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身上好风光 (7)

生活

离开了禅修中心,踏在生活的尘埃上,为了生活而打拼。

有时真会觉得,我真的经历过禅修时的风暴了吗?那片光景,或是那种轻漂漂的感觉,亦或是那种刮骨彻心的痛…

如果是真的,怎么什么痕迹都没留下来呢?

还有还有,从头顶喷出去的那些粒子,到底去了哪里呢?

殊不知,就是因为什么都没留下来,我的生活才真的完全改变了。

鱼肉

我曾经试着进行一些事业,以前在我看来为了赚钱必须做的事,突然间在我身体上产生了变化。

那些事情,实在是有点黑。

说好听点,我是为了家人的幸福,为了我的未来在打拼;但实际上,我知道,我是在无情的剥削其它人的金钱,聚集到自己的身上。

这群人削完了,开始找下一群人;找完下一群人,换个主题,又是一票新的受众。

一个人做,赚得不够,一群人一起赚,交换受众,收获更大。

我们称这些受众叫「鱼群」。

想想真是有点恐怖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曾经受尽剥削,为人鱼肉的我,突然间翻身手拿刀俎,那种感觉是很兴奋的。

不知不觉就下了重手。

每天看着一群刽子手在对着鱼群宰杀,同时自己也是那群刽子手。越砍越开心。

冷不防地,有时也会发现自己背后被砍了一刀。

无妨,只要我砍人比被砍的时候多即可。

我们对「鱼群」有一套说词。早就准备好的。

这套说词之妙,那些「鱼群」有时候还会感激我们。因为似乎这套说词让鱼群「醒」了,被砍也不会那么痛了。杀鱼不手软就靠这套说词来安慰自己,有错的都不会是我们这群拿刀的人。

当然,有时候自己也会被当鱼群砍,此时就拿着这套说词来催眠自己,比较不会痛。

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疯狂的朝着累积财富狂奔,其它的什么都不顾了。

钱流进来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很快的,我的月收入就超过了我过去所能拿到的最高月薪,甚至以「倍数」成长!

我尝到了所谓「有钱人」的滋味。喜滋滋的。

所有人跟我碰面的人,我都不好意思让他们出钱了,都是我请客。

然而,身体不会骗你。

我的身上开始冒出了大大小小的疹子,会痒,让我忍不住想抓它。

抓久了就破了。破了还是痒,所以继续抓。

抓到伤口都扩大了,破掉的疹子都连成了一片,还是痒。

背上、手上都是伤,导致我夏天都不太敢穿太短,怕人家看到满手的伤痕会吓到。

半夜里,也不热也不冷的天,突然被惊醒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每次睡觉顶多只能好好睡两三个小时,就被惊醒。整夜必须重覆三、四次,不知不觉又天亮了。

因为睡不好,脾气也变得古怪起来。常常动不动就生闷气,怪东怪西的。

和我一起做的小伙伴也都过得不太好。钱是有得赚,但身体也都出状况。

直到再一次进禅修中心,我才发觉事态严重。

业自作正见

那是一次很平常的十日课程。

一个冷到快结冰的冬天,老师开示完了,学生们在走廊上经行,都冷得发抖。

我到饮水机旁加热水喝,因为心里急,没加多少冷水就喝了,「哗」的一下差点吐了出来,舌头被热水烫了个满怀。

还好,因为平等心还在,所以我静静的观察舌头上的感受。

那股热辣的劲儿在舌头上盘旋了一阵,变成一条一条的热流,然后好像约好了似的,大家一起转了一圈,就这样消失在口头的空气里!

这整个过程还不到三秒钟!

我向老师小参,简要报告了这个状况,老师说:「对呀,平等心就是这么神奇!好好保持下去。」

第二天,同样是经行的时候,我心中想起一个对我很差劲的上司,想起他骂我是如何的可恶,他的言语是如何不堪入耳,要是我回头立了个大功,有机会一定要当面海削他,以报被当面羞辱之恨…

突然间,我被烫到的舌头上,那些热▫辣▫辣的痛楚彷佛从昨天回来了,绕了两圈之后,全都降落在我的舌尖上!

真是苦不堪言啊!

这样就算了,我的恶意彷佛化成了两道岩浆,从我的唾腺分泌▫出了恶狠狠的两道火龙,在我的口腔里跳舞着、扭动着!

