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葛印卡内观十日禅修心得(3)

有了感受和身体分开的经验后,我的认知系统已经大大的改变。

接下来,扫描身体的时候,身体的形状已经不再固定是三角椎状了。

有时候是一团圆型,有时候是一颗小丸子,有时候只有身体的皮肤外缘,有时候则像树枝,只有身体的神经系统有形状。

我完全明白,这诸种形状,全都是心的造作而已。

真正有意义的只有一件事:无常

一切感受、一切形状,全都是无常的反映。

一切都是心在造作,全都是无法控制的,只会带来气恼,无奈…

这就是苦。

不断变迁的造作,只会给心带来各种逼▫迫,逼▫迫感带来了痛苦。

我只能不断的扫描全身,让全身的感受消融,减轻那逼▫迫感带来的痛苦。

接着而来的经验就更让人摸不着头绪了。

感受的消失

在我扫描全身时,无论形状为何,本来扫描到最后都会全身透明的,像一盆水一样。

但是在继续扫描的过程中,我发现,那盆水居然在…慢慢的蒸发中?!

那蒸发的感觉,和扫描到全身透明的过程并不一样。

扫描到全身透明的过程,全身会由粗重的感受,转变成一阵一阵像火烧一样的感受,接着变成一段一段的跳动,然后跳动会越来越小,长度越来越短,最后平息,只剩下顺畅的微细感受。

如果要用四大来对映,就像是地->火->风->水这样的顺序。

然而,当全身只剩水大的感受时,这个水居然也开始褪去!

我开始认真的观察这些水大是往哪里褪去的,才发现,这些褪去的水大,和之前观察到的感受气泡有一样的特性。

之前观察到的感受气泡是由脉轮冒出来,消失于脉轮,有一个集中点;褪去的水大,却是往身体各处消失。它们同时消失在太多点了,以至于无法分辨出是在哪一个点消失的。

我再仔细的分辨它们的出现和消失。这次,我分段来观察,先观察身体中央。

原始讯息

当我仔细分辨后,才发现,我观察到的「消失」现象,并不是真的消失,而是一种「趋势」。原来这些水大并不是真的「消失」!

它们只是「产生」的速度变慢了,以致于我感觉到它们「消失中」;其实,之前观察到的感受气泡也是同样的,只是我现在才分辨出来。

至于它们消失到哪里去了?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被脑部拿去(也可说是「心」),组成了我们对身体的连续认知和感受。我们以为这些认知和感受是连续的,其实不是,它们的原始讯息是一段一段组合而成的。

原始讯息 -> 组合 -> 产生感受(受)

而我现在观察到了「原始讯息」。因为原始讯息是一段一段的,所以才觉得它们像「气泡」一样。

当原始讯息大量产生时,观察者就会感觉好像瀑布、河流一样;然而,当原始讯息慢下来时,观察者就会开始感觉到气泡感,甚至再慢一点,就会像一条细线一样;最后,变成一滴一滴的水滴,然后停止。

眼尖的看倌在这里会开始挑毛病了:原始讯息怎么可能慢下来?!

没错,我也认为原始讯息是不可能「变慢」的。

话说,最新的物理学证明了,整个宇宙没有所谓的「绝对速度」,只有「相对速度」。微观世界也是一样的,因此禅修时也不例外。禅修者的心是非常活跃的,而且不是乱跳,是不断的加速着跃入被观察的对象。

照这样来说,惟一有可能解释这个现象的,就是禅修者观察的速度跟上了原始讯息的速度,才会发现对象「变慢」了。

那么,当观察者的速度超过了原始讯息的速度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观察者会见到所有原始讯息开始往后退!

以观察者为中心,所有的讯息都好像在远离他一样。

在禅修者主观的经验来说,禅修者会经历他不曾见过的奇怪现象。首先他会看到原本他认为是连续的现象,现在变得一闪一闪的,现象一生起就灭去,好像在闪烁一样。

接下来他会看到,任何他观察的现象都在「灭去」。

这就是「生灭随观智」到「坏随观智」的过程。

这样就简单了,消失点是找不到的,但是找得到产生点。只要能够加快观察者的速度(加强「正念」),产生点的相对速度就会减慢,当原始讯息由瀑流变成一条细线时,就可以循线往回找到产生点了。

寻找六入处

那么,身体中央的讯息产生点在哪里呢?

经由详细的观察,我发现,身体左右有两条细线,产生点分别在:

  1. 脐轮左右
  2. 手掌心
  3. 脚掌心

这两条线贯穿了整个身体的触觉。

当我正念观察原始讯息,直到它变成水滴,最后停下来时,触觉也「停了」。

什么叫「停了」?

