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四念住简介

原文转载自白非白于台▫湾大学狮子吼站BBS

> 想请教您观身受心法,其要点与目的在哪里?
> (以前基础没学好,这是否应该补修?);又修习到怎样子,
> 才算是达到佛所说的要点呢(相貌)?恳请您指导我~

观身不净

四念即是我们常见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我们先看四念的”作用”:

--《长阿含经第4》(T01n0001_p0035)

如来至真善能分别说四念处。何谓为四。一者内身观。精勤不懈。专念不忘。除世贪忧。外身观。精勤不懈。专念不忘。除世贪忧。受、意、法观。亦复如是。精勤不懈。专念不忘。除世贪忧。

内身观已。生他身智。内观受已。生他受智。内观意已。生他意智。内观法已。生他法智。是为如来善能分别说四念处。

由上可知身观有二,内身、外身。内身为自身,外身为他身。而四念很清楚的都是「观」。既然是观,那就应该看得见,那为何不叫四观处或四见处呢?因为此观不是肉▫眼的观见,而是以「意念」为”引子”的观见。

眼见是我们能了解一些事物的方法,然而了解事物不一定要看见,例如听见车声,有的人就能知道来车是什么车,品尝一口综合果汁就知是由哪些水果所打的汁…等。

四念的作用是「除世贪忧」,贪是想要掌握、多多益善,忧是烦恼害怕,它们的方法和要点是「精勤不懈。专念不忘」。也就是要常常观,并牢牢记得,不能或忘。

观身就由自身观起,外观的话照照镜子就行,内观是看身体内部,那就是要用意念去引导了。但是若没有人体的概念,观不出个所以然,古时没有解剖学,因此世尊要修行者到冢间去观人体的结构,由于印度有露葬的习俗,尸骨常可看见,所以在冢间可以观白骨,和人身分解的过程。现在有解剖图可看,所以就方便多了。

但是一开始的观身还不用如此,一开始的观身是由行住坐卧开始的,详细的步骤应该详读《中阿含经卷第二十》,世尊有详细的解说。

观内身要观到什么程度才算有基本的成就呢?最起码应该能了解自己的身体哪里有毛病,以及为何会有毛病,能不能治好或去除痛苦。

有一则例子:

--《目连经》(T01n0067_p0867)

目连经(一名魔娆乱经)吴月支国居士支谦译

闻如是。一时佛游于焚只国妙华山恐惧聚鹿苑中。

尔时贤者大目干连。夜于冥中经行。由于平路经行往返。于时弊魔往诣佛所。自化彻景入目连腹中。

贤者大目干连。吾腹何故而作雷鸣。犹如饥人而负重担。吾将入室正受三昧观察其源。

于是目连即入其室三昧观身。即时睹见弊魔作化彻景入其腹中。即谓之曰。弊魔且出且出。莫娆如来及其弟子。将无长夜获苦不安坠于恶趣。

魔心念言。今此沙门未会见我亦不知我。横造妄语弊魔且出且出。勿娆如来及其弟子。将无长夜获苦不安。正使其师大圣世尊尚不知吾。况其弟子。

目连报曰。吾复知,复知卿今心所念。其师大圣尚不能知。况其弟子。知吾所在耶。

魔即恐惧。今此沙门已觉我矣。即化彻身出住其前。

目连告魔。乃往过去久远之世。拘楼秦佛时。我曾为魔。号曰瞋恨。吾有一姐名曰黤黑。尔时汝为作子。以是知之是吾姐子。

「彻景」即透明的样子,这样应该是看不见的了,可是目连观身仍是看穿了小魔儿,这是观身最简单的运用例子。较进阶的观内身时可以知道自己整个身子里的运转是哪里出了问题,是否可医治..等。

「内身观已。生他身智。」观自身后可观他身,其实人体相同,一观百观不会有人多出一条尾巴来,无论观自身、他身,主要的都是使人不会迷恋或受苦,从而解脱。故

--《断结经》曰:(T10n0309_p1044)

佛告濡首童真(文殊师利)。或有菩萨未上菩萨位。便自观身恶▫露不净立根得力。或自观身观他人身。复以权慧现身臭秽脓血流▫溢。于中开寤无数众生。去离净心皆知不真。

所以目连能看穿小魔儿算是副作用。观自身进到观他身的差异时,那别人身上有什么病痛也能明白,这种用念去观的”技术”即是神通之一,神通一词用热狗解法就是”用精神嘛也通”。

