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身上好风光 (5)

攻击!

心念才动,立刻扑向头顶的「感受小球」。

只见那小球虽然还在滚动,但好像被意识磨擦着一样,越缩越小,越缩越小…

小到最后一点点儿,像乒乓球一样大小之后,「噗!」的一下,就在头顶上消失无踪!

它不见了!

它可是我全身感受的汇集呢!它怎么可能不见!难道我真的全无感受了,成功达到了「受灭尽」?!

赶忙上下打量一下,检查全身的感受,这才知道,原来它们都散回来了。

汇集的所有感受全都回到了原处,板上钉钉的,在原处各自生灭着。

还有这种事儿?!汇集的小球儿消失了,感受就回到原处?是在展示能量不灭定律吗?

那到头顶汇集起来又是啥意思?是在脱衣服吗?

嗯嗯…思考一下…

如果说脱衣服是为了要洗,那脱下「感受」要怎么洗它呢?

直接磨擦它,它就又被穿回来了,要怎么样才能洗得到它?

苦集、苦灭

该怎么解呢?

回头从《大念住经》上找解答好了。

我在漫天鸟云下踱步,不断思考。

「感受是什么?」

是五蕴。

「五蕴是什么?」

五取蕴就是苦。

「苦如何聚集?」

在六入处聚集,在六入处的「根尘识触受想思爱寻伺」十处生起。

「苦如何息灭?」

在哪里生起,就在那里根除、息灭。

在六入处聚集的地方根除、息灭,在六入处的「根尘识触受想思爱寻伺」十处根除、息灭。

「感受小球就是苦,苦由何处聚集呢?」

这就必须上座来观察才知道了。知道何处集,才能知道何处灭。

它一定在缘起的某个环节聚集的。

再次实验

上座,入四禅产生「对照组」。

意守泥丸,再往上挑。

眼见白雾一片,小球生起,感受汇集。

它怎么生起的?

感受其来有自,它就是由「行」而产生。

不管小球汇不汇集,有「行」就有「想」,有「想」就有「受」,苦就随之而生。

这个「行」,最明显的来源,就是「五盖」。

在之前禅修的观察中,「五盖」在身体中最明显的来源,就是来自第三轮「太阳轮」所伸出的五根化学管道。

这五根管道会漏出化学污染,经由心轮的扩大、加强,导致身上出现各种感受。

不对呀!上座后都已经入四禅清净全身了,怎么还会有「五盖」出现呢?

傻▫瓜,因为你开始做「实验」了啊!

在小球产生的同时,回头观察「太阳轮」,可以清楚的看到,原来这个想走「乡间小路」做实验的欲望,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化学污染,由太阳轮下方泄漏出来。

再往回看一点,在四禅舍念清净之后,突然跳出泥丸宫,有了实验的欲望后,一念无明产生,无明缘「行」,太阳轮正中的「昏沉盖」立刻蒸发出一片白雾,循着中脉而上盖住松果体。

无怪乎实验之前就会看见一片白雾,根本是自找的啊!

根本原因清楚了,就知道该如何清理了。

在哪里生起的,就在那里息灭。

将意识往下,回头守住太阳轮,从「行蕴」开始收拾残局。

一片片的化学污染开始收摄,「啵啵」地冒着气泡被吸回太阳轮里。

突然间,小球跟着「行蕴」的息灭,开始变化了!

滚动的小球慢慢变大了起来。

五盖消失得越多,小球就变得越大。

它好像一件吹了气的雨衣一样,膨▫胀着,从头顶开始,笼罩我的全身。

慢慢地,它扩大到像一顶安全帽一样,罩住了我的头。

接着,它再往外扩大,像一颗大气球一样,罩住了我的头到脚!

随着五盖消失得越多,那颗气球就越扩越大,直到我整个人完全被它包围,并且半径达到了两只手张开的范围!

就像达文西着名的画作一样,在我体外以黄金比例环绕着,成为一个完全的球形!

除此之外,这个球形在立体上还做着涡轮运动,就像这个螺旋涡流:

这个螺旋涡流的形状,似乎很像一种我曾经经历过的感受循环…

由头顶百会沿全身皮肤到海底会▫阴,再从内部由会▫阴沿中脉冲上百会…

就像「克莱茵瓶」一样!

内即是外,外即是内。

…同時於內部、外部就感受觀察感受…

人不能自外于这个世界,我们本来都是相连的!哪来内,哪来外呢?

这才是真正的「大周天」!

涡流

真是太奇妙了,人体内的程式真是无穷无尽,每一次都带给我无比的惊奇和启发!

从那一座之后,每一次我上座,入四禅,就可以清楚感觉到一颗强大的「螺旋涡流」气球(Todorial Flow) 在我身体内外旋转着。

我身体内外所有的感受,不论是从头到脚,还是从脚到头,都被体内的中脉涡流吸走,然后在体外的大型涡流里中和掉。

全身的感受渐渐蒸发,只是这次,我清清楚楚的了解它们蒸发到了哪里去,不是模糊的以为「消散在空气中」了。

它们在一个直径220公分的「螺旋涡流磁场」里被中和掉了。

感受就像电流,有源头,因此必有终点,是缘起的,带来各种痛苦,就像「电击」一样。

「大周天」就像磁场,无源头,没有终始,无内无外,隔绝各种电场的攻击,息灭各种痛苦。

这条「乡间小道」的实验发现了,人类如何从一个「有源场」的电磁圈,变成一个「无源场」的磁圈。

当然,前提是必须过着「八正道」的正活,在正定中才能得到这样幸福的磁场保护。

没有正定时,那个大气球就消掉了,连中脉都不再上冲,只剩下一个有气无力的小球,时有时无的在清除着脉轮。算是聊胜于无吧?

