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葛印卡四念住禅修心得 (2)

亲见五盖

睡眠是我第一次接触内观就面临的大敌。

还记得第一次内观时是夏天,禅堂非常热,不停流汗,流着汗很累,眼睛也会渐渐觉得沉重,最后就歪着头睡着了。

晚上开示时更是睡得厉害,中文开示的配音员声音虽然不像葛印卡老师那样低沉,但也是很稳重的类型,没听两句就睡着了,直到开示结束,大家齐声说「Saddu, Saddu(太好了,太好了)」时才会醒来。

第二次、第三次十日禅修睡着的时间越来越少。如果真的是因为身体太累的话,早上我就会先睡到六点,避免睡眠时间太少,下午昏沉无力。但是还是没什么用,要睡时挡也挡不住。

第二次禅修时,我询问助理老师,他说:「你观察到昏沉了,很好。观察到就表示有一天你能够克服它。瑜珈行者修行时甚至是不睡觉的喔~~」让我暂时振奋了精神。

但这次四念住禅修前,我的生活非常不正常,几乎已经是熬夜晚睡,隔天又早起的生活了。想当然尔,身体一定是累坏了。因此修入出息念的前三天,我只要呼吸到全身的感受都变微细了,就会睡着。

助理老师针对我随时都会睡着这件事也给了一些指示,包括早上晚点起来,吃完饭小睡一下,早晚喝加盐柠檬水净化身心等。

第四天开始,传授内观后(注意力从觉知呼吸转为觉知全身感受),我觉得我准备好了,决定和睡眠对抗到底。

照着大念住经指示的顺序,我觉知呼吸,觉知长呼吸、觉知短呼吸、觉知鼻下唇上三角区域的感受…

觉知全身有感受,觉知全身的感受变得微细…

然后从头顶开始,一部份一部份扫描全身的感受…

最后一呼一吸间从上扫描到下,再从下扫描到上。

全身都变得很平静…很安详…只有微细的感受…

既不觉得迷恋,也不排斥…

快来了,昏沉就是在这种时候随时会出现的。

我提高警觉。

然而,不知不觉的,我的头部在中心点小小的抖了一下…

只抖这么一小下,就睡去了!

醒来时可能已经过了五分钟了吧,感觉没有很久。但是觉得很讨厌这样无力的自己。

然而,立刻想起葛印卡老师的开示:

知道自己失败了,也没关系,不要产生厌恶的感受,继续保持觉知、保持平等心。

好吧。把睡着当做没事一样,不需要责备自己,只是更加精进。

不知道经过几次的睡着后,继续保持平等心。终于有一次,我开始清醒的看到我是如何入睡的。

首先是先感受到平静的心,像水池一样无波的心。

然后突然间,心的下半部,最中间的地方漏了一滴水滴,往上掉到了头顶,眼睛跟着抖了一下。

漏到第二、三滴的时候,眼睛和头的中心点跟着振动了两下,这个振动一下就把我的意识卷进去,瞬间就睡着了。

根本来不及反应啊!

醒见昏沉

再经过不知几次的战斗,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我终于看到了那一下振动之后,我是如何睡着的。

先说明一下,注意力就像是电影的画面。

大家都知道电影是怎么动的吧?其实就是每秒给你看24格的画面闪过,你的心里就自动会把这些画面连起来,电影就栩栩如生的活了起来,动了起来。

当你一心一意专注于感受的时候,五盖是动不了你的。因为你那24格的「画面」全部都牢牢定在身体的感受上面。

昏沉非常厉害的地方是,它会复制你的「画面」。例如你的24格都是感受,它就复制一份,插到你的注意力里的一格。

那一格非常非常像,几乎是完全一样。你是在注意感受,它就给你感受。你是在注意心,它就给你心的样子。要非常小心才能分辨,那只是心里漏出来的振动造作出来的。

如果你的注意力被那一格牵动了,昏沉就会给你第二格。也是很像,但是和实际上的感受一定不一样。是造作出来的,假的!

