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行渐次止息

诸行无常。

因为无常,行蕴所引生的诸种受都是苦的。种种行蕴都是灭尽的,消散、褪去、灭、变易的现象,所以,三受不论是「苦」、「乐」还是「不苦不乐」,最后都会变成「苦」的。

  • (A) 诸行
  • (B) 诸受
  • (C) 灭尽、消散、褪去、灭、变异
  • (D) 苦
  • (E) C => D
  • (F) B 属于 A
  1. 所有 A 属于 C,由于 C => D,得 A => D。
  2. 由于 B 属于 A,得 B => D,
  3. 得证「诸受皆苦」,是由于「行苦」。

四圣谛

当你体认到苦的范围就是你的整个身心世界,逃也逃不了,躲了躲不掉,只能面对它。这时你就见到了第一个圣谛-「苦」。

当你了解这整个身行世间都是五蕴所集,由行蕴所生的种种受都是苦的(行苦),一秒的乐受你都保留不住,恍然大悟原来苦是这样来的,你就亲自体证了第二个圣谛-「苦集」。

我们无法控制种种行蕴造作的结果。种种造作的结果不在别处,就是我们现在这一刻的身心现象。结果无法改变,但是原因可以。只要我们不再造作,行蕴就不会生起,我们就能在身心现象中见到苦的渐次停止。一旦见到苦渐次停止的现象,你就见证了第三个圣谛-「苦灭」。

我们是怎么不再造作的呢?原来是因为我们不断实行八正道,修习四念处的结果。如果偏离了这条路,不用等到来生,下一秒钟「苦」就会生起;如果照着这条路走下去,一样不用等来生,现在这一秒烦恼痛苦就会结束。这样的事实可以让我们确定,只要一直照这样操作下去,未来就再也不会受到诸行的苦恼。

如此我们就站在世尊这位巨人的肩膀上,确立了一条有效息灭苦的「操作方法」(「道迹」),那就是第四个圣谛-「苦灭道迹」。

诸行的止息

诸行的止息有三种层次:

  1. 首先你会见到诸种行蕴的「灭」(nirodho)。
    (已生的 -> 灭去)
  2. 进一步你会见到诸种行蕴的「止息」(vūpasamo)。
    (灭去的 -> 不生起)
  3. 最后你会停住在「宁静」中(passaddhiyo),也可说是「轻安」。
    (现在已灭去的 -> 未来不再生起)

依次有十种层次的行蕴可依次被灭、止息;能够被安息(paṭippassaddhā)的「宁静」只有其中六种,列于下表。其中不包括四无色定。

定境 行蕴 止息 安息 质多长者
初禅 言语
二禅 寻伺 语行灭
三禅
四禅 入息出息 身行灭
空无边处 色想
识无边处 空无边处想
无所有处 识无边处想
非想非非想处 无所有处想
想受灭 想与受 意行灭
烦恼灭尽 贪瞋痴

这里补充一下,觉得以上清单很长的人,可以参考居士质多长者的简要说明。也许是因为质多长者有钱又名气大,常常有不懂佛法的外道找他辩论,又要和各种不同背景的居士们聊天说法,因此练就了一口好功夫,每次都可以把很难的东西缩到很简单,怪不得世尊说他是在家居士中说法第一名~~

行可以简单分成三种:语行、身行、意行,分别对映到寻与伺、入出息、想与受

入灭尽定时的过程:

  1. 语行灭 - 即寻伺灭,进入二禅,也就是「圣默然」
  2. 身行灭 - 即入出息灭,进入四禅
  3. 意行灭 - 即想与受灭,进入「想受灭定
--雜阿含568、SN 41.6

为什么语行灭不是进入「言语灭」的初禅,而是进入「寻伺灭」的二禅呢?质多长者解释道,这是因为先有寻、伺,才迸出言语,因此语行是从寻、伺开始。

还要再缩得更简单一点?小弟还没找到能比质多讲得更简单的…(有找到的朋友通知一声喔~~)