世尊对文殊菩萨说的「以权慧现身臭秽脓血流▫溢」即是观他身并指出他身上的败坏之处,由于这样能使众生开悟,因此世尊鼓励修行者应由观身开始。

观身是四念入门,也是禅法的基础。依世尊的教程来看,了了分明自身的行住坐卧后,真正的开始去观就是由数息开始。详细内容仍请同学们自行参考《中阿含经》。观身的结论就是「身不净」。

「精勤不懈,专念不忘」那么看见任何肉▫身都是直接看到血肉内部,因此它的副作用就是不会迷惑于外表的美丑,因此不受外表的左右而解脱困境。虽然如此,学者仍能欣赏美的事物,只是不会受困,就像世尊仍会赞美阿难陀长的好看,或玉女长的美。

观的训练日久后,神通会渐大,开始只能观自身,渐渐的看到别人就能了解对方的身况,像世尊的观身功力大到可可以随意观到任何人的身体是否生病,并了解对方生病的原因(业缘)。

只有观身并不会有太大的用处,因为它只能了解身体的内部结构,有病时能了解哪里有问题,但真正的现象则需要再由感官加以确定,感官是「受」,那么就是属于第二阶段”观受”的层次问题。

观受是苦

观身后便知”受”的来源,受也叫痛,也叫觉,是一切感官知觉的通称,前面提过的那一段:「或有菩萨未上菩萨位,便自观身恶▫露不净,立根得力;或自观身、观他人身,复以权慧现身臭秽脓血流▫溢,于中开寤无数众生。」对这段经文有些同学或许会奇怪”为何一个修行还没有到达一定程度(未上菩萨位)的菩萨,怎能「开寤(悟)无数众生」呢?”

原来世尊指出这类修行者因为观身不净而有心得,所以观他人身时也能知道他人身体哪里有毛病,在那个当中(于中)便能藉着这个能力引人正念。这种智慧由于不是真正的般若,它只是”权宜的智慧”(权慧)而已。

这就是同学们也许听说过的:”某人只要观察你,就知道你身体哪里有病,对病灶下▫药很快就好了”的事件。这类的神通是各类宗教都有的情形,但是这种神通的开发也被列为不传之秘。

世尊没有不传之密,他直接指出这种神通就是常常练习观身不净的”副作用”,原本不足为奇,不过也有人认为是可以用来自封神圣、大收利养的好机会,只是这类权慧总是有凸槌的时候,也不是十分可靠。

要加以”补强”观身的稳定度或准确度,那就必须要加上第二项「观受」的训练,人的感官不外乎「眼耳鼻舌身」五样,由于它们是对外界情况的一种反应,就像树木的树荫一样,所以又称为阴、受或蕴。由于人类对外界的反应都是如此运作的,因此所有的对外界情况的反应行为”色受想行识”不管是随意、不随意,有知觉或无知觉,统称为五阴,或五蕴。

世尊就是要我们训练把不随意、无知觉的部份也加以”觉知”,当行者在观身不净有心得时,便会有一种觉悟,那就是能了解:”身不净(或病)为苦”,也同时了解”苦的来源”在哪里,也明白”如何能使这个苦消灭”,也清楚的知道”是否苦已消灭了”。

世尊把这个过程给它一个名词叫”苦、集、灭、道”,合称四圣谛,或简称四谛,同时指出苦是因为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所求不得苦..等。

世尊成道后,首先到鹿野苑为五比丘讲解这个道理,说明苦行并不能悟道,要能帮助清净心、脱离诸苦捆▫绑的修行才是正确方向,如果苦行带来更多苦,那只是恶性循环,五比丘恍然大悟,终于了解原来他们苦行多年一无所获的真正原因。

五比丘吃苦多年,当下很快能的就开悟四谛的道理而得法眼净,并且不久后他们很快的就开始游▫行人间成为首批的弘法僧团,并同时招来许多弟子,因为法眼净者已具有基本神通,在弘法时的帮助很大。后来五比丘的僧团也被称为”五群比丘”以便和后来恶名昭彰的”六群比丘”加以区别。六群比丘也是佛弟子,只因习得基本神通后就开始组党,脱离世尊的管教并且宣称他们和世尊一样”伟大”了,这是题外话我们暂时不谈。

