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诸行止息

这是发生在第四次内观禅修最后几天的事:

小弟禅修时曾经想,既然修行的目的是要让识蕴大于行蕴,那就专修识蕴,让识转得飞快,快过行蕴就好啦~~

于是六识大转,一时间眼识放光,耳识金属声、鼻识出异香、舌有甘味、身触涌动…什么都来了,一整个感官爆发。

但是越修越觉得不对。虽然识蕴转得飞快,那行蕴却无论怎么样都跟得上来。

怎么说?

因为想和受也跟着越来越强,那眼识辨识出来(想蕴)的光越来越强,比看太阳光还要亮,都快变成幅射线烧伤了,连睁眼都觉得难受;
耳识好像麦克风坏掉了一样,一直发出「唧」的高频声,魔音穿脑;
感受更可怕,就像全身都被鞭打一样,睁眼闭眼都无处可躲,走路坐下无处不像被电击一样,整个山河大地竟无我可容身之处!

这么修下去,恐怕感官还没过载,我就会昏倒了。

这一定有问题!

此时禅师缓缓说了一句:「Sabbe sankhara anicca」。

诸行无常

我在做什么呢?!我以为自己在控制识蕴转动,但是其实根本就是行蕴在带着识蕴转!这样转下去,识蕴怎么转都不可能超过行蕴…因为这仍然在十二缘起顺转的范围内而已啊!

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西游记》里的那只小猴,怎么转都转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行蕴。

再思惟,行蕴是无常,是生灭法,见生灭法会有什么效果呢?

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如实见到某一蕴的生灭就能让那一蕴平息下来,不再转动。

于是我努力的分辨行蕴,从转动相一直分辨(择法觉支),变成闪烁相…直到整个行蕴都被辨识成生灭相,不断生起,又灭去,生起灭去…

神奇的事发生了,突然间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破重围一样,冲出了我的感受之外,像一团薄薄的保护膜,紧紧把感受包在里面。触灭,受灭。

在这之前,我的六识都会产生一条长长的气泡,伸进心里,产生感受。那条气泡就是「触」,因为「六入缘触,触生受」,这是十二缘起的顺转。

在如实见到行蕴的生灭后,气泡沿着原来增生的路径消失,消失在六识的入口,「触」息灭了。六识只在接触的地方就结束,没有气泡延伸到心里,不会增生感受。

十二缘起逆转了。

行蕴渐渐停止了生灭。感受也渐次止息。

睁眼,仍然可见到山河大地。但是没有多余的触、受,没有贪爱。

痛苦都不见了!

很难说明这样是怎么样的感受,因为没有很确实的感受。但是比较起来,这种平静状态和刚刚感官爆发的激烈,实在太令人觉得快乐。

就好像累了一整天后,睡个好觉醒来那样的感觉。

不是很激动的快乐,就只是觉得很好,很棒。

行蕴止息。

受止息。

然而识仍在,例如眼识。

看就只是看。没有触、没有受、没有贪爱。

没有什么境界要达到。没有什么境界要超越。

就这样就很好了。

识蕴好像一层薄薄的保护膜一样,包着我所有的感官,不让感官生起贪爱。

我好像在看星空一样,所有的感受都在表面闪烁着,但是都不会触进心里。

就算很用力的戳自己一下,那戳的感受也只会在表面闪烁、消散,并不会在心里造成「痛」的感受。

真好。「惟有身受,不生心受。」(《箭经》)

───◆───

不过这个保护膜有个前提,就是要时时保持正念在呼吸上、或在感受上才会出现。如果一时没有正念,立刻会有像气泡一样的触伸进心里,产生各种感受,带来痛苦。

小参休息时,跑去问助理老师:「老师,我觉得我好像一直在和烦恼痛苦作拉锯战,有时候我会赢,有时候我会输,像今天我就发现我赢了…」

我简述了一下我发现行蕴止息的状况,继续说:

「…老师,我觉得这样只是在玩猫抓老鼠的游戏而已呀,这要玩几次,我的烦恼痛苦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呢?」

老师微笑着说:「几次吗?」

我点着头。

「…我想想看…嗯嗯…」老师皱起眉头沉思。

我急切的望着老师。记得听佛陀说只要进去涅盘四次,烦恼就都不见了。

我猜老师会不会说四次…

「…嗯,无限次。」老师说。

我差点跌倒。

「不要去追求几次几次这种东西,你会追个没完的。烦恼能消多少就消多少,其它的就交给『法』去决定吧!」

「…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没有烦恼可消了呢…」老师语带玄机的说。

───◆───

谨献给还在苦苦与烦恼作战的各位人类。

愿我们都能不再烦恼,得到解脱。

愿所有众生都平安快乐!

“亲身经历诸行止息”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