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出家禅修心得(二)

脑中圆环

咦?那些感受并没有往全身去,而是集中到脑部了?

我又一次重现了之前禅修的内观经验,在身体内部的3D定位中,清楚的定位到了那六入处的「原始讯息」的路径。

然而这次有点奇怪,我发现感受的泡泡除了集中在整个眉上两指,眼根的集中处外,还从这个地方延伸出了一个像孙悟空的「紧箍儿」一般,圆环似的东西。

这个圆环就是我之前内观时,发现「贪」与「瞋」会与之对应的路径。

只要我喜欢的感受,这个圆环就会用一种特定的振动方式加强它,进而增长、扩大感受,让我更加沉迷;我讨厌的感受,这个圆坏也会用另一种特定的振动方式去把它增强、扩大,让我更难受。

再与腿痛的感受比对一下,如果我的腿痛开始扩大,这个圆环会相应的加速振动,进而让我更讨厌腿痛,反而使腿痛更快扩大。

我想我应该是找到了「瞋」的原始路径。

于是我开始加强「正念」,尽全力保持平等心去看待腿痛。

此时,眼根看到了很强的光,好像两个灯泡正正的放在我的眼前一样。这个光,和外界的灯光没有关系,只和正念、平等心有正相关,因为我开眼确认了一下,外面的灯光并没有改变。

当我自认为平等心又增加了一等,腿痛再消失一级时,那个光就更强了,像是我的整个头直接变成超亮灯泡一样,光直接往上往後延伸,變成360度的光,非常全面的籠罩著我的整个头脑內部。

然而,就算腿痛全部消失了,那个圆环还是会有一点点轻微的振动,我甚至还可以辨识出来有些振动好像是带着顺时钟的微微转动,有些好像是逆时钟的。

我思惟着:如果我的「瞋」是从这里被触发的,那么,如果我同样的,以平等心、正念去观察这个圆环,就如同我观察我的腿痛一样,它也会消失吗?!如果它会消失,那我以后岂不是不再被这种「瞋」所带来的痛苦所袭击了?

我才刚一动念,这个圆环就开始变化;

它居然开始改变它的振动,从后脑勺开始,一点一点的往前烧融掉,好像蚊香一样。

不到五分钟,这个圆环就全部烧掉了!

身受與心受

烧完之后,我忽然觉得好轻松啊~~

原来我一直觉得头隐隐作痛,就是因为这个圆环在不断的振动,强化我的苦乐啊!但是因为我已经习惯它了,所以一直不觉得它是问题,一旦它消失了,顿时觉得,天啊!过去与它共存的时光是如此的痛苦,像是在风雨中;现在雨过天晴了,竟是如此的轻松愉快!

我有点傻眼,原来四正勤中的「已生恶令断,未生恶令不生」居然可以这么具像化的,用可感知的3D 路径来描绘出来。

我检查了一下,确实,这个圆环好像不会再出现了,我的腿痛也不再受到「感受泡泡」的累积影响,纯粹只剩下肉体的苦受。

只剩下纯粹肉体的苦受,那就很简单了,因为它不会引生心里的痛苦,所以我可以好整以暇的看着它,好像它与我无关一样。原理很简单,因为内观的第一智「名色分别智」就已经可以创造出肉体和心里感受的隔离感了,更何况心里不再产生心理上的苦受(即是忧受)。

So ekaṃ vedanaṃ vedayati— kāyikaṃ, na cetasikaṃ.
他感受一受-身受,而无「心受」。

SN 36.6 <<箭经>>

坚定禅坐

我试了一下,确实可以保持心里不受腿痛的影响,坚定禅坐1 个小时。但是,肉体上呢,一个小时血液不流通还是有代个的,那就是大概要花个三分钟才能站起来,五分钟跛脚行动,之后才能自由行走。所以确认之后,我也不再坚定禅坐1 小时了,而是腿想动就动一下,避免肉体上的腿麻过于强烈。

因为佛陀说,苦受不完全是由你的业行决定的,也受到了「姿势」、「时节」等环境因素的影响。

所以说,「坚定禅坐」偶一为之就好,坐久了还是活动一下,改变一下「姿势」,免得真的引发禅坐病,关节炎之类的。

烧融

再下一坐,我寻思:如果我正念观察那个圆环,它就会烧掉,那我观察全身会怎样?