如果第二格也带得走你,接下来就没有什么能停止昏沉了,你就会开始进入昏沉造出来的梦中,甚至你还能「以为」你在觉知感受、觉知呼吸,但一切都已经与实相背道而驰了。

然后就是各种想、受、行的生起,你的眼睛在梦中看见了东西,遇见了人,听到了声音、讲起了话…产生了各种感受,在你的梦中栩栩如生的演起电影来。因为正念已经不见了,所以只好等到电影演完。这一演可能就是五分钟、十分钟…有时搞不好到下坐了才醒来。

再经过不知道几次的昏沉攻击后,我决定在入梦的时候和昏沉对抗。

这一次我告诉自己,进入梦中后要再回到身上的感受,要睁开眼确认自己在禅堂里。

没想到这正是恶梦的开始。

觉知呼吸,觉知感受,觉知心…

一格假的「画面」冒了出来。挡不住,第二格又来,卷进去了。

…过了不知多少画面…

「快醒来!觉知呼吸!觉知感受!」

我成功的在梦中醒来了!赶快睁开眼睛。很好!我还在禅堂,还在禅坐。

再来吧!

又一格假的「画面」出来,我半睁着眼睛想要确认哪个画面是梦,然而,昏沉精明得可怕,第二格「画面」给我的就是我睁眼看到的,禅堂里的画面!

接下来,昏沉模拟着我的呼吸、我的感受、我看到的禅堂地板、白色的盖脚巾。我的24格「画面」里面,很快就有一半12格是模拟出来的。

就这样,我半睡半醒的和昏沉拉锯着。

渐渐的,我的眼睛闭了起来。然而我不知道,因为昏沉用模拟出来的禅堂和感受占据了我所有的「画面」。

接着画面越变越快,终于换成了梦境。我的心里又演起了电影。我又当起了导演。

「不行!醒来!」

我奋力睁开眼睛,24格模拟的「画面」终于有个5格是实际的禅堂。

真实的「画面」…7格…10格…20格…

「太好了,安心了。」

一放松,昏沉又趁势而起,

模拟的「画面」…3格、5格,成长到10格、20格,占据了我的注意力。

我整个心里好像在做着像电影「Inception」一样的梦。

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真的?

陷阱

我不断的和昏沉拉锯,数了数,我至少赢了有十六、七次的战役,真可谓是惊心动魂。因为每次醒来,都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现实?是还在梦里?还是在梦里醒来?

幸好,助理老师在这时进度检查了。

助理老师:「坐的情况如何啊?」

我说:「老师,我和昏沉战斗了十几次,我赢了,但是现在我都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了。」

老师笑着说:「其实你只是自己在跟自己作战而已。如果你在梦中,你怎么会呼吸,怎么会坐在这里跟我讲话呢?」

我说:「老师,我梦中也能呼吸,也能感受呢!我都分不清楚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了,我很害怕,怎么办?」

老师脸色一变,摇摇头说:「你不要掉进自己的陷阱里去了。这就是疑法、这就是掉举!知道吗!要注意。五盖随时都会出现,要回到觉知呼吸、觉知感受,知道吗?」

我问:「老师!我现在理智上不害怕了,可是我现在身体还会抖,好像身体很害怕的样子,我要专门观察身体上害怕的振动感受吗?」

老师说:「不用,你先专注呼吸,注意鼻子下方的感受就好。」

还好有老师的指导,我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然后我藉着这次机会,抓紧观察感受平静来下和心里止漏的地方,直接找到了疑和掉举在心的位置。

原来我们平常觉得做工作没把握的时候,那种惴惴不安、害怕、身体发抖的感觉,也是从心里漏出来的啊!

疑是在心的下半部的最右边。由左开始数五分之五的地方。

掉举在疑的旁边。是在心下半部的由左开始数五分之四的地方。


专题导航:首次四念住禅修心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