我们人类,为何会让自己隔绝掉这个大磁场的保护,任由自己被各种「贪瞋痴」的组合电击呢?

下了座,我抬头望向星空,只见星星对我眨了眨眼:

「你们自找的啊!」

我生气了,气人类自己为何要没事找事干,我做的只不过是一个小实验,就已经发现许多人类本该享有的幸福,难道人类痛苦了这几千年,是在做一场大实验吗?

这不就像小白鼠滚轮一样吗?滚了半天以为自己前进了很多,其实不过是原地踏步罢了?!只要下了滚轮,世界本来开阔!

根除

再次上座,我发现我生起了很大的瞋心,化学污染遍布全身。

我又再次把人类的痛苦背到了自己的肩上。

真是不必要啊!

人只能解除自己的痛苦,就算是世尊也不能将全世界的痛苦息灭。

因为这些痛苦,真的就只是每个人自找的!就这么简单!

我静静的坐着,向内观察,让太阳轮不再产生五盖。

「自找的痛苦,就要自己去根除。」

我坚定的观察着,保持完美的觉知和平等心。

进入禅定,初禅、二禅、三禅、直到舍心完满的四禅。

反身内照,进入无色▫界定,目标指向灭尽定。

「当」一下地,我的意识由「泥丸」移到了「明堂」,也就是两眉之间。

原来无色▫界定不需要色,也就不需要眼根,由于松果体负责整个「色▫界」的解读(即第三个眼根),此时它就干脆关机了。

既然眼根关机了,意识就移向准备睡眠时的焦点「明堂」。眼前立刻变得一片漆黑。

不过此时没有睡眠盖,所以意识守在「明堂」只是用来完全屏敝色法的干扰而已。

此时完全只有意识和意根在对「无色法」做解读。

我还是留了一个小感测器,就是让「身触」醒着,以便用来量测「灭尽定」时的样貌。

因为我下了个决定-我就是想看个明白!

每次进入灭尽定时,意识不是直接昏过去,要不然就是走神,总是没办法完整记录进入时发生了什么事。这次我留下了一个完美的感测器,就是要想办法在那个关键的时刻,把事件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

听起来好像在玩火,传说中的灭尽定里,都没有「受、想」了,怎么可能记录?但我很有信心,这已经是实验过约莫二十多次,比对多种经、论的结果了。

理论上很有可行性,因为此「触」非彼「触」,这个触是「Phassa」,不是「触尘」的那个「触」。

「Phassa」就是我的秘密武器。它可是宣隆大师珍爱的压箱宝,可以用它直接达到解脱。

而且它也是「五遍行」,也就是无论到八种禅定中的哪一种都会有的五个心所之一。

话说回来,就算它可以在就八种禅定里存留下来,为什么到了第九定-「灭尽定」时还可以存留下来使用呢?

因为它在十二缘起中非常前面的位置。有多前面呢?

无明->行->识->名色->六入->->受->爱->取->有->生->老死

它在「受」的前面。

「灭尽定」的原名是「想受灭定」,它只有息灭「想、受」,识还在,受前面的「Phassa」触也还在。

无色▫界定比想受灭定浅一些,这个「触」更是如影随形。

理论上,我只要守住「身触」,即可记录下来灭尽定的样貌了。

那就真枪实弹再来一次吧!

出四禅,进入「空无边处定」。心渐渐慢下一分。

出「空无边处定」,进入「识无边处定」。心更慢了。

进入「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定」。

心整个快停了下来。

入「想受灭定」。

心停止了振动。呼吸也近乎停止。

坚持住,停止呼吸,观察身触!

好像在深海里潜水一样,我的意识并没有息灭(灭尽定仍有寿、暖、识存在),小心翼翼地游到中脉里,将身触打开。

在一片寂静中,此时只有「行蕴」有活动,对应到的身体区域是「太阳轮」。

检查五盖,这五盖中的前四盖呈现完全平稳的水平线。第五盖已然消失不见,没有任何活动的痕迹。

虽然前四盖毫无振动,但是就像静止的琴弦一样,只是未拨弦。

弦若未断,琴音不止。

在一片寂静中,意识下了一个决定。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斩!」

一股强大的压力,无声无息,以极高的速度,却又精确无比的射向前两盖的喷出口,彷佛无形的雷射切割机一样,精准的切断了喷出口的琴弦。

前两盖的水平线忽然间断开了。残存的弦,就像是在海中的水草被拔了起来一样,悠悠地断开,浮向无边无际的海面去。

消失无踪。

这才是束缚住心的根源。所有的禅定都只能暂时的压制五盖,然而只有完全的修行智慧,能够深入随眠烦恼中,斩除烦恼的根。

心终于被这突如其来的切割机刺痛了,它惊醒似地挣扎起来,一刹那间就从「想受灭定」回到了「初禅」,彷佛想藉着初禅的振动理解些什么。

但终究是来不及了。

我淡定的下了座,彷佛完成了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做过。


专题导航:内观身上好风光

“内观身上好风光 (5)”的3个回复

  1. 佛陀说,只要「痴」(moha)还在,贪与瞋是不可能消除的。因此,必需先消除「痴」。那什么是「痴」?痴就是无明(avijja):不知道内在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贪和瞋真正的原因,这就是无明。师兄,没有您那么清晰的体验,是无明吗?可是,自从十日课程后,再也没有生气过,只有快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