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心 – 箭经

一开始所知道的平等心是「不贪」也「不嗔」的心。后来学到,平等心就是舍心,Upekkha。还有一阵子,把平等心和不苦不乐受(舍受?)搞混了…

最近才发现,平等心己经渗透到我的生活中了。

心中有一股牵绊时,稍微注意一下,就觉知了;觉知了,就放下了;放下了,就看到牵绊的灭去。

在身体上的感觉则是:一阵心跳伴着热血上冲;觉知到那股热血充塞在胸口。心中不与它认同,不与它争执;很快热血就消散了,好像它默默的走了一样,只剩下没有热血的心跳。

我觉知那心跳,知道它只是「身受」,我也觉知那股热血,是「心受」。

身受心不受,我不再让我自己身中两箭而不自知。

SN 36.6 箭经 / 杂阿含470
相应部36相应6经/箭经(受相应/处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比丘们!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感受乐受,感受苦受,感受不苦不乐受,已受教导的圣弟子也感受乐受,感受苦受,感受不苦不乐受。在那里,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与未受教导的一般人有什么高下,有什么不同,有什么差别呢?」

「大德!我们的法以世尊为根本……(中略)。」

「比丘们!当未受教导的一般人被苦受接触时,悲伤、疲累、悲泣、捶胸号哭,来到迷乱,他感受二受:身的[受]与心的[受]。

比丘们!犹如他们如果以箭射男子,如果接着以第二支箭射中他,这样,比丘们!那男子感受因二支箭的受。同样的,当未受教导的一般人被苦受接触时,悲伤、疲累、悲泣、捶胸号哭,来到迷乱,他感受二受:身的[受]与心的[受]。又,当被苦受接触时,对它有嫌恶;当他对苦受有嫌恶,则对苦受之嫌恶烦恼潜在趋势潜伏于其中。当被苦受接触时,他欢喜于欲乐,什么原因呢?因为,比丘们!未受教导的一般人不了知除了欲乐之外还有对苦受的出离。当他欢喜于欲乐,则对乐受之贪烦恼潜在趋势潜伏于其中。

他不如实了知那些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当他不如实了知那些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则对不苦不乐受之无明烦恼潜在趋势潜伏于其中。如果他感受乐受,他被束缚而感受它;如果他感受苦受,他被束缚而感受它;如果他感受不苦不乐受,他被束缚而感受它。比丘们!我说这被称为:『被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所束缚;被苦所束缚之未受教导的一般人。』

而,比丘们!当已受教导的圣弟子被苦受接触时,不悲伤、不疲累、不悲泣、不捶胸号哭,不来到迷乱,他感受一受:身的[受]而无心的[受]。

比丘们!犹如他们如果以箭射男子,如果接着第二支箭没射中他,这样,比丘们!那男子感受因一支箭的受。同样的,当已受教导的圣弟子被苦受接触时,不悲伤、不疲累、不悲泣、不捶胸号哭、不来到迷乱,他感受一受:身的[受]而无心的[受]。又,当被苦受接触时,没有嫌恶;当他对苦受没有嫌恶,则对苦受之嫌恶烦恼潜在趋势不潜伏于其中。当被苦受接触时,他不欢喜于欲乐,什么原因呢?因为,比丘们!已受教导的圣弟子了知除了欲乐之外,还有对苦受的出离。当他对欲乐不欢喜,则对乐受之贪烦恼潜在趋势不潜伏于其中。

他如实了知那些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当他如实了知那些受的集起、灭没、乐味、过患、出离,则对不苦不乐受之无明烦恼潜在趋势不潜伏于其中。如果他感受乐受,他离束缚而感受它;如果他感受苦受,他离束缚而感受它;如果他感受不苦不乐受,他离束缚而感受它。比丘们!我说这被称为:『不被生、老、死,愁、悲、苦、忧、绝望所束缚;不被苦所束缚之已受教导的圣弟子。』

比丘们!这是已受教导的圣弟子与未受教导的一般人的高下,的不同,的差别。

多闻的有慧者不感受苦与乐受,
此为善巧的贤者与一般人的大差异。

对多闻的悟法者、此世与来世的观察者来说,
对可爱的法不使心搅乱,不爱的不嫌恶。

对他来说,顺意或排斥都被破坏、灭没不存在,
知道远尘、不愁之足迹后,已到有的彼岸者正确地了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