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身上好风光 (6)

串习奔流

经行在禅堂外的步道上,微风徐徐,身上清清凉凉,刚才禅坐时快刀斩乱麻的动作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我心想,怎么可能没有影响呢?…五盖的任何一盖,都是千万年来缠绕不休,人类在五盖的影响下,不知道打了多少结,怎么可能一刀就无影无踪?

斩断后,身上的各种小结缚一定会暴发出来,业习大爆发。在禅宗有个专业名词,谓之「大翻种子」。

不知道还能作什么准备…保持平等心好了,这是最佳策略。

再次上座。

觉知呼吸…保持平等心…

入初禅…二禅…三禅…直到四禅。

意入明堂…入▫洞房,最后▫进入泥丸。

「隆隆隆…」

海底轮传来一阵一阵的振动。

看来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照着葛印卡老师的指导,继续扫描全身感受,保持平等心应对。

「轰!」地,海底轮以雷霆万钧之势,挟带全身所有感受,如同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能量流循着中脉滚滚而来,凶悍如黄河,彷佛想报复什么似地,吞噬着一切感受,往上暴发。

与此相对的是我完全保持平等心的意识。

意识坚定的守在泥丸宫,冷眼的感受着各种感受,浩浩荡荡,如同流泥尖石般,流窜在松果体周围,在割裂着它!

割裂就割裂吧!据医学报导,人类的松果体在这个时代由于饮食、演化…等种种未知的原因,被各种石灰质给掩盖住了。

就当做这些流泥尖石是在削掉石灰质吧!

意识冷静的看待这暴流,因为这只是五盖在断除后,浮上来最后一点残余的随眠烦恼。

这些奔流的余习就像无根的水草,终有枯萎的一日。

我的意识继续不间断的扫描全身上下的感受,任感受一条一条地流进中脉的暴流中。

内外的感受都一起奔流到百会穴上,在百会穴外形成了一个小球。

第八轮

这个小球越长越大,威武地发出「呼呼」声,底部与百会穴磨擦着,不断转动。

仔细观察,顶轮是意识在转动,但是,百会穴外的这颗小球,却是与顶轮独▫立开来的?!

顶轮似乎以逆时针在转动,百会外的小球,似乎是以顺时针在转动着。

根据「安培右手定则」,逆时针转动的电场会带动方向往上的磁场。

这应该可以解释顶轮为什么能像一块大磁铁一样,把所有感受都「吸」上来。因为它的磁场是「向上」的。

但是,百会外的小球,却是反方向旋转,那它的磁场,岂不是「向下」的吗?

仔细想想,可能是因为它不是圆盘状,而是球状,所以观察起来,并没有相对应的磁场在「向下」延伸。

人体内有七个脉轮,但是呢,人体不是只有肉体,人体外还有很多其它的「体」,例如磁场、电场等。

这些「场」,也就是「体外」的身体,也有「能量中心」。能量中心也像「脉轮」一样,会旋转、会跳舞!

那颗百会外的小球,就是鼎鼎大名的第八轮-「梵穴轮」!

据说当它完全舒展开来时,会像莲花盛开一样,长成一颗半颗头一样大的球体,还会遍布着漂亮的花纹。

可惜我一直使用的是「身触」在进行感测,并没有使用「眼色」在进行观察,所以看不到它长什么样子,只知道它在「呼呼」旋转着。

它汇集了所有的感受后,已经变成一颗大球,充满活力的跳着舞。

百会穴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一直被转动的球体磨擦、碾压着。

奇怪的是,中脉的左方,此时无声无息的也生出了一条能量的河流。

所有的感受不知不觉的,转移到了左边的脉上。梵穴轮的球却渐渐的缩小了。

「叽~~」一声金属撞击声由身体内发出,左脉突然像中脉一样,向上喷发!

令人惊讶的是,这条喷发的能量流不像中脉,并没有「能量中心」(脉轮)将能量流集中起来,变成旋转的「盘子」或是「小球」。

它就只是一根管子,一根直通到头顶,中间都没有任何脉轮汇集能量。

所有能量集中再集中,往上冲刺之后,没有任何能量中心把它们拦截住…

结果,所有的能量就这样,直直的往上喷发!

