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把静▫坐时的痛苦当做「业障」,期待将来「业障」会喷尽吗?

你在静▫坐时一定都有各种感受吧!例如坐久了腿疼个半死,坐得很好时舒服得很,境界现前时身体不见…等等诸种感受。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腿很疼,没关系,我把它当做「业障」好了,总有一天它会喷尽,那我就只剩下舒服的感受,没有「业障」了,”以后” 一定会一上坐就像在天堂一样,哈哈哈哈…(回音~~)

现在我们来瞭解一下,这样的理解方式是不是正确,和正确的四种禅定(正定)有什么差别。

--以下内容选自《尼干陀经》,杂阿含563,AN 3.75

故事

有两位尼干陀若提子(耆那教教主)的弟子来找阿难,其中一位名字叫无畏,他说:「我的老师说明了三种苦的解除方法,

1. 行走时、站立时、睡时、醒时,持续地现起智慧了知
2. 实施苦行,让旧业(以往行为的结果)被破坏
3. 不造作新的业,断截了通往未来的桥梁

如此,业灭尽了,苦便灭尽;
苦灭尽了,受就灭尽;
受灭尽了,必然会达到一切苦的被除尽。

尊者阿难!世尊怎么看呢?」

说明

我们在静▫坐的时候有一些想法,可能会阻碍我们的进步。例如,你的痛越来越明显时,你开始认为这是过去业障的现起,于是努力忍受它,看着它喷出来,越长越大…忍受,忍受…

忽然间你会发现,它居然在忍受中开始消下去,直到痛苦都不见了!你松了一口气,开始享受没有痛苦的静▫坐。于是你认为这种“让业障喷完”的想法是正确的。

然后下一次上坐,你的腿上又充满了「业障」并开始喷发。你用心的忍著,直到这些「业障」喷到结束…或是,未结束就受不了而下坐了…

不过,这样的想法是有问题的,因为这就如同无畏所说的原理一样,以忍受腿痛(苦行)破坏旧业,当旧业喷完(灭尽),苦就结束了(苦灭尽),于是腿疼的感受就结束(受灭尽),因此这样下去,必定会让所有的苦都结束(必然一切苦除尽)…真好!不是吗?

阿难笑笑的说,不是这样的…

世尊教的是,依戒、定、慧三学,『即时』除尽所有苦。

故事继续

阿难说:「无畏!有三种除尽所能达到的清净已被有知见的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正确地讲述。

他是为了众生的清净、为了超越愁与悲、为了灭没苦与忧、为了获得方法、为了作证涅盘而说的。哪三个呢?

(戒学)
无畏!比丘像这样,住於被波羅提木叉的自制所防護,具足正行和行境,在微细的罪中看見可怕,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后,

他不作新业,旧业经一再接触而作终结,除尽是直接可见的、即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定学)
无畏!当那位比丘这么戒具足时,

  1. 他从离欲、离不善法后,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
  2. 以寻与伺的平息,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
  3. 以喜的褪去与住于平静,正念、正知,以身体感受乐,进入后住于这圣弟子宣说:‘他是平静、专注、住于乐者’的第三禅;
  4. 以乐的舍断与苦的舍断,及以之前喜悦与忧的灭没,进入后住于不苦不乐,由平静而正念遍净的第四禅。

他不作新业,旧业经一再接触而作终结,除尽是直接可见的、即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慧学)
无畏!当那位比丘这么定具足时,他以诸烦恼的灭尽,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无烦恼的心解脱、慧解脱。

他不作新业,旧业经一再接触而作终结,除尽是直接可见的、即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

说明

首先,各位要知道,我们在静▫坐的时候想要有好的体验(如身体舒畅)而不是是坏的体验(如腿疼头痛),最根本的原因是要从你的生活中做起,也就是持守五戒。

生活在不断的与人、事、物摩擦的过程,会激起很多不干净的污泥。你在生活中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在你的心上激起尘埃,有些会留在我们的心上,有些不会;但是做了伤害别人的事,会激起很大的污泥,牢牢的黏在我们心上。我们要以避免这些行为,来避免被污泥沾染上-也就是持守五戒。

再来。静▫坐时,入定的功用,就像你只拿起一面镜子照一下自己,看自己的心上头,是不是有在生活中染上的污泥而已。它并没有因为你「忍受痛苦」,那些心上的污泥就去除了的功效。

最后,那些污泥,必须要从它的根部,一次性的完全除去;在表面擦呀擦的,是没有用的。这就是慧学的功用。

例如我们在洗抹布的时候,只是把它沾水拿起来搓一搓的话,只能去除一些土啊、灰尘等等的,不是吗?如果我们能抹上一些洗碗剂,它就能深入抹布的纤维,一次把那些搓不掉的、很细很细的污垢从纤维里分离出来;然后我们再使劲搓搓、冲冲水,一切污垢就随著洗剂、水花一起流落,抹布就变得干净如新。

