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自洽

修行遇到疑难,佛陀说,可以对照经文,讨论法义。这是对治「疑」结的方法之一,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在这个资讯横流的时代,在佛教讨论版上充斥着各种不同的见解,各种不同的流派交互的攻击、辩论,常让人不知所措。

尤其小弟修行的葛印卡内观法门,主要的根据只有一本《大念住经》,就算再读了《清净道论》,要与汉语世界流行的北传同修讨论,仍然是无所适从。

举小弟自己为例,小弟对南传佛教的教理认识很浅,第一次听到「初果」根本不知道那是干啥的(可以吃吗?),再听到「有分心」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而此时已经修习内观四年以上(小弟是工薪族,一年只能去一两次,惭愧)。这是因为内观法门认为,没有实际的体验,而去研究教理是浪费时间,所以深入开始教导教理基本上是从四念处课程开始。

在这个浅薄的基础上,一旦上了网路和北传同修讨论,立马会遇到许多不曾见过的名词,诸如「佛性」「空性」「阿赖耶识」「末那识」「如来藏识」「百法明门论」「大智度论」「大毗婆沙论」「瑜珈师地论」…很快小弟就卧倒了。

当时我认为,为了对治疑结,还是好好研究一下好了,于是从图书馆搬了一大堆书回来,每次在网上被问倒就翻书来看,甚至晚上就根据刚看到的理论来修习…

结果你也猜得到,很快我的禅修就退步了,退到可以说是一团混乱的地步,五盖丛生。我的脑袋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思想,再也没有一个思想有绝对优势,可以指导我的禅修了。

「修习多修习」,修习是为了对治烦恼的,灭苦的,不是为了在网上说服别人用的,更不是让自己思想打结用的。

我发现到说服任何人,并无法帮助我灭苦。于是我静下来思考,这样在网上思辨教理,真的有助于解开「疑」结吗?

在另一次的内观禅修中,我发现,我的脑中有一个「互联网」在运作,上面有「豆瓣」、有佛教讨论版、有上座部讨论版…等等,一旦我修行有一些感触,我立刻开始幻想着如何写成文字,在网上讨论。同时我也已经幻想到,如果别人回应,我该如何回覆…等等,简直热闹非常。

我很快发现,所谓在网上的讨论,只是我和我自己的对话。如果我自己的思想中,一直有互相砥触的地方,无法达成共识的话,岂不是会无止尽的吵闹下去吗?

这样是无法解开「疑」结的。

于是我不再和人讨论教理,我开始沿着一条思想的骨干,收集有用的讯息,并且排开有争议的讯息。

这个方法很简单,就和任何科学研究一样,你有了一个合理的假说,然后就开始做实验,收集有益的讯息,丢弃无用的讯息。最后你的假说得到了足够的支持,可以自洽了,就成为了一个理论,可以开展进行实际的应用。

理论一定是正确的吗?

没有理论是绝对正确的。近代科学史上的理论一直不断的推陈出新,新的理论推▫翻了旧的理论,甚至两个当代的理论之间充满了各种矛盾。举个例子,牛顿物理学和量子物理学就是典型的冲突,然而牛顿物理学仍然为我们日常的生活提▫供各种的便利,量子物理学仍然在开拓我们的眼界,为人类的下一个世代做出卓越的贡献。

另一个例子是欧式几何学和非欧几何学。这两种理论是完全的互斥,然而,只要你不把非欧几何和欧式几何「混用」,两者都是绝对正确的,也是学子们必学的两种理论,没有谁对谁错啊。

这也是我在脑内经历各种混乱的冲突之后得出的结论:

南传与北传,是基于两种不同的公理上建构而成,而两种都是理论自洽的。两者都是正确的

从此以后,我在面对各种理论的冲击,都可以保持内心的平静,不再失去理智。

因为我不再再乎理论是否是「最正确」的了。这个理论只要能自洽就好,我不再拿这个理论去和其它理论比较;经过我使用后确实能平息烦恼,去除五盖,我就满足了。

烦恼消除得不够?那我就再去找下一个理论。

看到这里,我想请问各位看倌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你!就是你!你选用哪种?北传还是南传?!说!」

你好不容易,耐心的看到这里了,感谢你。

先不要给我答▫案。为了答谢你的耐心,我要告诉你一个天才是怎么选择答▫案的。

这所谓的天才不是佛陀,只是一个现在还活在世界上,天资非常聪颖,而且在IT这个行业发挥了他的才华之后,赚了你我都无法想像的财富的人。

他就是创业教父Paul Graham。

IT这个行业比任何行业都还要多新的思想,光是作业系统就可以分成Windows派、Mac派、Unix派;更不用提用来操作机器的各种程序语言了。

Paul Graham就是生活在这样快速步调的行业里。他不但存活了下来,开了自己的公司,赚了一大笔钱,而且他不只自己爽就好,还开了一个创业育成中心,培育了数以千计的年轻创业家,得到了数百倍以上的回报,让自己上升到了一个教父级的高度。

