有别的。

于是觉悟者停止了依靠。他不再依靠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而生灭、振动就停止了。逼▫迫、燃烧就止息了。依靠、存在就舍去了。

这就是我们修习的目的。

去亲身经历超越身心世间的那个境界,了解那无所不在的苦,是真的能止息的。

知道了定义之后,我们就可以依据这三种特性进行思维,开始修习了。怎么修习呢?

修习是需要专心致志的,不然会没有效果,就像我们工作时需要专心一致效率才会高一样。

我们首先要找一个安静的,没有人打扰我们的地方。然后作以下两件事:

  1. 将注意力集中
  2. 观察「世间」呈现的样貌。

这就是修习的方法。从你是一个还在家里每天为三餐烦恼的凡夫开始,一直到解脱世间,六根清净的圣者为止,都是用这两件事来修习。

很简单吧?

第一件事,传统上叫「止」,巴利语是Samadhi,第二件事,传统上叫「观」,巴利语是Vipassana。合称「止观」,又称「定慧」。

第一件事,集中注意力是很了不起的事,你平常的心跳来跳去的,能专心一分钟都了不起了,更何况连续几天?所以我们要培养集中注意力的能力,这样作第二件事时才能发现所谓的「世间」是怎么回事儿。

第二件事是去「观察」。观察这件事我们都以为很简单,然而坐下闭眼起来,观察自己的身心时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毕竟我们的念头、感受、身体和我们的心平常跳来跳去跳惯了,一下子叫它静下来观察,它哪那么容易就范?

举例一下可能跑出来的念头:

  • 「咦?我上个月那张电▫话费交了没?」
  • 「老婆在外面干嘛?」
  • 「小孩去接了没?」
  • 「下周就要报告了,还没准备呢?」

然后要你观察自己的感受时,你的念头会告诉自己:

  • 「啊,好热啊!」
  • 「脚好麻啊」
  • 「我动一下好了,背不舒服」
  • 「那里有鸟叫,好吵」

观察自己的身体时,你也会一直说:

  • 「医生叫我不能久坐,坐久我的骨头会弯…」
  • 「我的脚和别人不一样,坐久了会疼的」
  • 「我的背上怎么有一个东西?莫非是…?」
  • 「我的头好硬啊…」

请注意,南传佛教不等于「小乘」,南传佛教传承的正确名称叫「上座部」。

北传佛教有“法印”(梵语dharma-mudrà)之说,谓小乘经有“三法印”,即以“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三项义理印证各种说法之正邪,或再加“一切行苦”成“四法印”;又谓大乘经有“一实相印”云云。南传上座部佛教并无“法印”之说。

--摘自《巴利语汇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