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阿姜查体验的涅盘

一次奇妙地禅修体验

我曾待过一间距村子约半里路的森林寺院,有天晚上, 当我练习行禅时,村民正在大肆集▫会庆祝。

当时一定已过了十一点,我感觉有点不寻常, 从中午起,就一直感到奇怪。 我的心平静,几乎没有思虑, 感到非常轻松自在。我练习行禅, 直到疲累才进入茅棚打坐。

当坐下来时,几乎还来不及盘腿,不可思议地, 我一心只想进入深刻平静的状态,这一切都自然地发生。 当坐定之后,我的心变得非常平静,像磐石一样坚定, 我还是可以听到村民的歌舞声,但也可以完全关掉声音。

奇怪,当我没有注意声音时,它很安静 ― 什么也没听到; 但若我想听就可以听,丝毫不受影响。

那就如有两个所缘并排于心中, 但并无接触,我可以看见心与觉知的所缘是分开与不同的, 就如痰盂和水壶。

接着,我瞭解到: 当心统一在定中时,若注意力向外,就可听见, 但若让它住于空性中,则它是完全安静的。 当声音被认知时, 我能看见觉性与声音是截然不同的。

我沉思:「若它不是这样,还会是怎样?」 它就是这样,这两个东西完全分开,我持续如此观察, 直到瞭解又更深一层: 「啊!这很重要。当现象的相续认知被切断时,结果就是平静。」

先前的相续(santati)妄念,转变为寂静(santi)之心。 我持续静▫坐,专精禅思,那时的心只专注于禅修, 不管其它任何事。若我就在此时出定,也没有丝毫减损, 因为它是完整的。

我可以稍微放松,不过绝非因为懒散、倦怠或气恼, 完全不是,这些都不存在于心中。 心中只有圆▫满的内在的平衡与平静 ― 不偏不倚。

最后,我真的修息了一下,但哪只是改变坐姿, 心仍继续保持不动摇。

我抓过枕头,想要小憩一会儿,当倾身时, 心仍和先前一样平静。然后,就在头碰到枕头之前, 心的觉知开始向内流,我不知它要去哪里, 但它只是往内愈流愈深。

它就如电流从电缆流向开关,当碰到开关时, 我的身体发出砰然巨响爆炸开来, 那段时间的觉知非常清晰与微妙。

过了那点之后,心随即往更深处穿透, 进到完全一无所有之处。 绝对没有任何外面世界的东西能深入那里, 完全没有任何东西可能到达它。 在里面停留了一段世界之后,心接着向外回流。

不过,当我说它回流时,意思并非是我让它回流, 我只是个观察者,只觉知与见证。心愈来愈往外出来, 直到终于恢复「正常」为止。

当我的意识状态恢复正常时,问题来了: 「那是什么?」答▫案立即出现: 「这些东西自有它们发生的因缘,你无须寻求解释。」 这答▫案能满足我的心。

不久后,心又再开始往内流,我并未刻意引导它, 它是自动自发的。当我愈来愈向内移动时, 它又碰到那相同的开关,这次我的身体粉碎为微尘。 心再次往自己更深处穿透,寂然无声,甚至比第一次更微妙, 绝对没有什么外在的东西可能到达。

心在此随意停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再向外回流。 那时它是顺着自己的动能,一切都自动自发, 我并未刻意影响或引导它向内或向外流。 我只是个觉知者与观察者。

我的心又回到它平常的意识状态, 而我并不想知道或推测发生了什么事。 当我禅修时,心又一次向内流。

这次整个宇宙都粉碎并化为微尘, 地球、大地、山岳、田野与森林 ― 全世界 ― 都瓦解成空界。 人们消失了,所有东西都不见了, 在这第三次的场合里,什么都不留。

向内流的心,随意停留在那里一段时间。 我无法说我瞭解它究竟是如何停留,很难描述发生了什么事, 我无法用任何东西来比拟,也找不到恰当的譬喻。

这次心停留的时间比以前更久,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后, 它才从那状态出来。当我说它出来时, 并非意指我让它出来,或是我在控制它发生, 一切都是心自动完成,我只是个观察者。 最后,它再回到平常的意识状态。 你怎么为这三次发生的事命名呢?谁知道? 你会以什么字眼来表示它呢?

