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问] 观察者是我,怎么破?

豆友eling佛法学习小组问道,据说是因为看了小弟2012 年的日记

佛法说:一切五蕴无常、是苦,一切法无我。
色无我最好破除、受也还好破除,想、行、识好难。

这个觉知「在观察」的对象是什么?
如何破除把「觉知者」当成「我、我的」?
或者无解?
这不是识蕴、行蕴与想蕴在造作的么?

有否可能依靠「觉知」达到解脱?

有可能理解到么?
左手打右手的游戏么?
自己怎么把自己伶起来?

转不出来了。。

师姐真有耐心,小弟几年前和网上师兄们嚼舌根的老帖子都给您看光了,真害羞…

结论先说,这些帖子是當時的文字实验,實驗到最后,我发现「思考到极致」这条路是不通的。

这个「我」是佛教里最说不清的东西,比那个「六七八▫九识」都还要难说清,太深奥了。所以像小弟脑袋这么浅的,只能帮您指向说故事的人,他们说得可清楚了。

但搞不清楚「我」也没关系,世尊也没想要我们搞清楚,直接破掉就好了。实际上呢,他老人家那四十五年来,也只教我们破解法而已。详见下文。

根本原因

师姐对「觉知者」的疑问最重要是来自于「我」这种见解。

「我见」是世界上最难搞清楚的思想,世尊把它比喻为「丛林」「荒野」,会让人迷乱,让人迷失其中,影响到一个人对世界的看法,这个错误的世界观最终将导致一个人做出令人后悔的各种行为。(参考中部117经)

虽然如此,世尊还是有亲自解说过这个「我」,有一次他详尽的「解剖」了它,详尽到近乎唠叻,可说是南传经文中解说「我」最深入的一部,那就是《布咤婆楼经》(DN.9)。

它是对话体,所以好像在聊天一样,一搭一唱也满热闹地;不过世尊聊天的内涵太曲高和寡了,不是每个人都听得懂啊,更何况听完了就开悟了,这部经没那么速效啊!像布咤婆楼本人就没开悟,旁听的象首虽然听完立马拜师出家,还是得精进修行好一段时间后,才得阿罗汉。大家要开悟的话,读这部经效率好像不是很高啊~~

有兴趣了解世尊怎么解剖「我」的话,有两本白话文帮忙讲故事:

  1. 《无我》/佛使比丘(泰),1939着。这本是大局观,遍历所有哲学中的「我」见,然后用《布咤婆楼经》教你怎么用思辩把自己从「我的迷宫」里拔▫出▫来。

  2. 《何来有我》/Ayya Khema(德),1997。这本是分段细说,仔细地教你怎么用禅定破除「我」。

有想要彻底从思惟上打击「我」见的朋友,可以拿第一本做战略规划,第二本当战术指导。彻底搞清楚它之后记得回来教教大家喔!

限制

以上破解法基本上就是从「思惟」出发,一层一层剖析「我」的构造,直到「我」灰飞焰灭的方法。但是你听完后,还是得动手实作-就是必须要去禅修。

什么时候用呢?我认为这只适合在三果要突破到四果的时候用。因为四果要断的五上分结其中一个就是「我慢」。

啥啊!那我连初果都还没吃到,要破这么高大上的结,有何屁用?

所以说在还没有到三果向四果的程度时,思惟「我」真的效率不高啊,思惟了又破除不了,真心不推荐。

小弟今年初时还特地专门写了一篇文《新年第一问:「我」是什么?》用来警惕自己不要卷入「我见」的战争中。

但是毕竟做过的事会留下痕迹啊,当时小弟的日记就是在战「我」见的修法效率差,没想到法友还是踏着古战场的遗骸追来了。过了三年,小弟算是找到了一个比较有效率的方法,希望我的经验能够帮助大家走出思考的战场。

我能给的劝告就是,「我」见会影响你对世界的看法,很严重很严重,但是一个人没有老师的帮忙自己瞎思惟,还真的超容易跌进「我」见的六种误区

如果你真的要思考它,不如思考「苦」是什么,去找出它全部的范围。

这个范围呢,我先剧透给你好了,「苦」就是全部完整的五蕴。

这够你玩一辈子了,而且还比找「我」好玩儿,因为「我」实际上是永远找不着的,八辈子、十辈子也找不着的!

反过来看,「五蕴」每天在你眼前让你扯着玩儿,怎么可能找不着呢?一次找一个,可以找五次!乘上五蕴的「生起」和「灭去」还可以找十次!

找「五蕴」这个游戏玩起来,实在很有成就感的!

破解法

回到楼主的问题,简单来说,把「觉知者」当成「我、我的」的怎么破解呢?

其实是想问我当时困在那些见解里,是怎么破解的吧?