法眼净就是超越人的感官中”色声香味触”的境界,所以原本就有修行底子或是慧根的人如:五比丘、舍利子、须菩提、大迦叶、老迦叶..等人一下子就能理解世尊在说的境界。

在《杂阿含经》里记载着:

--(T02n0099_p0104)

(世尊说)我已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生『眼智明觉』。故于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闻法众中。得出.得脱。自证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世尊说是法时。尊者憍陈如及八万诸天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那时听法者虽只有五比丘,但是诸天已经在场了,诸天是一般人觉知不到的世界,但是当五比丘觉知后当下才知原来诸天同在。于是一一的向世尊确认他们明白了。

同学们常作早晚课诵经的话,一定会有一种经验,那就是本来是一个人孤单的在自家佛堂诵经,诵着诵着好像听见有很多人一起在诵,那就是耳功能在专心诵经的当下超越了平常的感知范围。

观受的方法世尊并没有针对如何观眼、耳、鼻、舌、身五官分别说明,世尊是由组成五官的基本原理直接切入,那就是地水火风四大要素,也称作「四大(的)学(问)」。

由于早期的僧团弘法是以四圣谛作为入门的基本教学,我们可从老老老师兄们的教学内容里,了解到他们所转述的世尊教法。例如舍利子对学生说四圣谛就是由”四大学”的角度来看人身。

四大学可以涵盖「色、受、想、行、识」的层面,前面观身不净的身体器▫官中的发毛爪齿皮肤、肌肉、筋骨、心肾肝肺、脾肠胃、排▫泄物等都是「地大」所构成,这些在体内的叫作「内地界」,表现在外的叫作「外地界」。

外地界的外字除了相对于内,也同时另有定义,世尊说外字为「大、净、不憎恶」之义,大是有容,净是无求,不憎恶就是不生烦恼,引申为人身外的世界,大字包含了万物,净包含了无染无求,不憎恶即是互不排斥,这本来是一种平稳、安定的状态,但是世尊告诉我们外地界表象虽然如此安稳,但它们仍是无常、变异的,因为风灾(同学回想一下「大三灾」)来时,宇宙一切随风而去。

外地界都会消失了何况人的身体,观身如此,那身体的感官也是一样,因此各种”受”都是变异、苦恼的,为何会有苦恼?因为人们对感官知觉的”受”是以主观的”我”的喜恶为判断点的,喜爱的感官知觉就会不断的想多取得,也就是世尊说的「为爱所受」,产生了”我、我所(拥有)、我是彼所(我是那种感知的主要对象)”的主观。凡是令我不悦、不乐、不爱的感知,就是一种烦恼,这些都是由于喜爱那个受的感觉而产生的对立,世尊要弟子们不要执着去爱感官的乐觉。

世尊要行者能”抽离””执着于某种爱受的感知”或”某种恶受的感知”,世尊用耳闻为例:

--《中阿含》(T01n0026_p0464)〔括号简释〕

多闻圣弟子不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

彼云何作是念〔那弟子该如何念受〕。

〔应该如此:〕若有他人骂詈、捶打、瞋恚、责数者。彼作是念。我生此苦〔我之所以会有这种被打骂的苦都是〕从因缘生〔的〕,非无因缘〔不是没有缘故〕。

云何为缘〔什么缘故〕。缘苦更乐〔因为苦来取代了乐〕。彼观此”更乐”〔变苦为乐〕:无常。观觉.想.行.识无常。

〔这样一来〕彼心缘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动。

当我们的心不动时,苦就消失了。也许有同学会问”那万一有人来说好听话或替我按摩很舒服时该如何?世尊教我们”要无常想,乐觉是会消失的”:

彼于后时他人来语柔辞软言者。彼作是念。我生此乐。从因缘生。非无因缘。

云何为缘。缘乐更乐〔乐上加乐〕。彼观此更乐无常。观觉.想.行.识.无常。

彼心缘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动。

乐消失了,最后自然也是只有苦恼留下来。那么为何会有苦取代乐、或者乐上又加乐呢?那就是十二因缘的回路原理,也就是世尊在杂阿含说的「我已于四圣谛三转十二行」,「三转」就是世尊的教学法之一:

  1. 解说、
  2. 劝进,
  3. 证明。

这三种方法,叫作三转,为何要叫”转”而不叫”方法步骤”或其它的名字呢?。「十二行」行是行为,也就是现象,十二行就是解析苦乐所以发生的现象,它的逻辑思路是一个像轮子的回路:

