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禅修者怎么讲初果?(一)

随着南传佛教近百年来流行的内观禅法传至欧美,不少西方禅修者已经跟随着佛陀的脚步得到了许多正面的体验。他们可能是修习马哈希禅法、葛印卡禅法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和东方传统比较不一样的是,有些西方的禅修者所受的教育比较开放,他们比较倾向大方地直接描述自己的经验,并且印证自己是达到十六阶智中的哪一阶,最后直接或间接的声明,「我证果了!」

这当然造成很大的震撼,因为一般在东方的传统上,不论是在家人还是出家人,是不允许说自己证果的,一旦公开宣说证果,少不了招来许多的谩骂和质疑。然而有些西方人就是不理这一套,尤其是现今网路发达,言论是如此的自由,哪来这么多旧规矩?于是有些禅修者便大方地公布自己的修行体验,并宣称证果了,大方的在网路上教授佛法。

接下来,我准备研究一下在网路上宣称证果的,这条很特别的西方法脉,目前搜寻到的有下列三个网路名人:

  1. Bill Hamilton(师承马哈希禅法,和Jack Kornfield的IMS关系很深)
  2. Kenneth Folk(BH的弟子)
  3. Daniel Ingram(在网路上宣称证阿罗汉果,和KF是好朋友,主持一个很活跃的网路论坛Dhamma Overground)

姑且不论他们的做法可不可议,我认为他们肯大方的将自己的体验根据十六阶智,一步一步的用文字描述出来,并且受大众的检验,这点已经非常有勇气了。至少,比一些东方的「大师」用天花乱坠的文字说自己受到佛陀或菩萨的「印证」「加持」却无法验证来得实在许多。

有什么发现我就写上来,跟大家分享,也請知道這些法脈情況的人與小弟分享情報。当然,如果这些人的说法可疑,小弟也會如實報導的,大家心里也就有了个谱,持续更新~~

“西方禅修者怎么讲初果?(一)”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