说实话,这是终级的一关,大魔王关,无明的最终关卡,多少人卡关在这儿破不了,现在我就教你秘笈一句,请天天潄口念三遍:

「弥醯!若比丘得无常想者,必得无我想;弥醯!若比丘得无我想者,便于现法断一切我慢,得息、灭尽、无为、涅盘。」
--《弥醯经》,AN 9.3,中阿含56)

好吧,好像是两句。

其实这个战术就是游击战啊!因为「我」太难缠了,我们正面打不过,没关系,咱们就侧面包抄嘛!

思考「我」会让人迷乱,反而让「我所」的阵地扩大,陷入六种「我见」的迷宫;那就来思考「无常」,目标明确易破,还可以让「我」的阵地缩小,根据「乡村包围城市」的道理,包抄到「我」没有地方可躲,咱们就赢定了。

除此之外,世尊教我们一把独门绝招,让我们去磨一把剑出来。

那把剑不是「思惟」,而是「想蕴」。

请注意啊!这个破法是用「想」,是「想蕴」喔!

从「无常想」开始,加上「苦想」、「无我想」,三种想一起(上面的秘笈没写「苦想」,但是一般都会一起用),最后一举破除「我慢」。

为什么不是用「思惟」呢?因为「想蕴」密集运转的时候,是没有空在那里「思惟」的。

思惟是「寻、伺」,基本在「想」蕴的很后面很后面,速度很慢很慢,在那个阶段根本跟不上。

根 ->
尘 ->
识 ->
触 ->
受 ->
想 ->
思(行) ->
爱 ->
寻(思惟的开头) ->
伺(思惟的展开)

--根据《大念住经》中苦灭圣谛表解

这就是我发现「思考到极致」是不通的原因。因为这个武器不好使,速度这么慢吞吞的,不够利索。「想」蕴起码快了一些儿。

这两者的差别,我举个例子好了,比如说现在给你一串字,请你很快扫过去:

「嗯哈嗯哈嗯哈嗯哈嗯哈嗯哈嗯哈」
「哈嗯哈嗯哈嗯哈嗯哈嗯哈嗯哈嗯」

你根本不用思考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串字是有规律的,对吧?

能够辨识规律出来的这种能力就是「想蕴」。

对你来说,你就是「知道」它们有规律,你根本不会想你怎么「知道」的;等到你开始「思惟」,并结论出:

「第一行是两个字的重覆,下一行是上一行反过来」

…这种思考的时候,你的「想蕴」都已经转了七千八百遍了!

「无常想」就是运用上述辨认规律的能力,认真面对来到你六根世间的森罗万象,一个都不放过的,将现象的「生」及「灭」努力辨识出来。

這便是南传十六阶智中的「生滅隨觀智」。

当你能辨识的范围越扩越大,辨识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能够即时的对「一切现象」都辨识出「无常」后,你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再看出一个终极的规律:

「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
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

很熟悉吧?这就是「因缘法」。

当你连思考都来不及生起时,你如何能思惟「我」呢?还有哪里是「我」能依靠生起的地方呢?

最后你会来到「行蕴」(造作者)的面前,停止一切造作。

這便是第十一阶智「行舎智」。

因为「因缘法」,造作者也是会停止的。明白了这一点,造作者就再也没有动力造作。

然后你会来到「我」的最后依靠,「识蕴」(觉知者)的面前,见证所有的光辉与灿烂。

同样因为「因缘法」,觉知者也是会停止的。明白了这一点,觉知者就再也没有动力觉知。

這便是第十二阶智「随顺智」。

最后,放下了一切光辉,从无边无际的輪回出離,断「我慢」,灭尽一切苦。

好啦,前三果没有灭尽一切苦出轮回啦,顶多就是沾一下「涅盘」的酱油再回来,只有四果才能完全灭尽,究竟苦边。

观察者

好的,讲完了破解法,再来回头解答最初的问题,毕竟师姐要的是一个理论上的极限值,求一个理得,才能心安的修行嘛!

「观察者/觉知者」到底是什么呢?

有没有可能单靠「觉知」就能解脱?

简单点讲,它就是五蕴之一,「识」蕴。就只是这样而已。

它可以前进到非常远的地方,很接近解脱;但是要真正解脱,还要靠其它蕴的帮忙,尤其是「想蕴」。

复杂点讲,还满枯燥的,因为要拿公式出来解题了…

其实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就是在现实世界的我们,观察任何现象时,几乎是永远观察不到「现在」这一刻的!

根据《大念住经》,我们的认知过程大概像这样:

根 ->
尘 ->
识 ->

触 ->
受 ->
想 ->
思 ->
爱 ->
寻 ->

只靠着「觉知」、「观察」,也就是「识蕴」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呢?