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衰弱到消失)→(回到无明)

世尊的三转即是运用这个过程去分析:

  • 一转、用十二行去了解苦乐的变化原理。
  • 二转、实际用十二行去分析苦乐的生灭。
  • 三转、印证了苦乐消长是十二行的助缘。

心的安定是求道的第一条件,所以当世尊在吃牛大便时他领悟到了苦上加苦只会使心不定,所以「彼心缘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动。」的”缘界”就是十二因缘行的范围,在缘界中”心”停止不动了,那助缘就没了。

所以小和尚问的”见色即见心,见色像看见柱子,那心咧?”

老和尚的回答”还好我还没看到柱子”。

因为心不动之故。就像《法海情仇》里的”不行大师”一样,他什么不行?是心不在十二因缘里行走了,简称”不行”。

所以四念中的第二念:「观受是苦」是现象也是工具,同学们要是能作到心不动时,那我们就多了”不行大师1,不行大师2..不行大师n”了。

色声香味触的观法皆相同,十二因缘行法能一一解析出它的苦乐所在,从而使心不动。观自己的”受”能够心不动时,观他人的受也一样能分析出来,世尊说那时行者的心不动,若有人来加恶行者时,行者反而会分析出对方的心情正受大苦恼,因而替他可怜,这种将心比心的慈悲心是会扩大的,当慈心遍于十方时,大约就是成就的时候了:

--《中阿含经》(T01n0026_p0465)

(行者)起哀愍心。为彼人故。心与慈俱。遍满一方成就游。如是二、三、四方。四维上下。普周一切。心与慈俱。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所以世尊对”观受”的成就判定就是修行者精勤不懈,专念不忘的去观受的十二因缘,实证观受是苦之后,对众生是否能生起慈心,若能像大菩萨一样等视众生,那就是成就圆▫满了。

观心无常

观身可得权慧,观受可得慈悲,这是修道者必修的课程,观身而知道身的真▫相,世尊说这叫「观身如身」,观受而知受的真▫相,叫作「观觉如觉」,觉者受也。观身能得到权慧,这种智慧虽是世间智,但也是有利世间的智慧,观受得到慈悲,虽不如大菩萨的大慈,但也是有利世间的慈悲,这智慧慈悲就是如鸟的双翼,是行者能在人间自由来去的基本能力。

但光这样还不够,修道者除了要以智悲开悟众生之外,还需要有更进一步的能力,世尊了解这一点,因此教学的第三项,世尊直接了当的就说:

--《中阿含经》(T01n0026_p0598)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有比丘不能善观于他心者。当自善观察于己心。应学如是。

由于世尊的僧团对当时的传统教派形成很大的威胁,新进的比丘常和外道起争执,知己知彼是解决困境的好方法,所以世尊要比丘「(若)不能善观于他心者,当自善观察于己心」。

前面我们说观受若有成就时,则心能定而不动,在十二因缘的回路中得以止息,人的心是会受「觉受」所影响,因此”观自心”就是观察自己的心是否定而不动了,世尊说观自心的训练有很大的好处,要如何入门呢?我们来看看世尊是如何说的:

--《中阿含经》(T01n0026_p0598)

云何比丘善自观心。比丘者。若有此观。必多所饶益。

我为得内止,不得最上慧观法耶?

我为得最上慧观法,不得内止耶?

我为不得内止,亦不得最上慧观法耶?

我为得内止,亦得最上慧观法耶?

上段中「内止」就是前讲说的「止合一心。定不移动」,也就是内心的止息。「最上慧」就是最高的智慧,那就是终极的般若智了,最上慧观便是能看清一切事物的最高点的观法。

原来世尊要行者用四个问题自问:

  • 一、我的心止息了,但没有得到般若智观吗?
  • 二、我的心没有止息,但我得到般若智观了吗?
  • 三、我的心没有止息,同时也没有得到般若智观吗?
  • 四、我的心已止息,同时我也得到般若智观了吗?