好,了解了原理后,那么我们来看一下各位静▫坐时发生了什么事。

静▫坐开始

原来我们心上的污泥,就是以腿疼头痛…等等不舒服的感受来展现的。

有些污泥很大块,你只要一坐下来就看得到,例如「哇!我的背一坐就痛」「我的腿坐一分钟就痛」「我的腰只要三分钟就疼死了」。

有些污泥很小块,你要很专心才能看得到,例如「我的眼睛右下方好像紧紧的」「我的手上刺刺的」「我的鼻子痒痒的」「咦?我的背部毛毛的?」

不论你的状况如何,你都已经开始看到了心上的污泥。

接下来,让你的心平静下来,让我们很专心,持续的注意呼吸。
一进一出,一进一出;
注意到呼吸是长的,注意到呼吸是短的;
然后注意全身的感受…(详细要点请见《大念住经》,身念住)

首先我们会注意到身上比较明显的感受,例如你最痛的腿。你其实无法对它们做什么,因为它们是你生活的结果。你能做的是,静静地去分析它带给你的感受。

身体的「触觉」和身体带来的「感受」其实是不一样的。你要很深入的去检查,哪些是触觉,哪些是感受?例如身体会有脉膊,但是感受和脉膊是不一样的东西。你会感到腿上有脉动,但是要深入去检查,比脉动更细的,有增生倾向的「感受」。

【初禅-寻、伺、喜、乐、一境性】

一旦你开始感觉到心非常的专注,专注到好像全身只剩下很明显的身体感觉,例如热、冷、或抽动、或脉动等时,你就进入了初禅。这个专注的原动力就是来自寻、伺禅支。

【二禅-喜、乐、一境性】

再深入检查、区别出身体的感觉和感受,并将注意力专注在感受上。身体的感觉会变化,但比较慢,感受的变化更快、更细微些。集中你的寻、伺禅支去注意感受。慢慢的,身体的各部份都会开始出现感受。

很仔细的检查,很仔细的扫描,一个小部份也不要放过,身体各处的感受会逐渐变得明显…

直到最后,全身各处都有了感受,不再注意身体的感觉,好像不用费力就可以感受到全身。

这时「寻、伺」禅支就隐退了,「一境性」禅支变得明显,不需费力就能够专心。

感受遍满全身,而同时,身体的感觉会躲在感受后面,好像在跳跃一样,冲出来一下就停止,这就是「喜」禅支的生起。

在「择法」觉支(检查、区别感受)的作用下,那些感受会越来越微细,「乐」禅支也会越来越增长。

【三禅-乐、一境性】

身体的感觉好像被全身的感受盖住了,跳跃越来越无力,范围越来越少,直到全身只剩下非常微细的「感受」。这就是「喜」禅支的灭没。

而同时,你的呼吸会变得非常的微细,不需要费什么力,感受也越来越微细,不再受身体感觉的干扰。这个不费力的能力就是「一境性」禅支越来越强的表现,感受越来越微细就是「乐」禅支的表现。

【四禅-一境性】

感受越来越细,细到只有一点点振动,像泡泡一样在全身生灭著。你的心保持平衡,不对它起任何反应。最后泡泡会开始退去,就像退潮时,浪花退回大海一样…直到全身都没有了泡泡,只剩下平静的湖水。这就是「乐」禅支的灭没。

你的感受会像一池湖水一样,完全没有波浪,非常平静,不需要费力就能触及全身的任何一个部位,而任何一个部位都不会增生感受,不再有振动干扰到湖水的平静。

这时,禅支只剩下「一境性」一支,不再有「乐」。

【想受灭定】

感受不再是必要的东西,它还有越来越微细的空间,但是你一边感受它的微细,它就退去,越微细就越退去,直到全身的湖水都开始被蒸发一样,由中心开始散去…

慢慢地退到只剩四肢有微细的感受,退到指尖…

直到退到一滴不剩。「一境性」禅支灭没。

心完全的停了下来。不再产生感受。

你的心完全的解脱了世间的束缚,不再与世间牵扯。

同时你以智慧了知心已解脱,明明白白这个身、这个心都是无常变化,都是苦,一点都没有值得争取、执取的意义。

没有什么人在那里,一切的增生、执取都像泡泡一样,已经了无痕迹。

你的心住于不再有烦恼的地方,贪嗔痴都息灭。

【出定】

当你退▫出想受灭定,湖水会开始回潮,由中央喷出了感受的泉水,直到全身的感受增生…最后身体感觉回复,感受隐没。

你又回到了世间。但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时检查所有外界的刺激带给你的感受,你会发现感受会在表面上生起,但是和以前不同。

以前与外境接触后,感受会往下延伸,通到心里,增生各种身体感觉,让痛的更痛,跳动的更跳动,热的更热,冷的更冷。

现在不会往下延伸了,与外境接触后,受就在表面生起,然后灭去,像在闪烁一样。六种感官产生的感受都只在表面闪烁,没有机会延伸到心底。

五蕴 (Panca Khandha) 已经不再执取。五「取」蕴 (Panca upadana-kkhanda)不再生起。

差别在哪?

