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的接待员-离五盖,修七觉支

我们可以像站在门口的接待员一样,念头来了就去,来了就去,只要打个招呼就好。我们的工作是「知道」每个客人,不是和客人聊天。不需要招待任何一个客人。(概念来自孙伦尊者的禅修法

我们很容易去寻找感受。各种奇异的感受,包括气泡般的感受,舒服的感受。这是我们的习性反应,但是我们不是永远都得这样。只要「放下」寻找。感受和念头一样,都只是客人啊,是不?我们只要做好接待员,知道感受来了就好。

这就是在修「舍」心了,Upekkha。很高级的。它比「思惟」更有效。「思惟」能带你进入初禅,「舍」心可以带你一路从初禅、二禅…一直到四禅去。

(此处的「舍」是指心的平等中性;并非指舍受(不苦不乐受)--《如实知见》帕奥禅师

我们会有点沮丧,因为不是每一次上坐都会有细微的感受,或是「喜」的感受。不过,那又如何?只要你注意一下,接待员的工作有做好吗?

  • (受)
    我知道我有难受的感受吗(苦受)?
    有快乐的感受吗(乐受)?
  • (心)
    我知道我现在的念头乱跑了吗(心散乱)?
    念头在思惟什麽吗(心专注)?
  • (法)
    我是在希望多一点快乐的感受吗(有贪)?
    我是在讨厌感受、希望能少一点痛苦的感受吗(有嗔)?

记得站回门口,不用管过去的客人怎麽了,整整衣衫,做好这一秒的接待(觉知、只要观察)。四种客人(身、受、心、法)哪一种都好,都只是客人。

下坐了,我有「喜」的感受吗?
我有全身酸痛的感受吗?
我心专注吗?散乱吗?…那都不是重点。

「精进」用功是指我们「接待」的工作(觉知、观)做了几分钟,如此而已。和我们的身体气脉好了点没,感受好不好…没半点关系。

很快的,我们如果精进於站在门口接待客人,不去和客人攀谈,离开五盖(贪、嗔、昏沉、掉举、疑),初禅就会来找我们了。不用去找它。不过,初禅也只是客人喔!

整个过程可以用两句话包含:「离五盖,培养七觉知」。

五盖

  • 贪:想要多一点感受
  • 嗔:讨厌现在的感受,想要少一点
  • 昏沉:想睡觉
  • 掉举:一股冲动
  • 疑:这样做对吗?那样做对吗?

七觉支

门口:依据《大念住经》第一段,门口是指「入出息时…将觉知固定在嘴巴周囲的区域」。如果是修念佛号,那只能暂时用。心不散乱了就要「放下」念佛号了(舍)。因为那念佛号的念头也是「客人」之一。

接待员:「」觉支Sati。时时刻刻都知道有「客人」来了,但是不和他们攀谈,也不一起进门狂欢。

气泡感:感受是可以越来越细微的,觉知呼吸本身就能帮助你觉知更细微的感受。不过它们依然是「客人」。觉知由粗到细的过程(觉知身体->真皮层->酥麻感->气泡感),是修习「择法」觉支Dhammavicaya,了知所有「客人」的生起和灭去的特性(无常、苦、无我)。

坚持站在门口接待客人:「精进」觉支。 太注意念头,而不小心跳进去和客人一起玩乐就不是精进了喔!

类似喜的感受:跳动、踊跃、电流感,起鸡皮…等「」的徵兆。它还在发芽。等它稳定了就会成为「喜」觉支。

身体安适:「喜」稳定了之後,身心会只剩下很微细的感受。不再有难受感还是快乐感。连腿都不会痛了(痛不会生起),一坐可以超过一小时以上。这是「轻安」觉支而已,还不是「定」。

初禅:连微细的感受都送走,「」去後,「」就会生起来了(客人来了)。

四禅:每次出定後(入定时思惟会不起作用,有思惟就表示不是入定了)检查五种禅支:寻、伺、喜、乐、一境性。修习「舍」觉支,前四种客人离开後,最後就入四禅了。

「舍」觉支:接待员从头到尾,和「念」觉支一样都在。 最后客人都走光了的时候,接待员也不用再工作了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