上面的般若智观的”观”字,其实就是”方法”,也就是世尊说的如何到对岸的”度(渡)舟”,也就是「波罗蜜多」,因此行者要追求的就是无上的”般若波罗蜜多”。

由受所引发的”想、行、识”综合来看,全都由于「心」的反应。观心若是仍在上面四自问的一二三阶段时,当然就要加强所缺的部份,反覆的再回到观自身、观他身,观自受,观他受的训练,最后能”观自心如心”后再观看看能否观他心也如心。

当世尊在坟地里修行时,不管村民如何欺侮他,他一点都不生气,因为观身、观受使他自心止息、慈心及于村民,而世尊的神通在那时也已能知道天神的存在,也能听见天神的对话,可是,世尊仍没有找到他所追求的「最上慧观」。所以世尊对比丘们接着说:

若比丘观已。则知我得内止。不得最上慧观法者。彼比丘得内止已。当求最上慧观法。彼于后时得内止。亦得最上慧观法..(中略)。

如是比丘不得此善法(无上慧观)。为欲得故。便以速求方便。学极精勤。正念正智。忍不令退。犹人为火烧头.烧衣。急求方便救头。救衣。

如是。比丘不得此善法。为欲得故。便以速求方便。学极精勤。正念正智。忍不令退。

彼于后时即得内止。亦得最上慧观法。

而当修行者「观心如心」得到了「最上慧观」时,表示他可以观察到许多的事相了,世尊说这时:「彼比丘住此善法已。当求漏尽智通作证。」

漏尽智通简称漏尽通,是六通的最后一通,也是成佛、如来的极致表现,前五通「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是在最上慧观法成就时就会有的能力,但世尊要求学佛的修行者要像世尊一样继续追求最后的漏尽通去印证世尊所教的,再此世尊也是用了”三转”教学法。

「心」包含了「想行识」三种现象,在观心的过程中行者全都要了了分明,想时知想,行时知行,识时知识,世尊说这是「有觉有观」的层次,等到「漏尽智通作证」后则一切反而归于「空」境,这个空境也叫「圣默然」。

最后这一关(观)证知圣默然很难达成,但是世尊要行者「学极精勤。正念正智。忍不令退。」有时还要亲自督促弟子别松懈了。目揵连就曾自己爆料,他有一次和世尊相隔两地,世尊离开耆闍崛山在竹园精舍讲法,不在目揵连身旁,目揵连打坐时入了空境,证实了无觉无观的境界,在那境界里呆了很久后又开始退到有觉有观。结果世尊突然冒出来:「目揵连。汝当圣默然。莫生放逸。」

目揵连吓得赶紧又「内净一心」努力回到无觉无观的境界,这样一连三次,世尊都突然现身督促目揵连用功,目揵连很感激的说:”世尊比我老爸还老爸”。(《杂阿含》T02n0099_p0132)

观心的实际情况很复杂,因为心含括了”想行识”的层次而它们也是可变、能变、变易不停的现象,所有的神通都是由于它的可变能变而能被行者所观察和使用,所以世尊说的”观心无常”必须在”有觉有观”的修行阶段加以印证。

若行者自身没有印证,那么观心无常只是一个口号,只有真正的去观时我们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了解了原理我们在需要运用那些原理时,就会有特别的表现。这就是所有的神通的来由。但是神通毕竟是副产品,因为目标是圣默然、是空境,所以世尊不教弟子神通,因为那是行者在净心觉观的过程中自然就会的事情。

了解一切事物原理后,心才能解脱,因为一切了然于心,所有的事情及其发展都成了可预料的事,心不惊后在人间便可以自在行走。

因此观心的成就若要达到世尊的要求,那就是「观心自在」的表现,行者便能在”想行识”的框框中自由来去而心不动,不动才能自在,也才解脱。故世尊在诸《阿含经》中花了最多的时间讲解观身、受以及更多对于心的说法,而一切是为了解脱众生现在、未来的苦。

我们可以由一部小经看出世尊的苦口婆心:

--《杂阿含》(T02n0099_p0001)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于色当正思惟。色无常如实知。所以者何。比丘。于色正思惟。观色无常如实知者。于色▫欲贪断。欲贪断者。说心解脱。

如是「受.想.行.识」(也)当正思惟。

观识无常如实知。所以者何。于识正思惟。观识无常者。则于识欲贪断。

欲贪断者。说心解脱。如是心解脱者。若欲自证。则能自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如是正思惟无常。苦.空.非我亦复如是。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同学们要常自问世尊的”观心四问”,常常自问:”我的心止息了吗?是否因为眼耳鼻舌身的感受而烦恼或生气或贪乐,而引致三毒呢?”,若有,那么就针对眼耳鼻舌身的十二行加以破解,努力的再观,照世尊要求的「学极精勤、正念正智、忍不令退」,那么起码在人世间便无烦忧,可以朝向正道而行。

