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身上好风光 (8)

三学

你一定会觉得奇怪,怎么讲一讲修练的风景,一下子讲到生意失败去了?这两者有关联吗?

有的。

我告诉各位,如果我们只有在盘腿时修行,那就顶多只有修定、修慧。

佛法重要的是三学-戒、定、慧。

如果漏了最前面的戒,就像房子没打地基一样,建好没多久,楼就塌了,变成「豆腐渣工程」。

小弟的生意失败,就是犯了戒,不但犯了妄语(故意骗人),还犯了不与取(巧取财富)。

在做这些生意的时候,小弟也有进行禅修,但进度缓慢,经常坐十分钟就腿疼想下座,禅定也要花上半小时以上才能进入,还没稳定就下座了。

当我改了这两个戒,坚持了二年下来,修行的风景就突然间突飞猛进了起来,不但腿不容易疼,入禅定的时间也缩短了,每次上座就连结到上一次的进度,好像没下座过一样!

行住坐卧时,禅定也不退,基本上若是上座有一小时禅定,下座后禅定也可以维持个半小时左右,不论任何姿势,甚至如厕也在禅定中。

所以说,无论如何,哪怕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只要能守住一个戒,都能让你的修行开展,何况是守五戒、八戒?!

这个道理,就我个人的理解呢,就像是「泥巴沾手帕」一样。

犯戒就好像泥巴沾在手帕上,有些泥巴很难洗掉,有些比较好洗。

修禅定,就好像清水洗手帕一样,可以清掉那些很好清洗的的泥巴。但是泥巴里的色素,深入了手帕里的纤维里了,是清水洗不掉的。

此时就得修习观慧,就好像用清洁剂加水浸泡手帕一样,亲油端的分子深入每个纤维里,把不净染污给抓出来,随着清水冲洗,一下子洗得干干净净。

但是呢,最根本的方法,莫过于「别让手帕掉泥巴里」这么简单的事儿了,对吧?

简单的留心生活里的小细节,好过于你回头用清洁剂洗呀刷呀的清理手帕,还得浪费时间等它干,不是吗?

你的心也是一样的。

简单留心生活里不犯五戒,好过于时不时得进禅修中心克服腿疼,对你的心又搓又揉的,好不容易才能回复干净的心念,对吧?

生活即道场,处处可禅修。

我是一个处处讲求效果和效率的人,修行也不例外,总想着最快出效果,四处找捷径。

如果按照葛印卡老师最基本的要求,出了禅修中心,每天要静▫坐两小时,那么一个月可以坐上 2 * 30 = 60 个小时。

好像还不错。

但是持戒的话呢,一天除了睡觉、吃饭,可以持上14 小时(前提是工作上允许你持戒)。这么来着一个月可以持上 14 * 30 = 420 小时。

这可是修定的7 倍!

我们都知道,心只要持续一件事干下去,效果是很惊人的。

举个例子,贾伯斯从少年时就只想着一件事:改变世界。早也想晚也想,他真的做到了!

一切只是从单纯的坚持一个小念头开始而已。

从持戒开始,你也可以改变世界!

干净的手帕

怎么改变呢?

这个世界会因为你的修行,变得越来越清净。

我回到了红尘中,开始汲汲营营,但是每日禅修还是保持着。

我想找一找,从中脉飞出去的那些粒子,到底去了哪里?还想知道,它们会回来吗?

一个晚上,睡前我照常上座,准备清洗积在心上的尘埃。

回想白天的工作上,没什么能犯戒的地方,而且工作上挺顺利,没什么事儿烦心,因此几乎整天都在禅定中。

在禅定中用着电脑、在禅定中处理客户问题。

当晚一上座,很快就入了四禅。

一下子心集中在心轮上。

心轮上有一点点的不净染污。

我保持觉知、保持平等心,等待它们浮出来。

果不其然,心轮开始旋转、振动,发出阵阵的感受,扩散全身。

但是很快的,禅定带来顶轮的转动,像是磁铁一样,很快的就把感受都吸了上去。

心轮也跟着转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稳定。

眼间见到一阵白茫茫,耳中传来了「啾~~」像是高频的金属磨擦发出的声音。

我知道这是六根震动了,这个内景是在道家典藉上大约是「虚室生白、脑后鹫鸣」这样的描述。

《大念住经》的高速路上没有这些指示,就只是很简单的把这些生出来的景象辨认成「生灭」相而已。

能见生灭,就能确立无常想。

以无常想为基础,就能远尘离垢,最后根除我慢。

没有「我」做为缠结的中心,不净染污就能够浮出来,然后消失,心就变得干干净净,像洗净白手帕一样。

小球儿的踪迹

学工程的人,脑中总要对任何现象建立起模型。

所以一见到「六根震动」,我立刻回忆起在禅修中心时,脑中建立的模型。

根据在禅修中心的经验,这个模型是这样的:

  • 首先见到六根震动,接下来就冒出一颗小球儿绕行小周天,然后出顶轮到梵穴轮,展开大周天循行全身经脉,最后梵穴轮收集全身感受长成一颗「螺旋涡流」大球;

  • 接下来是奇妙的左右脉喷发出天外,最后以中脉再度喷出小球,消失宇宙外结束。

在上次小球飞出宇宙再也没回来之后,我好奇这次会不会再生出一颗小球儿呢?

太天真了、太天真了…

身心的程式远远不是我这个头脑一直线的工程师能猜得透的啊!

由于离开了禅修中心,没有人护关了,所以我不敢做实验,继续照着《大念住经》及葛印卡老师的教法走。

继续扫描全身感受,由头到脚,由脚到头。

呼吸越来越细…感受也越来越微细…心则越来越敏感…

心轮很稳定的高速振动着,但是心能够从容的辨认它,认出它也是「无常」的生灭着。

所有的生灭都会带来一种厌离感,心轮也不例外。

心慢慢的,好似想远离心轮的振动一样,越来越远、越来越平静。

心轮的轮廓相对心来说,就变得越来越小。所带来的感受则是越来越少的不苦不乐受,振动越来越细微。

在呼吸似有若无,就好像快要断掉时,心轮的振动突间「㕷」的一振!

心中的微细振动「咻」地一下,像是水波一样地由身体的中央散开,电光火石般的冒向身体的各处!

这些振动经过的地方平静异常,就像船过水无痕一样,全身内部的感受都化为了一条直线,变成了一张平静无波的湖泊。

原来不苦不乐受虽然很微细的闪烁着、遍布着全身,但是仍然还保持着细小的振动,只要保持觉察,心仍然能捕捉到。

这次电光火石的扩散,让这些细微的振动全部躺平了,全部集中向身体最外层的皮肤去!

但是这次,身体皮肤层的感受振动并没有回头汇集到梵穴轮上,反而像是透明的一样,完全没有阻隔这些微细振动,就这样让它们往身体的外面扩散了去!

「是造反了是吗?皮肤都不皮肤了啊!」我心想。

皮肤是人体最敏感的感受器▫官所在。然而,我的心却微细到可以感受体外更微弱的场,像是磁场。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有个界啊,总会局限在体外的几公分左右,不能无限向外延伸吧!

可是这些微细振动,却不听指挥地,无边无际地继续向外扩散了去!

还好,心似乎仍然与它们保持着连繋,继续「看」着它们向外飞了出去。毕竟它们原来是心中的一抹感受嘛!

与此同时,心随着感受的界限向外扩散,也好像扩大了一样,超过了身体的界限,变成了一颗超级大的气球,向外膨脤着!

我的意根见到这情况,很快意识到上次才建立的模型,又再次被打击摧毁了,无奈地再度找寻起《大念住经》,试图按图索骥,重新建立模型。

这次根本没有「感受小球」冒出来,直接以感受扩张了心的范围。

那就找找「受念住吧」!

受念住只有三种感受,以及感受的系着,似乎没有提到感受扩张到身体外的现象。

不过,下一章的「心念住」倒是有一段可以解释:

当心收摄时,清楚了知心收摄,

这一段解释了心集中到心轮,乃至于越来越远离、越来越小的感觉。

当心广大时,清楚了知心广大。

这一段解释了心是有能力变得广大的。注释书提到,色▫界四禅和无色▫界四禅都能让心扩大,从而产生广大的认知范围,所以称为「广大」。

经中既然有提到,就安心了。

心安静的觉察着越来越扩大的「广大心」。

从心轮延伸出去的气球越来越大,很快就扩大到我身体的两倍大。

不止不止,转眼间它变成了一个地球那么大!

再往外扩…往外、往上…

这个球体的边缘飞翔着,在遥远的银河系外划出了一道微微的烂光,消失在无涯的宇宙中。

这个大球居然就这样消失在宇宙中了!


专题导航:内观身上好风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