就是虽然皮肤有接触,但是心中没有任何「振动」。

那接触只停留在「表面」,没有任何感受的气泡延伸到身体内部。(振动就是气泡)

发现触觉的产生点后,其它五种感官也可以找得到了。

  1. 眼 -> 左右眉间各一点
  2. 耳 -> 左右太阳穴附近各一点
  3. 鼻 -> 前额上方一点
  4. 舌 -> 喉头上方一点
  5. 身 -> 左右两条,由脐轮旁一点延伸到手和脚
  6. 意 -> 头顶上一点,风池穴附近两点,往下连到会▫阴穴一点

(有趣的是鼻子,如果注意力非常强时(正念具足?),它会连到意识的那一条,把整个身体都连在一起,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观察整个身体。也许这就是安般念的原理吧?)

遍满全身的水大就是这么样由六种感官的产生点上「消失」的。

正确来说,是「身」产生的水大感觉就是这么慢慢变少,然后停止的。

分别观察的实验完了,继续回到禅修上。

观察缘起

咦?

没有东西可以观察了。

因为刚才在实验时,六种感官都不再产生振动了。连一滴水滴般的振动都没有。

所有输入讯息都停留在与六根接触的表面,进不来。换句话说,我没有任何感受。

这…是不错啦,好平静呢。不过接下来要干什么,没事做呢!怎么办呢?

只好放一些讯息进来,观察讯息的产生了。

先由触觉开始。

皮肤接触到空气、衣服,通过四肢的两条线振动了起来,在线上产生了无数的小气泡。

Wait!那些气泡连进了心轮!

心轮转了起来!

太阳轮、脐轮也跟着转起来了!

这些脉轮一动起来,我的各种感受也都出现了!

天啊!一切都连起来了。

原来脉轮的动力就是由六种感官所输入的。

我想起了十二缘起的其中三支:

六入 -> 触 -> 受

喔!原来那些像水滴、像气泡、像细线般、像河流瀑布的原始讯息,就是「触」!

不断有触由六入处输入心轮,因此我才产生了感「受」。

心轮流向了太阳轮、脐轮、海底轮,对映到由感受衍生了「爱」、「取」、「有」,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受 -> 爱 -> 取 -> 有 -> 生、老病死
纯大苦聚集

整个身体在「生」之后,全部都是无法再回头的大苦聚。

这就是缘起,活生生的缘起!

什么是缘灭?就是观察原始讯息,以平等心作意,直到原始讯息停止!

息火

当你观察到事物发生的源头时,它表现得一点也不像事物产生的结果。

举个例子来说,有一壶水在瓦斯炉上烧,烧滚着、沸腾着。

一个小孩眼看着水要烧干了,回头找要怎么让水不再沸腾。

他伸手碰了一下水,发现水太烫了,不可能这样让水止沸。

他首先找到了炉上的火,发现火是由炉控制的。

接着,他发现炉上有开关,控制瓦斯管线送瓦斯进来。

当然他可以继续去找瓦斯管线是从哪里输进来的,不过这样下去他最后就会找上当地的天然气公司了。要真等到天然气公司来,他家早就烧个精光了。

于是这个小孩关了开关,火停止,水也不再沸腾。

当我们最大的苦果-身体燃烧时,我们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另一种感官来麻痹痛苦。例如,身体痒的时候,我们就去抓它,让痛的感觉盖过痒的感觉。

当我们感到孤独的时候,我们就去找人陪。

当我们生活不如意的时候,我们就去喝酒,和朋友诉苦。

这些作法都只是暂时的让我们忽视痛苦的根源,就像把手放到滚烫的水里一样,并不能真正的止息痛苦。

佛陀发现了真正痛苦的根源-无明,也发现了痛苦在我们身上的起点,但是那起点怎么看也都不像痛苦-就是你身上最开始的感受。

一点点细小的感受累积在一起,就变成一条感受;一条条线状的感受累积在一起,就变成块状的感受。

最后整片整片的感受包住了你的整个身体,让你不由自主的生气、快乐,不再是自己的主人。

虽然佛陀发现了痛苦的根源、以及在我们身上的起点,但是这样还不足以止息痛苦,难道我们要去找到一个产生「无明」的地方和无明大吵大闹吗?

不需要的,佛陀还发现了止息痛苦的开关,就在你的身上-那就是「爱」。

身体(「生」)就像沸水,
痛苦(「有」)就像火,
痛苦的根源(「无明」)就像天然气总公司,

只看到十二缘起的头和尾是无法止息痛苦的,就像前面提的小孩去找天然气总公司是关不了火的一样。

只要在我们自己的身上用功,就可以关掉火,就如同小孩关掉自家瓦斯一样。

痛苦在我们身上的起点「受」就像瓦斯,
痛苦的止息「爱」就像瓦斯炉上的开关。

怎么止息痛苦?并不像一些「伪」禅宗的人讲的,什么都不用做,痛苦就止息了;甚至是「你就是佛」,烦恼也是佛,佛性本具,不用动作…没有的事!