不喷则已,一往上喷,居然就没有止境,喷出了头顶,直接奔流进入了虚空之中!

由于这些能量流还是全身感受汇集起来的,所以仍然可以感受得到它们往上喷发的高度。

只见左脉喷得越来越高,一下子就超过了平流层,直接穿越了大气层…

一穿再穿,只感觉它们深入再深入…

居然穿越了荒凉的宇宙!

不知它们的目的地的在哪里,只是一直不断的向外冲,没有尽头。

还好,过了十分钟后,左脉好像喷发力竭了,能量流开始降了下来,没几分钟就全部回到了我的体内。

然而喷发的过程并没有停止,这次换成右边出现了一条从来没出现过的脉流,由右脉汇集了所有感受,一样在百会的右边聚集,喷发而出,直向天际!

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这两条脉是哪里来的?!

更奇怪的是,它们是要奔向哪里?宇宙的尽头吗?

如果一粒原子可以以完美的直线冲向宇宙,它的速度已经起码超越了「第四宇宙速度」,可以直接穿越银河系;

不过更有可能的是,它已经与光子并驾齐驱,超过了「光速」,完全不受「黑洞」的干扰,有能力直接穿出整个宇宙!

思考一下,如果左右脉喷出的粒子以光速喷出,十分钟内回来,最有可能到达的地方,就是「太阳」。因为太阳的光线到达地球约需要8.3分钟左右的路程。

左右脉的粒子跑去太阳干嘛呢?我怎么也想不透啊!

过了十分钟,左右脉都喷发完毕后,能量流再度降回了身体内。

理论上它可能重新汇集感受,从顶轮重新喷发,在梵穴轮重新汇集成一颗大球吧?

错了,事情永远不会像我们的猜想那样进行。人体里预先写好的程式怎么跑的,我永远都猜不透啊…

能量流重新由中脉流出,由顶轮喷发,在梵穴轮汇集成了一颗小球。

这倒是在预料之内没错。

但是,接下来,它居然起飞了!

那颗小球渐渐的远离了我的百会穴,由能量流的喷发支持着,向上缓缓的起飞了!

我傻眼了。

当然了,小球要透过中脉不断的喷发,才能带给它动力向上飞。

好吧!可能它只是升高了,不算是飞吧!但我的感觉上,它就是这样飞出去了!

越升越高,越飞越快,越飞越远…

超越了高空的云与雾,飞向浩瀚的星空…

穿过了空旷的宇宙,进入了无边无际的世界…

能量流越喷越细,小球越飞越远…

小球儿就这样一穿再穿,不知它穿越了几个银河系,最后,好像没有尽头似地,绝尘而去。

能量流一喷再喷,越来越薄,越来越细…

…只剩一丝最后的能量流,像流星划过的弧线一样,「咻」地飞向天际,跟着小球的轨迹,没入虚空之中。

整条中脉澄澄净净,透明无暇,像是琉璃水晶一样,不再有杂质流动。

守护宇宙

我不记得那小球和能量流有没有回来,但是我入四禅时再也没有像「螺旋涡流磁场」那样的大气球出现了。

有鉴于它可能没有回来,表示这些粒子的直线速度已经超越了光速。

它们很有可能直接穿出了宇宙,不再回来。

我不知道这到底算是失去还是得到,只是想到这些粒子从我身体出去,就这样离开了宇宙,感到有点淡淡的伤感。

我想到惟一一个能安慰自己的解释就是,它在宇宙的外围展开了。

它展开的是「大大周天」。

就像小球当时扩大、从内展开,反转过来把我包住一样,它展开了一个超级、超级、超级大的「螺旋涡流磁场」,把整个宇宙都包住了。

小球儿在虚空中,守护了整个宇宙。

我愿意这么相信。

这是那些能量粒子们所能做到的最高等级的善事。这样的善行,可能超越了宇宙中所有财富的总和。

我相信,从此以后,我的中脉只要喷发,都会有粒子加入这群「宇宙守护军团」。

想到这儿,我就有点淡淡的开心。

全宇宙的痛苦都即时生起就灭去,就像我体验到的「大周天」一样,享受真正「无源场」的幸福。

和平、快乐。守护着全宇宙的生灵。

真好,真好!


专题导航:内观身上好风光

“内观身上好风光 (6)”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