很快的,火柴又被引燃了,它开始沿着「原始讯息」的路径,烧向头顶;然后从头顶往后,烧向后脑风池穴的两个点,接着,往脊柱烧下去,一路烧向海底穴!

但这次的烧和那个圆环不太一样,圆环烧过便不再出现了,但脊柱的路径在烧过后,仍然会有振动出现在路径上。

也就是说,这路径上的烦恼还未根除。

还好,短期出家也有小参时间。我向法师报告了情况。

法师不愧是专业人士,他直接告诉我,他称这叫做「热融解」,是由于你平常的生活压抑太多,积累在神经上,而禅修时把这些压力都解除了出来,于是造成好像烧融的感觉在神经上出现。

这种由腿痛消失的感受,观察到头部活动的因果关系也是很好的,就是「因缘智」的正常发挥,表示我的修行路径是正确的。

另外,他也告诉我,看见亮光是好的,是禅相出现的象征。此时呢,禅修的目标就可以转到禅相了,但不要专注于禅相(这什么像是禅宗公案的说法,但没想到对我之后的禅修还真的很有用,不会卷进相里跟着跑)。

法師更进一步的说,看到一条一条的苦受变成一点一点,还只是二、三禅的定力,这叫「还看得到车尾灯」,真正的四禅定力,是连苦受都来不及出来,就直接消失;这叫「苦不着相」。

第六觉支:定

天啊!果然是明眼人指点,一下就点醒了我的盲点。

我过份重视苦受和原始訊息在身内3D 化的路径了,以致于忘记了「禅定」。

正念会引发出「正定」,然后就会有真正四禅的正受,表现在腿痛上就是:苦不着相。

这种「苦不着相」我以前也不是没修过,就是修出一个在体内3D 感知里很像圆球的保護罩之類的东西,然后体外的感受都在体外就灭去了,不入于心。只是…我可能没想过,这可能就是四禅。

下一座,我立刻开始检查禅支;禅支的前提是先找到五盖,再对治它;所以我开始找五盖…但无奈的是,此次我居然找不到五盖确切的位置!可能是因为持戒清净,加上每日拖钵的关系,功德非常的强,五盖基本上是出不来的,所以每次上座起码都有初禅(?!)…

…然而我又没办法像帕奥系的修法一样,可以把禅支辨识为心里的五个亮点,所以开始另外找禅定出现的其它六根相关现象。

还好,我找到了耳根上的现象,那就是每过一个禅定,耳中就会出现一种高频音。这种高频音大约在 29000 Hz – 35000 Hz 左右(我为什么知道呢?因为之前「六根震动」现象出现时,害怕出现长期耳鸣,有比对过),听起来和较低频的耳鸣(10000 Hz 以下)完全不同,禅定的耳鸣跟一般耳呜比起来是非常细小的声音,而且一定会伴随禅定出现,没有禅定它就消失了;就算四周非常安静,没有禅定它还是不会出现。

于是我根据耳中高频音来引发禅定。基本上,只要初禅的音频出现,心就会处于一种「听话」的状态,可以用思惟去下指令「入二禅」「入三禅」来引发禅定。

于是我下令「入四禅」,让心沉入。

没几分钟,我就引发了四禅,耳中充满四种高频音。

然后开始扫描身体。

哇!不再有烧融神经路径的感受了,身体内也没有任何明显的感受可言,只有皮肤上的各种触受,但是所有触受,不入于心-也就是经过体内的3D 检验,并没有延伸出体内的感受泡泡路径,进入太阳神经丛或是脑内。

腿痛就是关节上的一个小点,出现就消失,不会引发一整条筋的痛苦。

「四禅的防护力真强,这真是人天最高的幸福啊!」我心里这么想着。


专题导航:短期出家禅修心得

“短期出家禅修心得(二)”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