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身上好风光 (4)

中脉

小球奋力向上一跃,带着我的意识跳上了第七轮-「顶轮」。

同时,身体正中央,七个脉轮被一条滚滚长江连在一起,「轰」地将所有的感受汇集到「顶轮」滚动着的那颗小球上!

原来,这就是人身体正中间,最重要的「冲脉」!

老祖宗取名字还真是接地气!它真的从最底下的「会▫阴穴」往上「」上「百会穴」去!

由于渐渐习惯了这条身体中间的能量流,它已经不再被感受为火红的「岩浆」,比较像是从一条混浊的黄河,渐渐的变得清澈些,变得像长江一样。

感觉上,这颗小球似乎在执行某种程序…

这个程序能让七个脉轮的能量渐渐变清澈…

所以它在冲洗、清洁啰?

还真的满像的。

这颗小球花了三十分钟,从脚底清到头顶,然后就一直在百会穴继续滚了三十分钟,所有身上不知名的各种感受都往它冲上去,直到打钟下坐。

好了,这样火山会爆发的原因就差不多了解了。原来是在清洁肮脏的七大脉轮。

由于第一次清洁时,脉轮太多杂质了,所以清出来的东西异常的肮脏,以致于感觉起来就像火山一样的爆发。

第二次清洁时,带着意识,带着完美的平等心,所以清出来的东西干净了一些,从泥沙河变成了长江。

那么,中脉通了之后,身体接下来会执行什么程序呢?

小球儿

再次上坐,花了五分钟达到四禅,全身清净,有「对照组」了,开始实验,准备「弄脏」身体,得到「实验组」。

意守「泥丸」,看看这神奇的「松果体」,这次会执行什么程序。

「轰!」地一声,平地一声雷。

这次没有转动的小球了,反而是直接来,从「会▫阴」穴直接喷出能量流,直贯向「百会」穴。搞得我措手不及。

不过,这次意识在这股能量流中居然能守住了,它稳稳地坐在「泥丸宫」内,不动如山。

倒是「中脉」的能量流越来越清澈了。它就好像一条透明的水晶管道,没有杂质流动时,你甚至不知道它在流动。

继续扫描全身上下,从头到脚,从脚到头;只要一有感受,就像被当成杂质一样被吸出来,迅速的流向「中脉」的水晶管道里,然后喷向百会穴,消失无踪。要我猜的话,大概是消散在头顶的空气中了。

这和正统内观的「坏灭智」是有差别的。经过上一篇的描述,可以得知,正统「坏灭智」产生的结果,是所有感受都直接在生起的地方同时就灭去,不需要流动,没有时间差,全身都像透明水晶一样的清净。完全符合世尊的教导:

…他不作新业,
旧业经一再接触而作终结,
除尽是直接可见的、
即时的、
请你来见的、
能引导的、
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

--《尼干陀经》,AN 3.75

上面是我们的「对照组」,是高速路,是「大道」,而我现在的「实验组」毕竟走的是「乡间小道」,比较绕路一些,所以感受生起后要拉到「中脉」才灭去,有一个流动的过程,会花一点点时间,而且只有中脉像透明水晶一样清净。

不要紧,因为我正在逆向工程,看看松果体里头到底藏了什么程序。

过了不久(应该有三十分钟吧),意识自动的向泥丸上方移动了一点点。

不移动还好,移动了突然见到眼前一片雾茫茫。

好像进到了一片云里一样。

同时间,身上各种感受的汇集点,也跟着移动到了泥丸上方的同一个位置。

它们本来汇集到百会穴后就不知所踪了,现在突然在泥丸上方汇集,由于能量无法宣泄,立马变成了一颗滚动的小球。

是的,那个虎虎生风的、清洁用的小球又出现了。

可奇怪的是,它转呀转的,好像在吸引全身各处的感受过来,但是吸进去后,也不见那颗小球变大,就是同样的大小在泥丸上方转呀转的。

就这样转到了下座时间。

哎呀!它到底在干嘛?真是让人摸不着头绪。

小周天

不甘心,再实验一座,看那小球到底玩什么把戏!

上座,入四禅,全身清净。产生「对照组」。

意守「泥丸」。开始实验。

意识上飘,往泥丸上方一蹬。

眼前见到一片白雾。

全身感受向上汇集,成一小球。

来了来了,这小球到底要执行什么?

「呼噜呼噜」,我的意识回到泥丸宫坐稳,等着看好戏。

「呼噜呼噜」

「呼噜呼噜」

……

它就这样原地转了十分钟。

我有点急了。

意识再度上飘,悠悠地向小球儿靠近。

哎呀!这小球儿向后退了!

