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无限可能(3)

一切心的活动都在「识蕴」的止息中停止了。

然后一切心的活动又再度出现,背景杂音重新现身。

总共时间,约2 秒。

感受的游戏

我没有开心的情绪,也没有悲伤,也没有恐惧。

我清楚的回头检视我的每一种感受,都和识蕴停止前一样。

不悲不喜,不苦不乐。

确认没有什么遗漏后,我检视我的心,带来了什么领悟。

很明确的,我清楚了知到,观察者是可停止的。

一切碰触到意根的法尘都会被观察者目击到,但它是可以停止的、不被观察者捕捉的。

一切法无我。

我在心中小小声的念着:

Sabbe sankhara anicca. (一切行无常)

Sabbe sankhara dukkha.(一切行是苦)

Sabbe dhamma anatta.(一切法无我)

不待我反应,我的心又在瞬间爆炸了开来。

它爆出了各种…各种我无法言喻的东西。

在身体的感受上,只能说有各种神经讯息流出来。

但是我的心当时没有缠结,没有认同这些神经讯号是「我」,因此也没办法说那些讯息到底是苦还是乐。

只是感觉到非常大量的讯号,从太阳神经丛不断的爆炸、流出、扩散到身体的每一部份…

然后呢,它们随着一个很大很大的涡流流到了身体外面。

我的两个领悟结合到了一块儿:

  1. 人是无法自外于宇宙的
  2. 观察者非我、非我所

由于我的整个存在无法自外于宇宙,所以所有讯息不断的突破▫身体的界限,在一个很大的涡流场中进行信息交换。

我不知道它有多大,只感觉到我身体中有三条线是和涡流场有关的:中脉、左脉、右脉。

中脉是最主要的交换区,从最底的海底轮有极强烈的粒子流(或是振动?)向上经过每一个脉轮后,由顶头直线喷发而出,由于它不是很快,经过我慢慢计算出来,约是每秒种有二十次burst(爆冲)。

啥?你说这么快,人脑怎么可以辨识得出来每秒20次?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算的,但禅修时人脑真的可以运作得很快,超过我家买来的双核心CPU。当时还觉得20 Hz真是满慢的,可见心的速度快很多很多。

还有两条脉轮,左右两条,这两条我以前以为它是直的,像中脉一样,但这次发现,它感觉起来是弧型,因为涡流场流出来的形状在人体的左右是圆的,就其它研究报告的描述(主要是heartmath institute),看起来像一个甜甜圈一样,而左右两脉只是这个甜甜圈一部份,就像是它的剖面,所以我感觉到的线路是弧型的。而且,左右两脉似乎和手、脚四肢的脉是连动的,它们在肾脏附近交会。

我本来以为它们和中医的十二经络、奇经八脉应该是一样的,但似乎不是。

改天我把禅修时见到的这些人体线路画出来,现下我也找不到哪个门派描述是接近的,只能先把它画出来,看各位能不能帮忙找找看有没有接近的前人着述有描写过。

继续第二个领悟,观察者非我。

由于我不再与观察者-也就是各大宗教所谓的不灭的灵魂-进行认同,因此这些大量的神经讯号我能辨识到,但它们无法影响我。

也许我知道它们是苦受、乐受还是不苦不乐受吧?因为我的身体会流汗、会微微的震动来反应,但是它们都无法影响我。

既然我不参与各种讯号的反应,于是它们就自由的流过我的身体各处,最后流完了就出去了。

以前我感知的神经讯号,一开始是像火烧一样的,向上烧着烧着蒸发掉,后来像从水里冒泡一样,「啵啵」地向上冒出去;然后又像气球一样地,向天空飘去。总之,就是地水火风,各种四大的性质都有出现过。

现在它们好像只剩下原始讯号了,我不再赋与它们任何属性。于是它们也自由了,不再困在我的身体里。

葛印卡老师说:由于不再产生新的习性反应,旧的习性反应就浮出并根除。

我感觉连骨头里的东西都冒出来了,身体好苦好苦,臭汗淋漓,可是它连结不到我,没有办法与「我」连结,于是无法控制地向外冒出去,再也无法留在身体内。

经过这样一阵激烈的爆炸后,所有反应慢慢的停了下来。

身体不再有什么大的反应,也没有之前清理掉很多业习后的「全身透明感」,只是「停着」。

就好像电脑的程式都停了下来,我只开了一个「命令提示字元」视窗,看着一个漆黑的视窗写着「C:>」,然后发呆着。

身体似乎在等着我下指令,然而我既不认同「观察者」,也不认同「造作者」,于是没有任何指令可以下,于是身体和心就一起…发着呆。

我当然可以如同葛印卡老师指示的教法一样,继续扫描全身,但是一扫描全身,就带起「造作者」,造作者会冒出一堆感受给我观察,让我觉得「那我岂不是又在一个无人的泳池中挣扎了?」。

观察者呢?观察者在一般的意识中是不停转的,所以他仍然不停的目击着。它同样的目击着我的「发呆」。

当晚,葛印卡老师就耐心地说明了这个状况:

有些人觉得他再也感觉不到任何感受了,觉得无聊了。你看,心就是这样,你一旦习惯了很好的体验后,就觉得无聊了,你想要一些新的东西,一些不一样的感受,如此,你又再度玩起了心的游戏。

