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何谓「涅盘」?「想受灭尽定」可以「体验涅盘」吗?

佛陀教导弟子们,苦行沙门开展的种种禅定,皆是缘生、无常法,是苦法,不是灭苦的依靠,所以教导贪、嗔、痴的断除,说此胜于色▫界定、无色▫界定及想受灭尽定。

--大正藏《杂阿含》485经27

「若有异学出家,作是说言:沙门释种子,唯说想受灭名为至乐,此所不应。所以者何?应当语言:此非世尊所说受乐数。世尊说受乐数者,如说:优陀夷!有四种乐。何等为四?谓离欲乐,远离乐,寂灭乐,菩提乐。」

奥义书思潮沙门诸师,提倡的解脱生死及涅盘思想,是以体现「神我(梵ātman,巴attan,又说命)」的「永恒独存」的本。他们认为「常乐我净」的「神我」,受到「染污无知」的影响而造作诸业,因为「业」而有「生死业报」;如果要解脱生死,就要修苦行来消除旧业,并且修习「息除无知」的禅定,达到诸念不起的境界,就能不受「染污无知」的影响,体现「神我」的「永恒独存」,这就是解脱生死的「涅盘」。因此,奥义书思潮底下的苦行沙门,持以刻厉的苦行,兼及发展种种「伏止念想」的禅定,不论是色▫界四禅及无色之四禅,或是最后的「想受灭尽定」,都是苦行沙门重视及必要的修行内容。苦行沙门主张藉由「想受灭尽定」,可以体验到「息除无知」而让「神我独存」的「涅盘」。

这一种说法是不同于 佛陀的教说, 佛陀认为身心(色、受、想、行、识)的活动,都是因缘生,而缘生法则非常、苦、非我非我所,当中并没有「常乐我净」的「神我」可言,即使是修习「伏止念想」的色▫界四禅、无色之四禅及「想受灭尽定」,也都是缘生非常、苦。

--大正藏《杂阿含》474经28

「佛告阿难:「我以一切行无常故,一切行变易法故,说诸所有受悉皆是苦。又复阿难!我以诸行渐次寂灭故说;以诸行渐次止息故说,一切诸受悉皆是苦。……佛告阿难:「初禅正受时,言语寂灭;第二禅正受时,觉、观寂灭;第三禅正受时,喜心寂灭;第四禅正受时,出、入息寂灭;空入处正受时,色想寂灭;识入处正受时,空入处想寂灭;无所有入处正受时,识入处想寂灭;非想非非想入处正受时,无所有入处想寂灭;想受灭正受时,想、受寂灭;是名渐次诸行寂灭。」

佛陀教说的解脱,是指依靠见「五受阴的集法与灭法(十二因缘的集与灭法)」的「正觉」、「明」,生起对「缘生则无常、苦」的五受阴,应当「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的正见。依明为前导的正见,能次第开展离贪、断爱的八正道,最后依据离贪、断爱的正定,才能够「解脱贪欲、瞋恚、愚痴」。

--大正藏《杂阿含》749,768经29

S749 :「若起明为前相,生诸善法时,惭、愧随生;惭愧生已,能生正见。正见生已,起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次第而起。正定起已,圣弟子得正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是圣弟子得正解脱已,得正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S768 :「我为善知识故,令诸众生修习正见,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正定,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

佛陀教说的涅盘,是指「先解脱贪欲、瞋恚、愚痴」以后,此生灭已,不再有后世的六根生。六根不生,则无有六根、六境为缘生六识,也不会依六根、六境、六识的具足而有的「六触」,无有「六触」则无有「受、想、行」的生起,如是则为五受阴(有身)的灭尽、不起。如是达到后有不生,而不再有「缘生五受阴」,才说是「诸苦永尽的涅盘」,也就是「缘生法灭尽」,已是「无因缘可记说」。

--大正藏《杂阿含》490-3, 253,71,105经30

S490-3 :「涅盘者,贪欲永尽,瞋恚永尽,愚痴永尽,一切诸烦恼永尽,是名涅盘。」
S71 :「云何有身?谓五受阴。云何为五?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是名有身。」
S105 :「身坏命终,更不相续。仙尼!如是弟子,我不说彼舍此阴已,生彼彼处。所以者何?无因缘可记说故。欲令我记说者,当记说彼:断诸爱欲,永离有结,正意解脱,究竟苦边。」

「色、受、想、行、识」是因缘生,而缘生法则是无常、苦、败坏法。因为「色、受、想、行、识」灭尽不起的「涅盘」,既不是无明众生妄想而根本无有的「常乐我净」,也不是缘生则无常、苦、败坏法。因此,佛陀说「涅盘」是「不坏法」。然而,「涅盘」是「不坏法」,这不是如沙门异道以为「涅盘」是「常乐我净」而不坏的意思,是说缘生而无常、败坏的「色、受、想、行、识」,已经灭尽不起的「涅盘」,就无有缘生、败坏了。

--大正藏《杂阿含》51经31

「诸比丘!色是坏法;彼色灭,涅盘是不坏法。受、想、行、识是坏法;彼(受、想、行、)识灭,涅盘是不坏法。」

后世部派佛教的论师,忘失了 佛陀教说「涅盘」的本义,融摄沙门文化的主张,误以为藉由「想受灭尽定」可以体验「涅盘」。这种说法,已经彻底的背离了 佛陀的教说!试问:如何能够藉由因缘生的「想受灭尽定」,体验「缘生的色、受、想、行、识已经灭尽不起」的「涅盘」?根据 佛陀的教说,断尽贪欲、瞋恚、愚痴,已达致漏尽的佛陀、阿罗汉,当缘生五受阴尚未灭尽以前,是名为「解脱」,并且自知「不受后有」。这是说漏尽的圣者,已经自知苦因已断尽、无余,自知已经解脱生死的系缚,自知不再有后世的六根生,而不是已经体验「五受阴已灭、不起」的「涅盘」。

--南传《相应部》『因缘相应』31,32经、 根相应53经32

SN12.31 :「大德!若如是问我:『友!舍利弗如何知、如何见、自得智、称说知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再有生。』大德!如是问我,应如是答:友!生乃有因,依其因灭,于其因尽,则知生已尽。于因之尽,知生已尽,而『知:生已尽,梵行已立,应作已办,更不有生。』大德!如是之问,我则如是作答。」

SN48.53 :「诸比丘!复次,无学之比丘,知于六根,即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是。总此六根一切一切种,皆可灭于一切无余,于任何他处不再生六根。此当知!」

部派佛教的论师,融摄印度的宗教文化信仰,以推论的哲思建构万法的诠释体系,却深陷于哲思的陷阱当中,不仅不合于世尊的原意,更在实证科学发达的现代社会中,显得突兀与不可信。 佛陀对于弟子的教导,重在掌握「法法为因缘」的主轴及深义,既不提倡玄虚而不实际的「形上学说」,也不费心于浩瀚宇宙的说明及诠解,这不仅无益于解决现实人生的苦难,更成为满足好奇与知识虚荣的追求,所以呵责弟子莫作「非梵行饶益」之「无益思惟」。

--摘自《正法之光》,第19期,P.15,原文选录自随佛法师着《原始佛法与佛教之流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