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可能建立一个清净的社会制度吗?

小弟所修行的体系是「内观」,内涵是佛法,但它并不等同于「佛教」,它比较像是技法的指导。

它并没有什么都要听佛陀说,要信仰佛陀的话…等等,反而像是,「佛陀说怎么走到台北,但是你走走看才知道是不是这样」。于是我听了,去走了,经过我亲身的实验后,也发现路上就像佛陀所说的那样;最后我才认定「这是一条可以使众生清净,克服烦脑与忧愁的道路」。

小弟在内观禅修中的确有许多体验,诸如看见神,与万物对话,没有了身体,一切只有光…等等,然而,值得所庆幸的是,这些体验在禅修的指导原则下,并没有让我迷失。因为所有这些体验并没有离开身心世界的范围。直到我在一个很短暂的瞬间发现,我的世界停住了。在那个很短暂的时间内,我的六根都不再起作用,连我本来一直不断和自己内在的对话都不再进行。我终于第一次了解,什么是「世间」。

不是只有会让你受苦的才是苦,喜悦与快乐也都是苦,一切的世间就是苦。只有完全体验这个事实,苦才有止息的一日。

然而,佛陀并没有指示要如何于「外在」建立清净,反而只是告诉我们一件事,就是外在的任何事物就是一贯的混乱与矛盾,这一切的本质就是无常--这就是苦!

虽然如此,我却亲眼见识到葛印卡老师建立起非常清净的禅修制度(如果各位研究一下所谓「内观禅修」的规则,就可以了解这个规则在财务上的确是纯净的),并且围绕着内观法门,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国际社群。因此我相信,一定有一个社会制度是围绕着一个清净无染的核心思想建立起来的。

我研究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共▫产▫主▫义…等都不能给我答▫案。

目前我发现了一个叫Desteni 的组织,它的核心思想居然是停止心智而后行动,这和我修习的佛法核心思想有共通之处。细看之后,Desteni 对佛陀的看法不甚正面。Desteni说明这样的修行体系会使得人类分离,因此并非对全人类是最佳的。

就我的认知,虽然我认为Desteni和佛陀所教导的法有很高度的一致性,它们都是在建立人类所能达到最佳行为的典范;然而在社会制度的建立上看法却不一样。

我不是很确定哪一方比较好,毕竟佛陀一开始建立的教团是离群索居的;后来中国的教团却是入世与群众在一起的。

Desteni 首先开始了Equal Money 运动,尔后又建立了I-process (一个类似直销的心灵成长课程)。这两个系统就制度来看都是很有可能导致清净的社会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实践才能解答我的问题,对我个人而言,没有要信或不信的问题,只有实践和不实践的问题。

Desteni 对佛陀本人的看法是褒是贬并不是那么重要。就像要观察一个人要看他的行动,而不是听他说话;观察一个组织也是一样。

我认为可以密切观察着这个组织,他的成员是否表示出自发性的道德(等同于佛法里的「戒行」),这是最重要的。若是他们的成员展现出的行动值得我们效法,再跟进也不迟。

等着看吧。

“实验-可能建立一个清净的社会制度吗?”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