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怎麽修法念住-看只是看?听只是听?想只是想?

评:孙伦(或「宣隆」)大师教导的禅修法。他不识字,对经论都不懂,但却身体力行「活」出经论中的佛法,得到解脱,四年内证初、二、三、四果。经论法师都折服於他不受限於文字,以直接体验去解说的教法。

重点:心念住怎麽修?
「果中灭因」-(过去)已生起的贪瞋苦果,不令它们成为(未来)苦因。
「因中灭因」-(现在)保持「触」不生起贪瞋,不令它们生起(未来)苦因。

重点2:法念住太微细了很难吗?!
没关系,修习任一个念処就是在修习四念処,只是某一个较强而已。法念住太细了吗?那就从最粗的身念処去观察,然後层层向上观察「受」、「心」乃至「法」念住。

────────────

当禅修者全神贯注于感觉,不起杂念地观察着它,直至它完全熄灭或突然终止的时候,禅修者的心意会变得纯净、澄清、坚定和适用(Serviceable),他对所有众生都会充满慈爱和关怀,并且能够将此真正的慈心遍布给他们。这种慈心并非仅仅是语言文字的反复念诵,它是无私和无我的,它使禅修者不去分别他所恨的人、所爱的人、或是无关的人。

禅修者以纯净、澄清、坚定和适用的心意,于心中观察着心 (即心念住)。

心中有欲望时,他如实地知道心中有欲望;
心中没有欲望时,他如实地知道心中没有欲望;
心中有憎恨时,他如实地知道心中有憎恨;
心中没有憎恨时,他如实地知道心中没有憎恨。

他知道在贪或瞋生起时,要对它们保持专注,令它们不可能成为因去产生将来的贪或瞋,推动生死轮回一次。这就是在果中灭因。
当他接触到一个可以引起贪或瞋的事物时,他保持奋力地专注着它,令贪或瞋不能生起。这就是在因中灭因。

在上述最后的专注历程中,禅修者的修习将会完全像巴利圣典所指导的:

在看当中应当只有看;
在听当中应当只有听;
在感觉当中应当只有感觉;
在想当中应当只有想。

In what is seen, there should be only the seen;
in what is heard only the heard;
in what is sensed only the sensed;
in what is thought only the thought.

禅修者能够做到这样,是因为他已透过专注不适意的感觉,令心意达至澄清、坚定和适用。对一般直觉迟缓的禅修者来说,在最初的禅修阶段,试图做到「在看当中只有看(To see only the seen in what is seen)」,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心识(Consciousness)是很深细隐密的,不纯净且软弱的心意是不容易将它把触和看牢的。但是当禅修者经过专注不适意感觉的修习,使心意坚强和稳定后,他便能够「在看当中只有看;在听当中只有听;在想当中只有想(To hold the seen as the seen, the heard as the heard, the thought as the thought)」。

有些方法建议:在禅修时如果有干扰(分心的事物)出现,心意应跟着去注意它们。理论上,跟随每一个干扰并专注地用心抓▫住它们是可能的。然而在实践中,受干扰的心意能觉察到干扰它的东西是极端地困难的。如果注意力是强劲而又集中的话,它根本就不会被干扰,离开了原来的禅修观察对象。此外,注意干扰会有下述危险:禅修者会以为自己正在觉察着它,殊不知自己已不知不觉地被那些干扰所牵引着。因此,最安全而又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加强专注最初的禅修观察对象,譬如触觉或感觉。

至于法念处的观察,它们比心念更深细和更隐密,禅修者是不可能直接地观察到它们的。对法念处的观察可说是奋力观察感觉之后才可行的修习。

其实四念处 —— 身、受、心、法 —— 并非是各自独▫立生起。它们是相关地集起的。当禅修者专注于触觉时,其中已存在着身、受、心、法四念处。只要专注一个念处,禅修者即已专注所有念处。这有如一杯柠檬汁,水、柠檬、糖和盐已同时互相混合其中。而当其中一种成份较强时,这杯柠檬汁便会被分别说为水汪汪的、酸的、甜的或咸的。同样地,当感觉较强时,我们便说是受念处,若当心意较强时,我们便称它为心念处,如此类推。

当四种念处都圆▫满成就时,禅修者将达致正觉。然而,这个阶段在孙伦禅修法的简介中,我们无须深入探究。当芒果的种子已播下,芒果树便会慢慢地发芽成长。禅修者应该将全副精神放在播育最好的芒果种子上,最后自然会瓜熟蒂落。

--摘自《孙伦内观禅修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