各位,要达到苦的止息,重点不是烦恼的「样子」或烦恼的「本源」,那就像是看到沸水然后去找天然气公司一样,解决不了问题。

重点是要停止「渴爱」!手段是「觉知」和「平等心」!那就是你关掉开关的那只手!

关掉「渴爱」,瓦斯就不再供给,火就不再燃烧,水也不再沸腾。

这就是十二缘起从中间任何一支断开,十二支就一起止息的原理。

息诸渴爱

「渴爱」抓不到,摸不着,怎么关掉?

可以的,只要看到你的「受」越来越微细,越来越少,有这样的「趋势」,就可以知道「渴爱」在止息了。

具体的修法,传统的说法就是修习三十七道品。

在葛印卡老师教导的内观禅修中,是「觉知」和「平等心」。我相信,这两者只是为了让初学者不要执着于各种境界上而特别提出的,实际修法仍然是遵循三十七道品。

(补充说明:内观的修法其实是完全遵照包含三十七道品的「大念住经」,四念住课程就是将十日课程的内容完全以大念住经的脉络讲解的,而四念住课程完全等价于十日课程)

当我一次一次地观察感受变得微细、变成涓滴细流,最后停止时,痛苦也暂时的止息了。

那是什么感觉呢?

心里没有任何感受。

举例来说,风吹到我的脸上,我觉知身上的触觉,但是我体内没有任何感受的气泡,没有任何振动。所有的触觉都停在「表面」。

另一个例子,当我走在经行小道上,有一只蜜蜂飞来,试图停在我的手上。

我吓到了,以为它要叮我,于是挥手赶走它。

当我吓到的那一瞬间,我的太阳轮产生了一股振动,滚滚的冒着感受的气泡,延着身体里的细线传到手上,在手上组成了一整片的麻痹感。

我清楚了知,这就是苦受的生起。

然后,麻痹感减退,由太阳轮产生的振动越来越少,最后止息。

手上的麻痹感由一整片慢慢褪去,接着变成一条线,最后变成几滴水滴,然后曳然而止。

这就是苦的止息。

禅修倒数第二天的下午,葛印卡老师开示(原话有点记不清了,以下是摘要):

「当我们的行蕴减弱,识蕴变强时,苦就不再生起。禅修者可以试着检验,例如碰触皮肤时,感受是否只在皮肤表面生起。」

我修过三次十日课程,也听过这一句话三次。然而,直到此次,我才知道葛印卡老师在讲什么。(之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啊~~再一天就结束了,好棒啊!」根本听不进老师的话。)

老师讲的都是真实可以体验到的,不止是老师本身已经体验过,也是佛陀和他的弟子们都体验过的。包括全身变成透明的、感受像水一样从中央散开、以及感受只在表面生起,全都是你亲自可以体验到的境界,而且最重要的是-它不是幻觉构成的。

「…法是亲自来看的,可以体验的…」

我站着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感谢佛陀及他的弟子们,成功的将法传到了现在这个时代。

想受灭

最后一个晚上,我回到了禅房,却不想睡。

既然不想睡,那就来禅坐好了。

在微弱的夜光下,我观察感受,由粗重的,变成微细的…

由微细的,变成一条一条线…

由一条一条线,变成一滴一滴…

由一滴一滴,直到所有感受停止。

整个六入处也开始停止。

由六根接触六尘的接触点,本来有一条细细的感受线连到体内的气泡产生点。例如眼睛就是通过眼球到眉头上方;意根就是透过后脑勺连到头顶上。

现在连那条线也变成一滴一滴…最后停了。

真好玩,我的身体好像机器一样,关机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身体死掉了。

真的。就是身体和我分开了,然后它死掉了。

就在这时,我发现一件事。

身体的感受没了,却还有一个观察者可以观察自己?

那…谁是观察者?

我仔细检查,原来意根还有最后的一条线没断。

现在观察它,它好像被抓到了一样,立刻在后脑勺现形,变成一条细线…然后变成一滴滴水滴。

非常非常微弱的意念在活动。

回头来看,从粗重的感觉,到火烧身的感觉,变成跳动的感觉,再到遍满全身的微细感觉,最后到六感停止的感觉,一切都是无常,仍然还是心的造作啊!(有没有像孙悟空再怎么跳都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感觉?)

心的最后一丝造作,就是「想」。

继续观察它。

当意念的最后一滴水滴停止时,我也停止了观察。

造作者停止了造作。观察者停止了观察。

整个身心过程只是一连串因果的连续体。没有什么是可以被称做是「我」的东西存在。

找不到呀…找不到。

空空如也。身与心、山河大地。


专题导航:第四次葛印卡内观十日禅修心得

“第四次葛印卡内观十日禅修心得(3)”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