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意义(二)

我希望告诉你一些事情,一些你也许不曾想过的事情。

我们先从一个小故事开始吧,这故事的来源之后我会告诉你。

寓言

从前从前,有一个国王。

国王有很多奴隶,他养了很多守卫帮他管这些奴隶。

治理国家是件很繁忙的工作,这个国王有一群智囊团在帮他治理一个国家。这些人不需要劳动,他们的职位叫做「祭司」。

国王最近征服了很多城市,正在大兴土木,他深深觉得奴隶不够用了。

有一个年轻的祭司,名叫「凯西」(Cracy)。他刚加入祭司团不久,很想做点成绩出来。

他观察到,这些奴隶的生产力不是很高。每个奴隶都在守卫的威吓下被鞭策着工作,丧失了生活的希望。这样的人群,想当然的生产力低下。

但是,他在这样的人群里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

这个人的眼睛和其它人不一样。他的眼睛散发著光芒,工作效率也非常的高。

他被鞭打时也没有恐惧的样子,反而有点平静。

他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心里有「希望」的人。

这个祭司太好奇了,一个命运已经被决定的奴隶,是如何平静的接受他的命运,产生出高效的工作成果呢?

他决定混入奴隶里一探究竟。

他把自己的脸涂得黑黑的,吩咐守卫看到他时,不要认出他来,对他的态度要像对其它奴隶一样。

他和这个心里怀抱希望的奴隶相处了三天两夜。

到了第三天的夜里,他相信自己已经取得了这个奴隶的信任,于是轻声的摇醒了这个奴隶:

「嗨…」

「怎么了?睡不着吗?」奴隶也轻声的回答他,怕吵醒任何人。

「不是的,我是在想,我才刚成为奴隶几天而已;但是,是不是一旦成为了奴隶,以后一辈子都会这样过下去了?」

奴隶听到了他的话,突然间眼睛亮了起来。

「喔喔!朋友啊,不会的,不会的!」他差点叫了出来。

「怎么说?」凯西知道,他就要挖出这个奴隶心中的希望了。

「我告诉你,我已经和其它奴隶策划好了一个计划,现在,你也要加入。」奴隶的眼睛彷佛像夜中的火炬般燃烧了起来。

「什么计划?」凯西也兴奋了起来,但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你可以看到,每10个奴隶才有一个守卫看守,如果是女▫奴,每15个才会有一个守卫。我们有几百个男▫奴隶,当我们团结起来时,守卫们人数比我们少得多,我们趁他们在吃完饭后休息时,一鼓作气把他们打倒,抢走他们的武器,然后把他们全部绑起来,我们就自由了!」奴隶的声音虽然克制着,但还是藏不住兴奋的情绪。

「哼…那又怎么样,我们就算逃走了,国王不会派军队来吗?他一派军队来,你就算人多也没用啊!」凯西觉得这个奴隶的计划应该没有这么简单,他想把更深的计划给套出来。

「哈哈,你以为我没想到吗?我告诉你,我们最近不是在准备粮草吗?国王已经准备了三个月,而且从各地召集壮丁到军营,他要准备打仗了!

当他和别国打起仗来,就没空理我们了,就算消息通知他有奴隶逃跑了,路那么远,他也要过一个月才知道;等他知道消息,他还要把兵马拉回来,又是三个月过去了。

你看,我们有四个月可以准备,而且四个月后,我们面对的是一支东奔西跑,疲惫不堪的军队,我们一定有胜算的!

到时候,奴隶们都会自由,而原来奴隶我们的,都会变成奴隶!」奴隶激动的说出他的观察和抱负。

凯西沈默了一会儿。

他无法反驳这个计划,这是一个成功机率很大的计划。而且根据这个可能性来推算,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召集到更多的人聚集在一起,起义推▫翻国王!

凯心心里很担心,但他努力的表现出开心的样子,然后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那国王后面的那些祭司呢?你赢了国王之后,他们身后献策的那些祭司怎么办?你要把他们变成你的奴隶吗?」

「呃…我没想过这个问题耶。」奴隶一副被问倒了的样子。但是他想了想,继续说:

「我想他们应该没什么害处吧,听说他们能和神沟通,就让他们继续告诉我们神在讲什么好了,反正奴役我们的是国王又不是祭司。」

凯西松了一口气。

奴隶讲完后,开心的睡着了。但凯西睡不着。

他想着,这个想要起义的奴隶,明天举报他就可以处决了;但是处决了一个,还会冒出千千万万的起义的奴隶。

虽然奴隶们不知道祭司是在做什么的,国王就算被换掉,祭司们还是可以继续当祭司,但祭司们又要重新和国王培养合作的默契,也不一定会像现在的国王一样听祭司的话。

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呢?凯西思考着。

他隐约感觉到,这是一个心理上的问题。

因为这个起义者,他觉得身体上被奴隶是很痛苦的,于是从心理上冒出了想要自由的想法。

由这个想法,他可以忍受身体的痛苦,产出高效的工作;

由这个想法,点燃了所有的奴隶,认同他,想和他一齐起义。

凯西想,既然是从心里冒出来的自由之火,那我就让他从心里灭掉这把自由之火好了。

让所有的奴隶都认为,成为奴隶是世界上最好的一件事,让他们都不想要自由,那这把自由之火就再也冒不出来。

「让这些奴隶的世世代代,心中都不再有自由之火!那么,我们祭司们就可以世世代代的和国王们统治下去!」凯西兴奋得差点叫了出来。

找到了目标,他要如何实现呢?