我们要如实的体验感受,不是我想要它变成的样子,而是它是什么样子(As it is, not what I want it to be.)。

虽然听了好几次开示,听完这段,我还是惭愧得无地自容-对呀,这就是我的心当时的状态-觉得无聊了,不再「如实知」。

回到修行的正轨上,心要「如实知」,不再去它控制它想要不想要的,造成苦痛。

一切感受都是无常的,而且行住坐卧,24小时都是无常的,这才是活生生的现实。

我回头检视感受,那背景杂音仍在,无论前景有多大的动静,那背景杂音永远在「嗞嗞」不断的提醒着我:

无常、无常、无常。

无聊的心,一样要感知到那个背景杂音,体认到:

无常、无常、无常。

那个无聊的心,正是「求不得」的心,这个求不得造成了「苦」。

想要抓▫住什么、想要领悟什么,总是在追这个追那个…

以前我无法在生活中分辨出来求不得的心,现在我终于能够抓到它片刻。

生活中的无聊,导致我总是想看一下电影、总是想要读一些文章、总是想再钻一些牛角尖…

当然为了工作进修知识并不是不好,但是超过了一个限度就开始「求不得」了。

看电影也不是不好,但平常就算加班到凌晨,我总是能挤出两小时看电影,却挤不出两小时静▫坐,这真是没有藉口。

所有的领悟都必须落实在生活中,现在、立刻、马上就能应用,并且看到效果。这就是佛陀的教法的威力。

原因无它,因为你的心就是这样的快速反应着,本来就没有什么阻隔的啊!

受生老病死支配的人们

回家的路上,我心情还满不错的,话多了些,于是和一位师兄聊了几句,聊到了忧鬰症,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我认为人的心本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忧鬰症只是心被自己的角度局限了,看清楚心,这个忧鬰症也就会没了消息,就跟我遇到的各种心中浮现的业习一样,会「啵啵啵」地向上浮现并蒸发掉。

师兄听完,虽然点了点头,但还是跟我说了一句:「你可能福报很好,没有经历过很严重的问题才能这么轻松的讲。祝福你。」

这句话让我的心沉重了起来。

是啊,我可能福报算是不错,才能继续听闻佛陀的教法,继续在这条路上去除习性反应(行蕴)。有些人就算听了教法,也没有办法立刻就去除习性反应,仍然在不断的受苦呢!

我要如何才能帮助他们呢?

我想了想,我本身并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也不是医学专业,除了聆听外,确实不能帮到什么忙。我能做的,只是分享我自己的经验,看能不能对他们有一些启发。

当我在分享这个经验时,确实感觉到师兄的眼睛发光,然后又暗淡了下去,也许他想到了生活中遇到的种种苦难,因此就算我分享这个经验,对他来讲也只是一种不同的看法,而无法落实到生活中。

回想我自己的经验,当我某一天发烧、生病的时候,这些禅修时的超验经历其实都用不上,因为我的心已经被各种痛苦、恐惧支配,而且身体十分虚弱,根本撑不起禅定心,无法抵抗习性反应(行蕴)的支配。

所以其实这样的分享对这些受苦中的人们,只是漂亮话而已?

另外一个师兄倒是给了我一个启发:「禅修啊,就是要趁身体好的时候赶快来修啊!不然你身体不好的时候,想修什么都修不了啰~~」

我们为什么要在年轻有生产力时,不断的向公司请假到内观中心禅修?

一切生命的终点就是死,禅修为的就是在生时,了解死后是什么光景,因此得以在生前准备它。

我无法控制死亡的来临,它也许明天就会来,也许今天就会来,这一切都是无法控制的。

但我可以学习着控制死亡来临时我的念头,它应该是平静的、觉知的,不与习性反应连结的。这无法靠一次禅修就准备好,必须要一次次的禅修,练成身体反应,如此才能在死亡来临时,「如实知」的面对它。

我无法告诉那位师兄如何解决忧郁症,而且我认为所有这些禅修的分享,对他来讲都是无法体验的漂亮话,无法给他帮助,因为这些都与他的体验不符,无法进入他的心。

换句话说,就是机缘未到,分享无益。

但这让我想到,对死亡的恐惧远比忧郁症来得重要,这提示了我下一步精进的方向,同时,我也希望用以下的例子来分享给所有受苦中的人们,如何正确的死亡。

这个例子绝对不是什么漂亮话,而是一个在正法中修行的人,亲身经历死亡时的最后的话语,非常接地气。

当然我目前远远无法达到例子中所描述的境界,但这是我个人希望的死亡方式:在「正念」中死去。

…當蒙麻生了一場致命的疾病而遭受極劇烈的病苦時,他並未將寶貴的正念擱在一旁。在臨終的那一晚,他一邊保持正念觀察、 一邊告訴他的妻子:「啊!現在我的腳,從腳踝到膝蓋已無生命跡象,只有膝蓋以上有生命跡象。(這個敘述是對死亡經驗的生動描述,用佛教術語來說,是在描述色命▫根 (rūpajivitindriya)或業生色 (kammajarūpa)壞滅的過程。 )啊!現在只剩下臀▫部以上有生命跡象,…到肚臍…到胸部、心臟。」他逐步地描述當下自己身體所發生的變化。

最後他說:「我快死了!不用害怕死亡。有一天你們也會死。記得臨死時也要為法精進…」的確,
對妻子說完話之後,他就盍然逝世了。

《法的医疗》

下一集,照例的,我将分享在禅修时在视觉上见到的一些奇异光景,满足一些好奇的朋友。


专题导航:第四次内念住禅修心得

“心的无限可能(3)”的5个回复

  1. 不一定哦,我就是身体很差很差,差到根本无法坐着观,我就躺在暖暖地毯上观,是你的博客一直激励着我往前走呢,非常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