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内观法门不要理「黑漆桶」而禅宗要打破它?

黑漆桶,目前小弟的理解是南传佛教里的「堕入有分」,据《清净论道》所述,这是因为定力初长,还不够成熟,所以五禅支正要升起前,心就转向禅相去了(修禅所生起的一种感官印象,有像棉花、有像月亮、有像太阳等的,各人不一),好像小孩正要走路,但是还不够力会一直跌倒一样。

转到禅相的结果呢,因为禅相本身也只是一种概念,只是让心有一个目标专注而已,没有实质内容,所以根据「无常」法则,它会很快,一下子飞也似的全部灭去,最后感官会觉得「再也没有东西可以感知了」,就误认为「涅盘」。那个经验就好像进到一个黑漆漆的洞里一样,不过更惨的是那个洞连「黑色」都不是。

传统上,正确修定的方法是持戒(让扰乱心的东西减到最低)、选择专注的对象(业处、所缘),生起五种禅定中的特性(五禅支),分别是:

  1. 寻   - 转到专注的对象
  2. 伺   - 锁定在专注的对象上
  3. 喜   - 心中生起的愉悦感
  4. 乐   - 心中生起的平静感
  5. 一境性 - 心中仅有对象的连续出现

如果正确的修定的话,五盖(贪、嗔、昏沉、掉举、疑)会暂时熄灭,因此而呈现的定就是「近行定」,最后五禅支稳固后,就成为「安止定」。

就是在这两者之间,因为五禅支不稳固,所以「黑漆桶」(也就是南传中所谓的「堕入有分」)会出现。它和修行的阶段(十六阶智)倒是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修行阶段是属于「慧学」,「堕入有分」则是在「定」力的培养上的一条小岔路。

南传佛教里,近年来比较流行的在家居士修法是「内观」,对「定」没有那么要求,所以对在家居士几乎没有再要求要修行到「安止定」。原因无它,修「安止定」太花时间了,通常要花上三~六个月专门闭关才行。现代居士的时间都被资本社会压榨乾净,三、六个月不工作,家人都饿死了(开玩笑的),不易达到。

这种新发现的「内观」修行法,对定的要求是「近分定」,也就是只要暂时五盖不生就够了,方法是「入出息念」。接着就转修「慧」,不再专注于一个不会动的对象,而是转而不断观察四个对象(身受心法)的动态生灭,进而体验「无常」、「苦」、「无我」,然后循着十六阶智,达到涅盘,然后再重头开始,反覆四次,修行结束。

然而因为大多居士的五禅支都不甚稳固,所以在培养定力时,时常发生「堕入有分」时的状况,就常理推论,应该是五蕴灭灵了才会各种感官都不起作用,因此容易误认为这状况就是「涅盘」了(但其实不是,只是禅相灭去了)。所以大多数导师都会强调要注意辨别「堕入有分」和「涅盘」的不同,才能让修行者回头拾级而上,不要原地瞎忙。

正确地修「定」,次第达到四禅后,据缅甸帕奥禅师《智慧之光》(他比较强调定学要修完整)的描述,心会大放光明,非常的清净,其描述和禅宗的「开悟」有非常高度的相似性。此时开始修「慧学」基础可说是十分的稳固。小弟修的是较简易的在家居士「内观」修法,所以无缘亲见(叹…)。

禅宗似乎是继续观察黑漆桶,直到它…破碎?还是转成光明这样吗?小弟认为这和修完整的「定学」有很高的共通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小弟认为禅宗和「内观」两者的差异就是在对「禅定」的强调不同。毕竟禅宗就是强调「禅定」,所以对「定学」特别要求,需要花上几年来培养定力,再往后修,因此才需要破碎「黑漆桶」。而流行于在家居士的「内观」强调「慧学」,所以对定只有基本的要求,对「黑漆桶」的态度是直接略过。

小弟认为,禅宗的破碎「黑漆桶」,好处是后面会修「慧学」简直就是手到擒来,因为心够专注,「无常、苦、无我」会持续出现,不会间断,很快能生起智慧。坏处就是修「定」太花时间。

南传的「内观」法门,不去破「黑漆桶」,好处是缩短时间,坏处是修「慧学」时会不够专注(因为还时不时会被五盖干扰嘛),要时常回到入出息念,让五盖不生后,再开始观察,以开启智慧。

小弟会对黑漆桶如此好奇,也是因为小弟所修法门里对它所言甚少,然而小弟和同修间讨论,其实经验到黑漆桶的人还不少,导师却说「不要理他」,导致大家都很疑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