他告诉我们,这样的天才是如何在这样疯狂旋转的世界中,静静的思考,并且干成大事的。

他告诉我们一个秘密: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荒誔的。」

他说,你的策略,就是不赞同这个时代的任何一种歇斯底里,但是又不明确告诉别人,到底不赞同哪一种歇斯底里。

你可以在心里无所不想,但是要把自己的思想当成一个地下组织,绝对不要说给外人听。

每次看到有人在胡说八道,你不会想说「好吧,这些混球,让我来说清楚」吗?

千万不要,为了和别人论战,你不得不把这当成专职工作,变成一个语言学家。

这就是我之前去图书馆借了一堆书回来之后干的事。

重要的不是和任何人争辨,重要的是要让苦、让烦恼息灭啊!

所以这个天才教会了我一件事,那就是,言论和思辨要有一个底限:

时间要留给重要的事情,
不要标明自己的立场,
让自己能自由理性的思考。

好吧,那能不能在这个底限上做一些有限度的回应呢?

可以的,他教了我们三种方式:

1. 提升抽象层次

不要攻击某个具体的人事物,而要攻击他们的「元标签」。例如「政治正确」或是「言▫论▫自▫由」就是一种「元标签」。

我认为,举个例子,在佛教思想上,攻击「常见」「断见」这两个概念,但不具体指明哪一个导师的教导是「常见」「断见」,就是最好的方式。

更好的是攻击完后,再指出佛陀是教我们怎么样才是正确的思惟的,并载明出自哪个经、论,这样才是最有益众生的言论。

2. 利用隐喻

用一个故事来嘲讽当事人。例如Paul Graham以剧作家创作「女巫的故事」来攻击「非美委员会」为例。

举佛教思想的例子,佛陀就用「看不见的美女」这个故事来破斥「非其境界」的思想导师。

有些导师,其实根本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没有痛苦、只有终极的快乐世界,只是宣导他的信徒跟着修就可以到达极乐世界。佛陀说,这样就像有一个人想要追求城中最美的女人,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她是肤色是白或是黄、高或矮,身世是好还是坏一样,根本是虚幻的!当听众发现这个故事的荒谬后,同时也发现了原来导师的理论是有问题的。(中阿含208经,MN 79)

3. 幽默

狂热份子是无法平静的对待笑话的。例如维多利亚时代,讲究礼仪的英国人被当作笑话一样,如此守旧的人就真的被这样的笑话击倒了。

举个佛教思想的例子,下次有人再跟你说众生皆有佛性,烦恼即智慧的时候,你可以说「那你不就跟大便一样吗?!」因为大便和人的头脑是没有差别的啊~~哈哈

(这好像是某个禅宗的大师讲过的笑话,记得被笑的那个人还说「对呀!」搞得听的人都笑成一团了…出处再找找)

在这里我也要反击一下那些认为一切皆「空」而死盯着电脑萤幕,觉得自己和电脑没有分别的傻鸭子:

下次见到你可以让我打一拳吗?

(因为那只是所谓「我」的这一团原子穿透称为「你」的同一团原子而已,我们都只是电脑萤幕上的形象,本质上没有区别啊啊啊~~)

策略说完了。

这个策略和佛陀说的策略是相符合的。因为佛陀也告诉我们,绝对不要让自己认同任何一种理论:

信奉某种观点后,便难以摆脱。人们考察各种观点,决定取舍。
因此,人们在种种信奉中,抛弃或接受某种观点。
纯洁者在这世上不接受关于各种存在的人为观点;
他摒弃虚妄和骄傲,无所执着,还会依靠什么行动呢?
执着种种观点便会导致争论,但依凭什么与无所执着的人争论呢?
因为他即不接受,也不拒绝,在这世上涤除一切观点。

–《经集,八颂经品,3. 邪▫恶八颂经》

所以,最后,我们该选择南传来修习还是北传来修习呢?

嗯嗯,我还没想好…

(偷偷想着:「我才不会被你们贴上石蕊试纸呢…」/《黑客与画家》)

以上皆来自《黑客与画家》by Paul Graham(网路名人阮一峰的摘录,他是中文版的译者)

好吧,说正经的。下一篇,我会补上我用来收集佛陀中心思想的那条骨干是什么。

(这可是我脑中的秘密,让我心情保持平静不动的居家必备良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