观法无我

四念其实就是追求无上慧的程序,也就是如何求得无上般若的方法,这种阶段性进度由「观身」而后「观受」再由「观心」(意、识)到第四阶段的「观法」,正是世尊要地藏菩萨使众生”渐渐度脱”的法门,所以”渐渐成佛”不是口号。

第四阶段观法的「法」字是什么意思呢?各大门派各有一执,因为只有一个字,所以解释起来就很难,就像那个最常遇到的「如」字一样,解释起来的文字可以把人给腌了,除了使人不得动弹之外还多了酸味。

且先不谈各大门派对「法」的申论,我们以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光碟里的《丁福保佛学字典》来看看通用的定义为何:

--丁福保:佛学大辞典

【法】(术语)法者梵云达磨Dharma,为通于一切之语。
小者大者,有形者,无形者,真实者,虚妄者,事物其物
者,道理其物者,皆悉为法也。

这定义了法字的范围包含了”一切事物”。由于一切事物内容是五花八门,本文当然无法一一讨论,只能先就最重要的问题下手。

首先,先看看世尊要我们观法的目的是什么。《中阿含》里记载了一个故事:

一位居士名叫八城的,找到当时在城中说佛法的阿难,他问阿难:

「我听说世尊一直在说一个法,世尊有说过:”若一个佛弟子保持漏尽智通,他就得到心解脱了”吗?」

阿难回答:

--(T01n0026_p0802)

尊者阿难答曰。居士。多闻圣弟子离欲,离恶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禅成就游。彼依此处。观法如法。彼依此处。观法如法。住彼得漏尽者。或有是处。

若住彼。不得漏尽者。或因此法。欲法.爱法.乐法.靖(净)法。爱乐欢喜。断五下分结尽。化生于彼而般涅盘。得不退法。终不还此。

上面一段我们可以了解几件事:

  • 一、「观法如法」是靠四禅成就才达成的。
  • 二、住(保持稳定)观法如法后,才得到漏尽智通。
  • 三、若能住观法如法,但没有得到漏尽智通的,也能在别处化生而入了涅盘,不再轮回。

能”保持观法如法”才是基本的阿罗汉成就,所以世尊才会在目揵连由「无觉无观」掉回「有觉有观」的境界时,赶快现身督促目揵连不要松懈了。

「心解脱」也就是世尊当年六年苦行所找寻的”贤圣解脱知见”。世尊在菩提树下了知无数世、成坏劫数世前的事,了知世间所有事物后心得以解脱,智慧也才解脱,智慧没有束缚了,因此问啥知啥、无所不知,也就是前面提过的「最上慧」也就是所谓的「无上智、无等等智」。

这就是世尊要求学佛者作到的事情,也是世尊的僧团有别于其它教派的修行目标。

要观法也和观「身、受、心(意)」一样,世尊说「内观法已。生他法智」,我们当然和前三者一样,先由自身的法观起,再观他法智。

既然法是一切现象,那么由哪里下手观起呢,世尊有分解教学法,教我们一步一步的去观那个「法」。世尊说:

--《中阿含》(T01n0026_p0584)(加以分段)

一、云何观法如法念处。眼缘色生内结。

二、比丘者。内实有结知内有结如真。内实无结知内无结如真。若未生内结而生者知如真。若已生内结灭不复生者知如真。

三、如是耳.鼻.舌.身。意缘法生内结。比丘者。内实有结知内有结如真。内实无结知内无结如真。若未生内结而生者知如真。若已生内结灭不复生者知如真。

四、如是比丘观内法如法。

我们简单的来说明一下:「眼缘色生内结」,结就是打结,束缚、不通、限制。眼是靠着色才能看见,色就是光,眼要有光才能看见东西的,若是一个东西完全没有光线可观察,人类用肉▫眼是看不见的。

世尊告诉我们这种靠光才能见的眼(眼缘色)有其限制(生内结),因为是我们自己身体机能的限制,所以叫内结,观他外法的外结就是感知的范围,例如人耳只能听到不远处,这不远处的限制就是结,外结解脱时就是世尊的无限天耳,在进步中的外结还没解脱就是一般的天耳通。