凯司和一般奴隶是不一样的,祭司们从小就受着思想的训练,使用各种心理的工具,实现他们策划的目标。

凯西很快就找到了实现方法。

隔天,他信心满满的回到祭司团中,召集了所有的祭司,也邀请了国王与会。

「我有一个计划,是出动千千万万的兵马,和发动几百场战争都做不到的。

这个计划,可以让所有的人们,世世代代都甘心成为国王的奴隶!」

国王感兴趣了。他觉得这个年轻的祭司简直太狂妄了,但是他喜欢。国王催促着他继续说下去。

「最棒的是,这个计划只要几句话。

这几句话只要一说出来,两天后计划就会生效!」凯西说着,嘴角上扬了起来。

祭司们竖起了耳朵。

凯西深吸了一口气,说:

「各位,先不要急。你们看,我们为了管这么多奴隶,要花钱养这么一堆守卫;

但是我们养越多奴隶,国家就越不安全,因为他们随时可能团结起来攻击我们;

于是我们给守卫鞭子,还加上武器,随时准备对付不听话的奴隶。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守卫的鞭子打得越多,这些奴隶就越懒惰;守卫的武器杀死越多人,奴隶们就越想逃跑。

这是好的管理方式吗?」

祭司们面面相觑。世世代代的国王都是这样管奴隶的,从来也没有祭司说这样不对;这个年轻的凯西这么说,简直是离经叛道,打祭司和国王的脸。

「我的父亲,我的祖父都是这样管奴隶的。因为他们就是不听话啊!

你家的狗不也是这样,不打不成器吗?如果不用守卫鞭打他们,不用刀剑砍杀想逃跑的奴隶,他们早就不听我们的话了,还能怎么管?」国王问凯西。

「我的计划不止不需要守卫,不需要用鞭子和武器,相反的,这些奴隶还会工作得更勤快。

喔不,不是更勤快,我说错了,是每天每天都会工作得比前一天更勤快!」凯西笑着说。

祭司们也疑惑了,从来没有祭司想过让奴隶工作得更努力,因为根据历史经验,就算奴隶们起义推▫翻了国王,也不会对祭司怎么样。这个凯西,他到底想着什么?

「请国王颁布一道政令,只有几句话:

『明天起,所有奴隶都将恢复自由身。

所有自由身的人,只要帮忙兴建土木工程,哪怕是搬一块石头,就可以得到一块金币。

金币可用来换取食物、衣服、住处、城内的建筑物、甚至是一座城市。

从今以后,所有人都是自由身了。』」

祭司中的长老听完,立刻明白了凯西想做的事业。

长老瞬间就站了起来,怒斥道:「凯西!你这个恶魔!你知道这个政令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吗?一个国家能这么做,千千万万的国家都能这么做!世世代代的人们,再也没有人是自由身了!」

国王并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对凯西点了点头,决定立刻颁布这个政令。

当天傍晚,政令立刻颁布了,城中的奴隶们当晚都狂欢了起来,庆祝他们新的自由身份。

隔天早上,所有祭司和国王都在城堡的高台上等着看奴隶们会做什么。

他们看到原来在进行中的土木工地,掀起了一片黄沙。

再细看一些,原来是奴隶的人们,还是跑回来了原来就在进行中的土木工地,继续进行工程。

奇怪的是,来的人不只是原来的人们,还有他们的亲朋好友,因为人太多了,所以工地的沙土被高高地踢在空中,掀起一片黄尘。

连原来的守卫们都加入了工程。

所有的人们想争取更好的生活,住进更大的房子,于是付出更多的时间,担起更多的活儿,只为了赚进更多的金币。

凯西和国王相视而笑,但其它祭司们都沈默不语。

没几天,这些「自由人」们已经发现人的工作效率太慢了,开始发明各种机械工具来增加效率。

他们之中有些人组成了研发小组,发现把石头放在圆木上,可以滚动得很远,比人搬要有效率得多。

这些人一天搬的石头比一百个人搬的还要多,赚进大把的金币。

而国王连食物都不用担心,因为他们工作都来不及了,有时候还懒得吃饭,只为了赚更多的金币。

国王在工地旁另外准备了一个餐厅,用的都是简单的食物,要吃饭时,这些工人们还得付出他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金币,才能买来一顿不怎么样的餐点。

受伤的奴隶以前还要送到城里的医院照顾,难治的病,有时还要请国王御用的医生出动,现在也不用了,工程团队自己花金币找来民间的医师就地帮忙医治。

运送建材的路上有时候人太多了,工人们还自己组成交通大队,轮流指挥。

凯西简直佩服自己,他想到的这个计划完全不用他参与,不用为工程上的种种问题头疼,工人们还会自己发明各种增进工作效率的机械,自己管理自己。

唯一的相同点是:他们仍然在做奴隶时做的事-搬石头。

世世代代。子子孙孙。

千年后,祭司们为了纪念凯西创造出这个恶魔般的制度,决定以他的名字命名。

这个制度就叫:Demon Cracy


专题导航:生活的意义

“生活的意义(二)”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