当你能觉察到「意识」本身时,也就是跟上「观察者」时,已经到这十段的很前面了,大概像这样:

意根 ->
法尘 ->
意识

但是你永远落后「法尘」一步,那个法尘也就是所谓「现实世界」(客体)发生中的「现在」、「当下」。

因为你产生了「意识」,所以你有一个「主体」可以去观察所谓的「现实世界」。

看到吗?「识」永远是落在发生之后才出来,产生主体。所以「观察者」永远碰不到「现在」,更遑论「当下」。

就像我们在夜晚看到的星空一样,所有明晃晃的星星,都是几百万光年以前的「前尘影像」,现在明亮的那颗星,也许在几万年前早已和其它星星碰撞,毁灭了!而我们只看得到它从前发出来的一小片光芒,还把几颗不同的星星连起来,吟诗赋歌。

我们在安稳的地球上看到的星星,其实是非常残酷的现实,那就是星群只是宇宙星团之间不断高速的碰撞、毁灭、再生,形成的巨大尘埃!

normal_antennae-galaxies

你对外境的任何感知也是一样,是外头的几千万颗原子不断碰撞之后,爆发出来的能量冲击到你的六根,再透过神经元传导到你脑中的信号。它们永远是「前尘影像」,不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活生生的现实是,所有的原子、光子、各种粒子都在不断的碰撞、毁灭、再生,从来没有停止过!就像你抬头看到的星空尘埃,不断的毁灭,又再生,周而复始,源源不绝。

当你达到「觉知」的最后阶段,也就是五蕴里只剩下「识蕴」的时候,也就像在地球上看着闪烁的星空一样,你会觉得非常清凉,非常稳定,非常美好,还会看到不可思议的光芒,就好像你从野外回家后,住在一间开了电灯的屋子里一样,你依然看得到外头正在刮着风、下着雨,但是在屋子里的你坐得好好的,一切风雨都和你没关系。

woman-66466_640

你看着自己的其它四蕴都没有任何的生灭,感觉非常的轻▫盈,非常的轻松,外头的任何事物都不会让你起反应,无法侵袭到你。

你认为这就是修行的终点了,你得到了属于你的一方净土,天堂落到了人间,在你身上实现。

但是但是!这是完完全全的假象!「觉知」只是「识蕴」的堆积,这个假象就是堆积出来的!

就像人类尚未了解宇宙时一样,坐井观天,觉得星星是永恒不灭的。

它是可以解散的,你必须靠着「想蕴」提醒自己,把「识蕴」给破了!

不要紧的,世尊还有教我们另一个破解法!

现在我就要来把它讲出来,耳朵洗干净听好了,早上起床记得念三遍:

「慎莫念过去,亦勿愿未来,
过去事已灭,未来复未至。

现前所有法,彼亦当为思,
念无有坚硬,慧者觉如是。」

--《跋地羅帝偈》节录

你所有的感知都是基于「识」蕴而取得的,它告诉你的讯息永远落后于现实一步,不论是过去,未来,还是「现在」。

世尊提醒我们,过去与未来都不值得追忆,甚至于,连「现在」都不要去执取!不要造作出一种「现在」是很稳定的、坚固的感觉。

「定」的能力是将五根收摄,只单独强化「意根」,所以最后你只会观察到「意识」。它像一盏夜空中的明灯一样,亮晃晃的悬在你的心中。

因为「识」蕴单独强化了的缘故,所以你会产生出稳定、清凉、美好、光明的种种感觉,彷佛超越了世间的种种纷扰。

而这恰好就是「颠倒想」的特征:「常、乐、我、净」…有没有很熟悉的感觉?

这时就得回头去使用「想」蕴的功用,让「无常想」来主导意识,一一把「常乐我净」给破掉,重新辨识出「无常、苦、无我」。

如此观照到最后,到了一个极限时,「识」蕴造的房子会坍塌,尘境会破䒽而出,一切外界的六尘六境会像像瀑布一样,轰隆隆地向你倒下来!

niagara-218591_640

禅宗比喻这个阶段叫「大翻种子」,因为此时所有的串习会比从前还要猛烈地、像瀑流一样地冲击着修行者,让修行者好似在逆流中挣扎着前进,随时会被冲走一样。

你必须保持一念清明,去辨认出这些根尘识的动力。

它们哪来的动力,可以这样昼夜奔流不止呢?

原来就是你自己的一念渴爱(tanha)。

「断欲离惑爱灭尽,昼夜观察渡瀑流」

--《经集.彼岸道品》

一旦你明白了这点,渴爱就止息了,「断欲离惑爱灭尽」,三者和合的「根尘识」不再能组合在一起,达到禅宗说的「根尘脱落」!

