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載] 如何如经典般生活

评:

善知识是清浄行为的全部。不能亲近善知识的话,经典是善知识的次一选择。
《卡拉玛经》有教我们把经典都扔掉吗?没有。不要依自己的偏好行▫事,不要先入为主行▫事。
「我是谁?」是佛陀不回答的问题,会掉入死胡同。「非我」不是「我是谁?」这问题的回答。
「与宇宙一体的感觉」是幻觉。相通感与依赖感正是「苦」的来源。
只要你诚实地坚持正确的问题,你一定能获得有意义的答▫案。
如何在生活中做出善巧的行为?《中部61经》MN 61,佛陀教七岁的儿子, 第一件要学的事:『即使开玩笑我也将不说谎。』后面对身、语、意完全观察、浄化。
===

坦尼沙罗尊者: 经典怎样帮助禅修?

[简介]坦尼沙罗比丘(Ven. Thanissaro,1949-),美籍,1971奥柏林学院历史系毕业,主修欧洲思想史。1975年在泰国出家,跟随泰国林居传统大师阿姜放,直至1986年长老去世。自从1993年以来担任圣地亚哥慈林寺住持。这是一位西方籍僧伽中的杰出行者,也是当代两位巴利英译名家之一。以下是尊者在接受《内观》杂志杂志采访时的有关看法(2000年春季刊选译)。

原文链结:http://www.dharma.org/ij/archives/2000a/thanissaro3.htm

问: 阿姜放把你训练成了一个行者,但是过去几年中,你也在从事巴利经典的翻译与铨释工作。 你觉得学习经典怎样能帮助禅修?

答: 在经典中,佛陀提出的都是正确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我们看事物时带着个人观点,因此看见什麽,受这些观点的影响。但是我们常常没有意识到,观点在很大程度上又受个人提问方式的影响。佛陀明智地觉察到,有些问题有善巧,确实把你引向解脱,引向苦的彻底止息; 但另外一些问题却缺乏善巧: 它们把你引向死胡同,纠成死结、卡在那里。经文有助于教你怎样避免那些缺乏善巧的问题。如果你仔细遵从经典的教导,牢记在心,会发现在禅修和日常生活上,确实会开拓眼界。

问: 在当前的佛学教育上有一股潮流,对历史经典的重要性不再给予强调。例如有人会说:“难道我们没有常常听说,佛陀说不要相信经典和传统麽?”

答: 可是,他却没有说要把经典扔掉。你有没有注意到,美国佛教就象是传话游戏(儿童依次耳语传话,末了意义大改——译者注)? 佛法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从一代老师传到下一代,直至面目全非?
我有一次收到一张明信片,寄信人用橡皮图章盖着:“不要相信任何与你自己的对错感不一致的东西。 ——佛陀语录。”那句话似乎是在引用《卡拉玛经》的一句经文,但是当你切实读经时,发现上面讲的要复杂多了。你不要只因为它来自经典、或传自你的老师,就相信它。但是也不要只因为它看上去有道理、或者合乎你的偏好,就接受它。你要检验它,看看效果怎样。如果你发现它有害、受智者批评,就停下来。如果它有益、受智者赞扬,就继续。不过要注意,你不能完全只照自己对事物的领悟行▫事。要寻找智者,把你的领悟与他们的作对照。那样你可以确保自己没有按着先入之见行▫事。

问: 那麽说,佛经可以作为 kalyana mitta(s),也就是善知识了?

答: 没有什麽可以代替与一位真正的智者相处,但是经文常可作为下一个选择,特别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美国),佛教意义上的智者如此稀少。

问: 你提到经文中把某些问题称为缺乏善巧。其中有些也许是相当晦涩的哲学问题,没有人会有兴趣。不过你能指出一些与当前禅修者有关的这类问题麽?

答: 一个大问题就是:“我是谁?” 有些佛法书籍告诉我们,禅修的目的是回答这个问题,许多人来禅修,以为那就是禅修的一切。 但是佛经中把它列为不会有结果的问题。

问: 为什麽?

答: (笑)这个问题好。照我看,回答是: 你要什麽样的经验才能回答那个问题? 你能想象出一个能够让苦止息的回答麽? 你要是不带着自己是谁的成见,凡事反而容易做得善巧。

问: 非我的学说,是否可以作为佛陀对“我是谁”的回答呢?

答: 不会。佛陀的“什麽是有善巧?”才是他对“我是谁”的回答。自我的认知是否善巧? 在一定程度上,是的。某些地方你需要一种健康、连贯的自我感来担负起责任,那些地方需要善巧地保持自我。但是到最后,有责任感的行为成了第二天性,你有了更高的敏感度,你看见自我的界定,哪怕是最细微的那类,也是一种妄执、是一个负担。因此唯一有技巧的做法是舍弃。

问: 有些人说,他们在禅修时得到宇宙同一体的感觉,他们与万物相通,这样一来就减少了许多痛苦,你对此怎样回答?