无须到遥远的地方寻找 只要看自己的心

我对你们所说关于心的每件事,都是顺随自然的方式。 这并非心或精神状态的理论性描述,无须那么做。 只要有信仰或信心,就能到达那里, 并真的去做它,不只是玩玩而已, 你是将整个生命放在上面。

当你的修行到达我所描述的状态时, 整个世界都会翻转过来,你对实相的瞭解将完全不同, 见解也将彻底转化。

若有人在那时看见你,可能会认为你疯了。 若此经验发生在无法完全掌握自己的人身上, 他们可能真的会发疯,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已不同于从前。 世上的人会变得和以前看起来不同, 不过你是唯一如此看待的人。

所有的事情都彻底改观,你的思想发生了质变, 其它人想的是一回事,而你想的则是另一回事; 他们以一个方式思考,而你则用另一个方式思考; 他们正走下某一条路,而你则往上攀爬另一条路。

你和其它人不再相同,这种经验事情的方式不会让你堕落, 它坚持往前走。试试看吧! 若它真的如我所说,你就无须再到遥远的地方寻找,

只要看自己的心。

这个心是百折不挠的,这是心的力量,是活力与能量的泉源。 心有这个潜力,这是定的能量与强度。

定 ― 思惟与观的基础

在这点,它仍然只是从定生出的力量与清净。 这个是最高层次的定,心已达到定的顶点,它不只是刹那定。 若你在此时转换修习观禅,思惟将会是持续而敏锐的, 或可将那集中的能量使用在其它用途上。 从这点上,你可以长养神通力,施展神变,或随意使用。

许多苦行者与隐士,使用禅定的能量制作圣水、护身符或施咒, 这些东西在此阶段都是可能的,且都有各自的利益。 但它就如酒精的利益,喝了之后,会让你沉醉。

这个定的层次是个休息站,佛陀在此暂停与休息, 它形成思惟与观的基础。 不过,为了观察周遭的因缘,无须如此深的定, 才能持续稳定地思惟因果的过程。

为了做到这点,我们专著在心的平静与清明上, 分析经验到的色、声、香、 味、触、法。 观察情绪与情感,无论是正面的或负面的、快乐或痛苦的, 观察这一切。就如有人爬上芒果树,准备摇下芒果, 而我们则站在下面等着收集。

不捡烂掉的,只收集好的芒果, 这并不累,因为我们无须爬树, 只是待在下面捡拾果实。

你们瞭解这比喻的意思吗? 一切都只是要以平静心来体会,就能提▫供深刻的瞭解。 我们不再为经验到的事物,创造更多的诠释, 那只是画蛇添足而已。

得、失、毁、誉、称、讥、苦、乐都如实地呈现, 我们是平静且有智慧的。 这真的很有趣,筛选与区分这些会变得很有趣, 其它人所说的好、坏、善、恶、彼、此、苦、乐或任何事, 都成为有益于我们的事物。

已有人爬上芒果树摇树干,好让芒果掉在我们身上, 我们只需要愉悦地安心收成。 有什么好怕的呢?是别人将芒果摇下来给我们。 得、失、毁、誉、称、讥、 苦、乐, 就如掉下来的芒果,只需以平静的心检视他们, 然后我们便会知道,哪些是好的或烂的。

当我们开始使用禅修所长养的平静与安定, 来思惟这些事物时,智慧就会生起。 这是我所说的智慧 ― 「观」, 它并非杜撰或推测出来的东西。 若具有智慧,「观」将会自然地展现, 我们无须为正在发生的事贴标签。

若只有一点清晰的洞见, 称为「微弱的观」 ( little vipassana );

当清晰的洞见有些增加时, 称为「中等的观」 ( moderate vipassana );

若完全如实觉知时, 则称为「究竟的观」 ( ultimate vipassana )。

我个人比较喜欢以「慧」来代替「观」。 若我们经常想坐着思考并修习观禅,就会遭遇困难。 「观」需要从平静与轻安入手,整个过程自然地发生, 完全自动自发,无法勉强。

–摘自《關於這顆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