第二段,若有一个修行者作到:

  • (一)明确的知道眼的限制在哪里。
  • (二)明确的知道眼哪里不受限制。
  • (三)明确的知道本来没有的限制现在变成限制了。
  • (四)明确的把所有的限制消灭,同时不再复现。

第三段,依同样的过程针对「耳鼻舌身意」去灭了限制。

第四段,这样的修行者叫作「观法知法」。

我们知道眼观色有其限制,所以像天文学上的黑洞,由于它没有任何光线,所以无法用肉▫眼观察到。同时眼的观察距离也有限制,当眼的功能不受这些限制时,它的功能可以无限大,往外看到一切太空的现象,往内看到分子原子结构,我们现在是在内观,所以当我们内观自身时,观察到的是我们身体的微细结构,由表皮、肌肉、组织、细胞结构直到分子、原子..无限层次后发觉有个「空」存在。

同样的,耳缘声,人耳能感知的音波有限,像狗耳就比人耳强多了,而行者要训练的就是扩展眼耳鼻舌身意的感知能力,世尊告诉我们到最后我们会发现这一些的极致都只是「空」,没有一个主体的「我」。

这种「眼耳鼻舌身意」的感知现象会促使人的意识有相对的反应,这就是「法」的定义之一,所以世尊说「如是耳鼻舌身意缘法生内结。」不再一一列举耳缘音、鼻缘香、舌缘味、身缘触..等。由于「意」是缘以上五个感官而产生识,因此若感官空无反应则意也随即而空,那时便是「无觉无观」的境界了。

因此「法无我」,即指诸法乃色声香味触的因缘和合而生,它们其实也无自体,那么组成我们自身的这个身体、以及自我意识的这个我的自觉也是空的。

当然这个说来简单,但是实作上要有游于四禅的能力才能够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不容易,但是世尊仍鼓励学佛者要修习多修习,自然渐渐的会有成就。

但是能游于四禅并非世尊对弟子们的最后要求,因为当时别教的修道者也有人能得四禅的,有四禅能力的人比起一般民众来说已经是”厉害无比”了,也因此”四禅成就者”常常就自以为已经很”伟大”,而不再进步。

像佛弟子提婆达多修得第四禅成就后,以为那就是涅盘,由于提婆也是王族出身,自认和世尊一样,便向世尊要求从此由他来代领世尊的僧团,世尊不允许,提婆就自立门户,宣称他有比世尊更殊胜的方法使人很快的成道,世尊劝他不听,只能眼看他堕入地狱。

为何四禅会被误认为是涅盘境呢?我们在同学们都很熟的《楞严经》里可以看出一点端倪:

--(T19n0945_p0146)

识性不动以灭穷研。于无尽中发宣尽性。如存不存,若尽非尽。如是一类名为非想非非想处。

「非想非非想处」是四禅能力者才能进入的境界,由于它似空非空的情况常使没经验的人误会为涅盘,外道和提婆就是那种情形。

目揵连最初进入的无觉无观境界,就是非想非非想处,由于行者化生非想非非想处者,最后仍会返回人间,世尊才会三次现身,要目揵连超越四禅证入涅盘空境才行。

当行者证入了涅盘,了解空境后便能真舍,因为空了自然就没有什么可留恋,所以世尊在教我们念眼耳鼻舌身时首先要察觉它们的存在和运作的部份,这个能察觉的部份叫作「觉」,先精进用功的念,接着因觉支而心喜,再来想方法使它止息趋于安定,最后能舍。

所以若要合乎世尊所订的要求应该到什么程度呢?若修行者能够”有觉有知”到”能舍所知”时大概就是观法如法了,世尊说:

--《中阿含》(T01n0026_p0584)

比丘者。

  • 一、内实有舍,觉支知有舍,觉支如真。
  • 二、内实无舍,觉支知无舍,觉支如真。
  • 三、若未生舍觉支而生者,知如真。
  • 四、若已生舍觉支便住不忘而不衰退。转修增广者,知如真。
  • 五、如是比丘观内法如法。观外法如法。立念在法。有知有见。有明有达。是谓比丘观法如法。