答: 那样的同一感有多稳定呢? 等你觉得自己到达那个一切从中而来的稳定的基本状态时,经文上要你问一句,你是否仅仅把情感当成了经验。假如那个基本状态真是稳定的,怎麽会产生我们生活的这个不稳定世界? 因此,也许它是无色▫界中的一界,但是不管你体验到什麽,它不是对苦的最终解答。

在某种情感层次,那种相通感也许会舒解孤独的痛苦,但是看得深入一点,你得同意佛陀的说法,相通感和相互依赖正是苦的本质。

比如天气,去年夏天,圣地亚哥气候宜人,我们没有往常八月份袭来的热浪;但同时,这个气候模式给南阿拉斯加带来了大雨、给东北地区带来了干旱、给北卡罗来纳带来了狂风大雨、棺木都从墓地浮起。

我们与这样的世界同一体能找到喜乐麽? 人们常常认为经文主张从轮回中解脱是悲观的,但是它远胜于指望与万物相通得到喜乐的观点本身所带的悲观感。然而却有那麽多的人说希望解脱是自私的。这让我思考他们是否懂得怎样对他人最有益。

如果解脱的途径包括了伤害与冷心肠,你的确自私,但实际上(解脱的追求)却包括了培养布施、慈心、戒德,所有那些可敬的心智素质。

有什麽自私? 你放下了贪、瞋、痴时,周围每个人都有益。看一看阿姜曼对解脱的追求,在过去几十年里对泰国的影响吧,如今已经在传到全世界。我们如果相互鼓励找到真正的解脱,那些先找到的人可以告诉其他有志者,大家一起获益。

问: 那麽解脱的途径,起始于问题:“什麽是善巧?”

答: 对。佛陀建议你去拜访一位老师时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它。你在佛经中通篇跟踪这个问题,从最基本的层次一直往上看。经文中记载佛陀在教诫他七岁的儿子罗喉罗,有一个段落,极其精妙(中部61)。开始他强调诚实的重要性,意思是如果你要寻求真理,首先要对自己诚实; 接着他谈到要审查自己的行为。凡行▫事前,要自问:“我这里要做的事是有善巧、还是缺乏善巧? 它会引向安甯还是伤害?” 如果看上去会有害,你就不做。如果看去可行,就试一下。不过你做时还是要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如果效果有害,就停下。无害,就继续。你做完之后,再问同样的问题:“这件事带来了安甯还是伤害?” 如果你看到,原来似乎可行的,结果是有害的,你就和另一个有同样目标的人谈谈,决心不要再犯同样错误了。如果没有伤害,知道自己走在正路上,你便很喜乐。

问: 那麽佛陀是在讲授怎样从错误中学习的基本道理。

答: 是的,但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那样的提问,其中包容着他一些最重要教导的种子——也就是我们行动的动机、因果的原理、行为的当下和长远效应、以至于四圣谛——苦由过去和现在的业(行动)造成,如果我们观察仔细,行为会越来越有善巧、直至彻底解脱。

问: 你怎样把它用于禅修呢?

答: 从你自己的生活开始。我们都知道,禅修意味着自己得从生活的动荡中脱身出来,直接审视自己当下的行为。有些事比其它事容易从中脱身。假如你在生活里以不善巧的方式行▫事——欺骗、不当性▫事、用毒品——你会带着否定与追悔,发现自己在造一些麻烦的业。因此,为了纠正言行,你把佛陀的提问方式用于日常生活,给自己一个新的生活方式,就更容易做到出离。
这样做时,你同时便是在培养禅定坐垫上需要的那些技巧。关注当下是一种技巧,需要同样的态度: 观察心的动态,了解哪些有效、哪些无效,然后作必要的调整。你一旦进入当下,就用同样的问题来探索,拆解因果: 当下、过往之业与当下之果。一旦把遮蔽了你的觉知亮度的每一个心智状态都拆解过了,你就把同样问题再转向那个光明觉知本身,直到没有什麽可以探问和拆解——连问题也不存在了。那里便是解脱的开端。因此这些简单的问题,可以把你一直带到修行终点。

问: 这是你在泰国学会的禅修方法吗?

答: 是的。在一切忠告中阿姜放最强调的是:“仔细观察”。换句话说,他不希望我只是盲目地学习一种方法、而不去观察它的效果。他递给我那本阿姜李的呼吸禅修七步骤,告诉我对它们进行实验——不是松散地浅尝,而是象迈克尔-乔丹打篮球那样——反复实验、富有创意、直到它成为一种技能。 除非加以实验,否则又怎能对心智的因果模式获得洞见?
……

问: 从我们目前为止的讨论来看,你似乎认为巴利经文不仅给出正确的问题,而且也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答: 正确的答▫案在于: 你在探索正确的问题时,在生活里作善巧的选择。我想是托马斯-品钦(译按:Thomas Pynchon 为当代美国作家)曾经说过:“只要他们能让你提错误的问题,就不必担心答▫案是什麽。” 那句话也该有一句推论: 只要你诚实地坚持正确的问题,你一定能获得有意义的答▫案。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