这整个过程和耆那教提倡的「苦行」有何不同?很简单,这个「忍受」和「喷业障」的概念就是挡住你的心解脱的绳子。你会开始习惯每次上坐都有「业障」-也就是痛苦的感受-喷出来。

对痛苦的感受会不会产生执取呢?你以为不会吧?其实是会的!

所以世尊请我们检查感受,非常简单,就像这样(《大念住经》,受念住):

  1. 我有苦受(粗重的感受)
  2. 我有乐受(微细的感受)
  3. 我有不苦不乐受(无阻础的感受)

再来是有执取的感受,这些都是一种趋势,会让你的感受持续或停留。

  1. 我有执取于苦受(粗重的感受越来越多,或停留不变)
  2. 我有执取于乐受(微细的感受越来越多,或停留不变)
  3. 我有执取于不苦不乐受(无阻础的感受越来越多,或停留不变)

最后是无执取的感受,这些是另一种趋势,会让你的感受息灭、最后除尽。

  1. 我没有执取于苦受(粗重的感受越来越少,最后息灭)
  2. 我没有执取于乐受(微细的感受越来越少,最后息灭)
  3. 我没有执取于不苦不乐受(无阻础的感受越来越少,最后息灭)

这就奇怪了,耆那教的修法一样也会体验到「受的灭去」啊?为什么他们最后无法「灭尽」,只能模糊的说「将来一定会灭尽」,而阿难却说世尊的教法是『即时可见的』呢?(除尽是直接可见的、『即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原因就在于对以上九种感受采取的态度。

世尊说的教法是请你「知道就好」,也就是不管你有没有执取,「知道就好」,不用采取下一步。如此,才能够不去造作,达到苦的息灭。

这个态度是要花时间训练的,叫做「如实知」(Yatha-butha)。

最终的目标是,所有的感受对你而言都没有特殊处,你知道他们有差别,然而,他们都有「生起」和「灭去」的趋势,里里外外都一样…

  1. 持续观察内在的感受
  2. 持续观察外在的感受
  3. 持续同时观察内在、外在的感受

直到内在、外在的边界消失…

  1. 持续观察感受中生起的现象
  2. 持续观察感受中灭去的现象
  3. 持续观察感受中生起和灭去的现象

…最后感受一生起,同时就灭去,闪烁在表面上,不再延伸。

如此才能超越所有的感受,不再贪著身心世间的任何事物。

而耆那教的苦行对九感受都仍然有造作在,只是造作的方向和世人相反。

  1. 苦受-欢喜它
  2. 乐受-厌恶它
  3. 不苦不乐受-不欢喜也不厌恶它
  4. 执取苦受-继续执取(苦行)
  5. 执取乐受-抛弃它(转向4 执取苦受)
  6. 执取不苦不乐受-转向生起苦受(转向4 执取苦受)
  7. 不执取苦受-厌恶它(转向4 执取苦受)
  8. 不执取乐受-欢喜它(转向4 执取苦受)
  9. 不执取不苦不乐受-没有反应

这样的苦行方式就会在中间卡住了。怎么办呢?最好的做法就是不要强▫迫自己。

世尊就是这样做的,他放弃了苦行,喝个牛奶休息一下,再上路。

结论

你还在忍受静▫坐的疼痛吗?不要再忍受了,要以正确的了解去修行,不要走上尼干陀若提子的老路喔!

阿难学长提醒我们,不需要期盼你的业障在「未来」会有「喷尽」的一天,那只会让你卡在半路上。

不造作新业,旧业一接触就终结,『即时』就能看到它除尽,这才是正确的方向。

愿我们都能够即时体验世尊的教法,除去所有的烦恼,享受真正的和平,享受真正的快乐!

“你还在把静▫坐时的痛苦当做「业障」,期待将来「业障」会喷尽吗?”的7个回复

  1. 师兄您好请教一下:先介绍一下我的情况,我参加了三次十日课程和一次法工,目前还没有体验到全身流动的感受,大部份都是粗重的疼痛感。按你这遍文章说的我在家禅坐时是不是不用坚决静坐,因为我一直在家早晚静坐都是保持姿式不变换,我采用的是双盘坐(我采用双盘坐的原因是不容易产生睡意)虽然很痛。不过考虑到变换姿式身体动了会影响到效果所以一直忍受着。所以请师兄指导一下,我要怎么做才能更加增长平等心与感知力,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