「觉支知有舍」意思就是「感觉的部份知道正在舍了」也就是在”监控状态下关闭的知觉”,「觉支如真」意思是”这是确实的”,我们以眼为例,能随意的把眼功能关闭,可以张着眼睛但是不感光,这是「觉支知有舍」,这种能力可以反覆进行的话,就是”觉支如真”。

要学成舍境,这样的过程因人而异,有的人很快,有的人会慢一点,世尊强调:

若有比丘、比丘尼如是少少(一点一点的)观法如法者,是谓「观法如法念处」。

若有比丘、比丘尼七年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必得二果。或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得阿那含。(各人成就会有不同)

置七年。六五四三二一年。(或许有些不用七..一年)若有比丘、比丘尼七月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必得二果。或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得阿那含。置七月。六五四三二一月。

若有比丘、比丘尼七日七夜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必得二果。或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得阿那含。置七日七夜。六五四三二。置一日一夜。

若有比丘、比丘尼少少须臾顷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朝行如是。暮必得升进。暮行如是。朝必得升进。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究竟智是如来之境,阿罗汉是入涅盘,阿那含是善境,得在天界中修行,阿那含是”不还”之意,行者得阿那含成就者将不会再返回欲界人间,阿那含就是「净居天」或称「无所有处」的区域,也就是世尊在宿世里唯一没在那里生长过的地方(否则就不可能再生人间而成佛),进入阿那含的行者也就是《楞严经》里严厉批评的「不回心钝阿罗汉」,因为他们不回来人间度众了。

不过正如我们以前提过的,《楞严经》译者润饰批评得太过火,其实世尊要求弟子们在「究竟智、阿罗汉」或「阿那含」三者中的任一成就都是加以赞许的。初学者有「一来」果或是「七来」果也很好。

我们由上段经文可以知道要成就「究竟智、阿罗汉、或阿那含」全看各人的资质和用功的程度,阿那含不来人间,阿罗汉不再轮回,究竟智则是如来成就。世尊要学者”少少”的观法如法,以及”少少须臾顷立心”的去修,正是印证了地藏菩萨遵世尊的托付,为末法众生设立的「渐修无上道」的方便法门是佛所亲说,确实是世尊的教法。

当外观法也一样能舍时,则我们会回到最初的问题:”无限大的绝对值和无限小的绝对值比较,哪一个大?”,涅盘境就是一个无限大的地方,也同时是无限小的地方,然而这已超出人类所能理解的情境。

世尊曾指出这种无限大又无限小的特性是存在的,

--《中阿含-等心经》记载着:(T01n0026_p0449)

(佛语)舍梨(利)子,诸等心天本为人时。已修善心。极广甚大。因是故。令诸等心天(即净居天)或十.二十。或三十.四十。或五十.六十。共住锥头(锥尖)处。各不相妨。

是故。舍梨子。当学寂静。诸根寂静。心意寂静。身.口.意业寂静。向于世尊及诸智梵行。舍梨子。虚伪异学。长衰永失。所以者何。谓不得闻如此妙法。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因为平常净居天出现在佛弟子前面时是有身形的,而且身形很大,但是他们也可以很小,例如除粪比丘在缝衣服时有五百净居天众守护(回想一下《药师法门漫谈》一书)就是如此,他们就是世尊对舍利子说的「当学寂静。诸根寂静。心意寂静。身.口.意业寂静。向于世尊及诸智梵行」的成就者之一。其实净居天有五个层次(天界),只有最高那一个净居天才是不还天,其余仍是会还来生人间的。

世尊要我们学佛者,经常的”少少修习多修习”才能证知那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境界。由于佛法有其可证知的特性,所以世尊才会说:

--《增一阿含》(T02n0125_p0672)

卿等以(已)得贤圣戒律。我亦得之。

贤圣三昧。卿等亦得。我亦得之。

贤圣智慧。卿等亦得。我亦得之。

贤圣解脱。卿等亦得。我亦得之。

贤圣解脱知见。卿等亦得。我亦得之。

以断胞胎之根。生死永尽。更不复受胞胎。是故。诸比丘。当求方便。成就四法。所以然者。若比丘得此四法者。成道不难。

如我今日成无上正真之道。皆由四法而得成果。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由上我们可以明确的知道世尊的四念法教学就是:「戒、定、慧、心解脱、智慧解脱」的法门,成就四念者在世间行走时来去自如,也能「断胞胎之根,生死永尽,更不复受胞胎」,也才能成就诸佛如来的「无上正真之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