它不让我碰!

可恶,不让我碰,我偏要碰你!

我的意识开始追赶小球。

小球不断往后退,远远的仍然可以听到它转动的磨擦声,「呼噜呼噜」地。

就是碰不到它。

好像猫抓老鼠一样,我的意识开始在头脑的经脉中循线追着小球儿跑。

碰不到,就是碰不到。

它开始往脑后方跑,沿着后脑勺往后背溜走。

咦?这路径,这穴位…

「百会」、「风府」、「灵台」、「命门」…一步步往下走,眼看就要往「会▫阴」穿过。

这不就是「督脉」吗?

再度追赶,小球通过会▫阴后,毫无阻碍地开始由腹后上行,但却不是由「冲脉」直接往上喷入,而是由腹中央接近表皮的「任脉」,一样被追赶似地,由「会▫阴」、「气海」、「中庭」,一路上行,接回「督脉」,直到停在出发点。

它又回到在泥丸的上方了。

意识追赶到最后一哩路,緃身一跃!

终于追上那小球儿。

只见它还是自顾自的滚动,只是那滚动已经与意识重合了,变得十分明显。

仍然「呼噜呼噜」在原地转呀转地。

好吧。虽然到最后它回到了原地,不过它逃跑的路线,还真是明确,就是「督降任升」,顺行的「小周天」。

大周天

下一座,继续实验,小球冒出来后,继续在原地转呀转。

但是中脉汇集的感受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为什么呢?是我的实验搞得自己越来越不清净了吗?还是我的随眠烦恼真的越浮越多了呢?

不管它,反正出问题了,还是可以回到四禅,一次清净全身。好像按下「RESET」键一样。

十分钟后,突然间,中脉的能量喷泉冲了出来,将小球往上挤!

那能量十分的充沛,冲着小球一冲,小球承受不住,居然就沿着「百会」穴,冲出了体外!

这这这…

这怎么可能啊?

小球汇集的都是全身的感受呢!这感受怎么说也都是在身体内部,小球一喷出去,不就变成体外收集了吗?

感受可以在身体外面体验的吗?有这个可能吗?

实际上,小球真的在头顶上方,百会的外头,兀自在转呀转的,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而我的意识,也还真的可以感受到体外的小球在转动,以及它汇集的各种感受!

我吓傻了,赶忙回忆起《大念住经》,到底有没有身体外面的感受:

…于是他于内部就感受观察感受,
外部就感受观察感受,
同时于内部、外部就感受观察感受…

还真的有!

我的「实验组」由于一开始就由「明堂」进入「泥丸」了,在脑的中央体验感受,所以就算是绕了一圈「小周天」,也都还是在身体「内部」,这就是受念住的「内部」这一段。

现在,中脉把感受「喷」了出去,那么我应该开始进行第二段,也就是就身体「外部」的感受观察感受啰?

既然小球代表的是全身内部的感受,那么,全身「外部」的感受,理论上应该是全身皮肤上的所有感受才对。

小球仍然在头顶外转呀转的,彷佛在等待着我动作。

好吧。那就来感受全身「外部」的感受吧!

从头顶的「百会」穴外头开始。

麻麻的,好像有蚂蚁在爬一样。

对了,没错,这就是头皮上的感受,是在「外部」的。

一部份一部份的,由头到脚,由脚到头,开始接触外部的感受。

耶?!怎么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以前扫描皮肤上的感受时,是一片一片的,但这一次,感受好像从百会上开花了一样,冒出了十四条能量流,以百会穴为中心,像下雨一样,从皮肤表面往下流!

这十四条能量流分别是「十二正经」,和左右两侧的「维脉」,加起来共十四条。独缺「任、督」两脉。

推想任督两脉应该是已经汇集在头上的小球里了,所以这次扫描身体外部的感受没有包括到它们。

这些经脉流动起来,完全汇集了皮肤上的所有感受!

不管是从头顶到脚趾,还是从脚趾到头顶,所有的感受都会集中到十四条经脉上,然后往上汇集到「百会」穴,最后往上,和原来的小球汇合在一起。

真是太神奇了。

这已经不能单纯的用经脉流动来表示了,它们是一个很大的循环啊!十四条经脉加上任督两脉,共十六条,全部合在一起,收集和分配能量,汇集各种感受到「百会」上。

只能说这个大循环是「大周天」了。

这个小球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单纯的小球了,它就是我全身的感受,「非当有」的「受蕴」。

那既然「非当有」,干脆就直接消灭这个小球,我的受蕴就直接息灭,不就好了吗?

一想到就动手吧!省得夜长梦多…


专题导航:内观身上好风光

“内观身上好风光 (4)”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