我活生生的了解到,一点点恶念带来了一个没有平等心的世界,在身上激起了巨大的化学反应,是如此的痛苦,痛苦到吞口口水都不让你好过。

赶忙运起平等心,正念在感受上,这两条火龙和口中的岩浆才慢慢歇下,休息去也。

这带给我一个启示,那就是,就算是一小点的业力,一旦生起了业,就躲也躲不掉,还会带着累积的业习一齐起舞,一直要等到业的动力止息,业才会息灭。

我不过生起一个小小的瞋心,带起一个不到三秒钟的小小恶念,就能带着我累积在口腔里的苦楚一齐爆发出来,兴风作浪几分钟。

回头看看我手上和背上的班班血迹,以及脑中那些夜不成眠带来的头疼,是要多少的贪心恶意才累积得出来的啊?

我真的吓到了!

开示时,葛印卡老师耐心的解说着,苦是如何增生的:

心的旧习惯是起反应并增生加强反应。

我们碰到不想要的事情,
就产生瞋恨的“行”,
随着心中生起的“行”,
不愉快的身体感受就伴随而生。

接着,
由于起反应的旧习性,
我们又生起瞋恨,
而这瞋恨其实是
针对身体的不愉快感受而生的。

愤怒的外来刺激是次要的,
瞋恨的反应事实上
是针对内在的感受而生。

不愉快的感受使我们起瞋恨反应,
这造成另一个不愉快的感受,
这又使我们起反应。

就这样,增生的过程展开了。

我流下了泪来。我的苦,满身伤痕,血淋淋的痛苦,就是这么活生生的生起的。

我就是这么一直盲目的对着这些感受起反应,跟随着本能(「行」蕴),却浑然不知,这只会不断不断的增生痛苦。

泪流满面。

如果我们不对感受起反应,
而是微笑以对,
明了它无常的本质,
那么我们就不会造作新的“行”,
而已经生起的“行”
就会不再增生地消失灭去。

下一刻,
内心深处同样性质的
另一个“行”会生起,
我们保持平等心,
它就会消失灭去。

下一刻另一个“行”又生起,
保持平等心,
它就又消失灭去了,
灭除的过程就如此展开。

--《十日课程开示集要》,第八日

我的泪流干了,开始微笑起来。

葛印卡老师的开示彷佛把我的伤口揭了开来,但是他也轻轻的,帮我抚上了一层药膏,平静的鼓励着我。

我又跌回了修行的最开始,重新培养起八正道的第一階「正見」(六种正见中的第一个「业自作正见」,详见《毗婆舍那讲记》/马哈希尊者)。

自己的业要靠自己了结。

良心

回到红尘,我好像醒了过来一样,开始斩断那些黑心的生意。

这种快钱,来得也快,去得也快。最後結算起來不但沒賺,還賠了一些進去。

虽然赔了些钱,但是不打紧,我还有工作能力,还能老老实实的赚回来。

重要的是,就算是为了养家活口,良心无论如何也不能赔进去!

我立志,从今以后,我只有一个信念:

「钱虽赚得少,人要站得直!」

我换了一个工作,离开了长期积累的人脉,重新开始。

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

工作上如果需要我做黑色地带的事情,我一概拒绝,并且积极的建议更好的替代方案。

什么是黑色地带的事呢?我的身体会告诉我。就是那些做了會全身不舒服,夜里睡不好的事。

不过替代方案,就要自己想了,身体可不会帮我想这些。

当然,这不是一帆风顺的,我的智慧有限,想出来的替代方案有些会被拒绝,有时好心被当恶意,还会背黑锅。

但总的来讲,我的身体明显变得好多了。所有的伤痕都不药而愈,而且,我可以一觉到天明!

最重要的是,有些客户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这个案子一定要给你做。」

我疑惑:「为什么呢?我不一定做得出来喔!」

客户认真的说:「没关系,我知道你的人品。放给别人做,我不放心!」

有这句话,背再多黑锅,我觉得都值了!

人不是只活一天,要比的是气长。相信有一天,我一定能像姜文说的那样:

「站着,把钱给挣了!」

--《让子弹飞》


专题导航:内观身上好风光

“内观身上好风光 (7)”的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