在那时,瀑流就止息了。

雨过天睛,无依无靠。

sunset-414279_640

接下来,如果还有业习没清干净,就再回到十六阶智中的「生灭随观智」,继续清除更微细的烦恼。

结论一下好了。

光靠「觉知」是无法突破最后一关的,因为它会像一间屋子一样把你包住,无法「大翻种子」。

你必须要把屋里的桌子椅子全部翻出来,拿扫把拖把什么的去把灰尘通通扫出来,清理干净,才能真正得到清净解脱。

我再提示各位一次,「觉知」的最后阶段,非常清凉,非常稳定,还会放出不可思议的光芒,好像住在一间很安静的屋子里一样。

你必须要认清楚,那间屋子是「识蕴」造出来的,要想办法回头把「想蕴」的宝剑拿出来,忍受没有地方可以遮风避雨的痛苦,把那间屋子给拆了,让所有的随眠烦恼都翻出来,才能真正把苦都给清除干净,这样才能够度脱瀑流,根尘脱落!

如此做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秘笈了。

重覆修习,一次又一次的经历十六阶智,直到再也没有随眠烦恼,苦就能够完全的灭尽。

世界观改变

世尊教导我们,在你突破之后,可以用一个问题来自我检验一下你修得正不正确:

你认为这世界是「存在」还是「不存在」?

很简单对吧?但是一个见过缘起的人和一个没见过缘起的人回应这个问题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当一个人以正明辨如实看见世界的缘起,就不会认为这个世界『不存在』。

当他以正明辨如实看见世界的止息,就不会认为这个世界『存在』 。」

--《迦旃延氏經》,SN 12.15

所以觉悟者对这个世界不再有消极或积极的两种极端。它知道世界是存在的,但也知道世界是会消灭的,就和身体内见到的各种现象一样,会奔流,也会止息,没有什么需要执取的,也没有什么可以留住。

你怎么能抓▫住一条流动的河水呢?

它身在这个世界,却脱离了这个世界的束缚。

它不再追求生命的意义,没有什么需要追求的。

追求什么呢,就像是刻意地找逆流的河水努力向上游;定下意义吧,就像是在河里奋力地往上跳。两者都只会让自己继续陷在湍急的河流中。

它静静的在水中行走,感受着水的流向,找出阻力最小的路径,走向对岸去,渡过人生的瀑流。

children-209779_640

见缘起者有正见,有正见者不疑惑,愿您循八正道,正向解脱!

“[疑问] 观察者是我,怎么破?”的8个回复

  1. 感恩师兄!能不能修习到见缘起不好说,但智者既然这么讲,那么小弟就实践八正道吧!这一生也就这样走过这条河吧!感恩一切众生!

  2. 时至14年底,回想来这篇文章真算我今年看得最认真的,也几乎是受益最大的一篇博文了!

    在下理解慢,看这第一遍花了一个小时。对想蕴和识蕴的概念差别还有模糊所以没有完全领悟到您所表达,我去巩固下这些基础先。还有您提到的长部的经文以及那两本书,在下将仔细拜读。然后再回头来好好学习与体会。

    但看到中间那部分,已经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师兄表达能力很强,也很细腻。虽然小的还没有实际操作,但理论上已经基本有了框架和路标。也感慨修行路上之危险与曲折。好在有世尊之法为皈依,也有如您等各善知识指引。有幸有幸。感恩感恩。珍惜珍惜。

    您提到“限制”那块,的确这些还未到小的现在该去“思考”的阶段。在下该好好反省,老老实实的遵循该走之道一步步踏实走下去。昨天正看到您入门书《人类手册》里佛使比丘所说:“希望各位能尽力在「苦」这一方面观照,尽量使己能逐渐明了「苦」的真相,如此才是正确符合佛教的本质。能以这种方法尽力去观照,虽是文盲如樵夫者也能真正地逐步进入佛教。若每天只顾埋首於经藏中,但却不在「苦」这方面下功夫观察,虽佛学程度不浅,却还不可能真正进入佛教。所生起的「苦」正停留在内心煎熬着我们,使我们热恼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它是怎样的?是从那里来的?假如每一个人都提起觉念注意观照自己心中的「苦」带来的苦受,在这种情形下学习,才是最好和最直接的进入佛教的方法,那些只拿着经典来学习的人,是不能和他相比的。只是沈迷在经典中读死书的方法,以为这样就是学习佛教的方法,仅仅记忆语言文字是无法明了「什么是什么」的。” 今早上看到您这篇博文更是理论上也提点了!在下实在好好反省与需要切身好好实践下去。

    收获太多,也真心很感动和感激师兄工作之余留笔。这篇博文我将不同时段再多读,常读常新,如有问题将再请教。也希望有其他法友能看到这篇好文章并有收获。

    萨度!萨度!萨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