四果之前

没有证到四果的人,烦恼无法完全「灭尽」。因此,最后一个阶段就等于是我们修习的最终的目标-「贪嗔痴」不但已灭,未来也不会生起,完全灭尽,即四果。

在证四果之前,我们进入第三阶段「宁静」(passaddhiyo)时,可以见到下一秒钟-也就是很短暂的「未来」烦恼不再生起,体验到身心的「宁静」、「轻安」;然而出定后,烦恼仍然会再起。这是很正常的,无需苦恼,只要修习、多修习就能再往前进。

尤其是证三果后,这种烦恼会更加明显,因为三果的轻安可以深入至「想受灭定」,体验到世上最殊胜的宁静,只剩下六根和生命的干扰而已。生活中的喧閙,和定中至极的宁静,差异之巨大,产生的对比效应是非常恐怖的,这样强烈的「行苦」逼▫迫着三果的禅修者必须向着四果前进,否则他仍然会在日常生活时遭遇种种来自六根的烦恼。

这时,《大念住经》中的「法念处.观六入处」一节所需观照的十个地方(根尘识触受想思爱寻伺)就变得异常重要,因为唯有如此,才能让禅修者不论是在定中还是生活中都能够灭除贪爱,否则禅修者就将面临着巨大无比的「行苦」分分秒秒的压迫。这也是为什么「身念住」一节中,「四大威仪」和「正知」这两段列举出几乎所有可能的人类行为的用意所在。

世尊用这样的方式提醒着我们:「生活就是禅修!」

证四果

那么最后那一步,也就是三果到四果的那最后一哩路(last mile)是怎么样跨过的呢?

我想大家都开始孤疑了,因为大家都没见过四果,怎么知道这样走是对的呢?

除非亲证四果的那个人跟你说,不然你不会相信的是吧?

那那…那如果亲证的那个人自己也讲不清楚呢?

没关系,有更好的方案。我们找另一个也亲证四果的人,来客观的讲解另一个人的Last mile怎么跨过的,不是更好吗?

这个人就是世尊。请他来帮我们讲解舍利弗尊者怎么跨过的,再好不过了。

舍利弗尊者(Sariputta)从初果到证四果的过程只有十五天(半个月),世尊曾经详细的亲自剖析他这十五天内的心路历程。

想看这段剖析吗?下回再聊,想先睹为快的可以翻翻《逐步经》(MN 111,又名《不断经》)。

--本文主要引用自《独自静▫坐经》(杂阿含474,SN 36.11, 15, 16)

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位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里,在独自静▫坐禅修时,我的心中生起了这样的深思:『三受被世尊所说: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这三受被世尊所说。又,这也被世尊所说:「凡任何受都在苦中。」对于什么这被世尊所说:「凡任何受都在苦中」呢?』」

「比丘!好!好!比丘!这三受被我所说: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这三受被我所说,又,比丘!这也被我所说:『凡任何受都在苦中。』又,比丘!那是对于诸行是无常的,这被我所说:『凡任何受都在苦中』;又,比丘!那是对于诸行是灭尽法,这被我所说的『凡任何受都在苦中』;……(中略)消散法……(中略)褪去法……(中略)灭法……(中略)那是对于诸行是变易法,这被我所说:『凡任何受都在苦中』。

而,比丘!诸行的次第灭也被我所讲述:入初禅者,言语被灭了;入第二禅者,寻与伺被灭了;入第三禅者,喜被灭了;入第四禅者,入息出息被灭了;入虚空无边处者,色想被灭了;入识无边处者,虚空无边处想被灭了;入无所有处者,识无边处想被灭了;入非想非非想处者,无所有处想被灭了;入想受灭者,想与受被灭了;烦恼已尽的比丘,贪被灭了,瞋被灭了,痴被灭了。

而,比丘!诸行的次第平息也被我所讲述:入初禅者,言语被平息了;入第二禅者,寻与伺被平息了……(中略)入想受灭者,想与受被平息了;烦恼已尽的比丘,贪被平息了,瞋被平息了,痴被平息了。

比丘!有这六种宁静:入初禅者,言语被安息了;入第二禅者,寻与伺被安息了;入第三禅者,喜被安息了;入第四禅者,入息出息被安息了;入想受灭者,想与受被安息了;烦恼已尽的比丘,贪被安息了,瞋被安息了,痴被安息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