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身上好风光 (3)

实验

为了解决这个火山爆发的问题,首先要先了解,这个火山是因为什么缘故触发的?

一定是某个点触发了它,就像我的意识一到了「洞房」就会看到白幕大开一样。

头是人这部机器的指挥重镇,头上的每个穴位应该都各自有各自的触发点才对。

我将身心安静下来,禅定也先解除,只专注在呼吸上。

回到《大念住经》第一段。

「入息长知入息长,出息长知出息长」。

深沉的呼吸着。

「入息短知入息短,出息短知出息短」。

呼吸变细了,长度就变短。

同时觉知到的感受会会变得微细,觉知力越来越敏感。

「我当感受全身而入息,感受全身而出息」。

将觉知从头顶百会穴开始,觉知微细的感受,然后一片一片地,遍扫全身。

从头到脚,从脚到头。

「我当寂止全身而入息,寂止全身而出息」。

当觉知(念觉知)和平等心(舍觉知)两者达到平衡时,感受会在遍扫全身时大片大片的息灭。

原因很简单,觉察本身会带来转变,平等心会停止对受的执取,加速转变。

不断的觉知,苦受和乐受就会转变,因为它们本就是「无常」的,一定会变化。

于是苦受转变为乐受;乐受转变为苦受。

直到所有的感受到变成「不苦不乐受」。

这是「轻安」觉支,苦受、乐受不再,只有「不苦不乐受」,你全身都充满了这样的感受,所以觉知力再也不受「苦、乐」的障碍,一呼一吸间就可以遍扫全身。

全身像水一样,充满了微细的振动,无处不遍,这是世间最高的极乐,谓之「三禅」。

对照组

且慢!

这「不苦不乐受」仍然有「感受」,是「身行」的衍生物。

「诸行无常」,只要有身「行」,它的衍生物就一定会变化。

缘生的事物一定会迎来息灭的一刻。

如果我们不能体认到这点,没有「无常想」,那这不苦不乐受就会成为一种沉溺,它会停留下来,被辨识成为「乐受」,你就停止在「三禅」了。

反之,一旦以「无常想」辨识这全身的「不苦不乐受」,这些假想出来的「乐受」就开始转变为「苦受」,最后蒸发。

全身的水像水蒸气一样,化为袅袅烟尘,飘散而去。

微细振动不再。

你对感受达到了「如实知」,舍心遍具,于是感受不再像之前的种种感受一样遍满全身,不再有片刻的停留,生起的同时就灭去。

乐受时知乐受,苦受时知苦受,不苦不乐受知不苦不乐受。

执着乐受时知执着乐受,执着苦受时知执着苦受,执着不苦不乐受知执着不苦不乐受。

直到全身的原子都达到了最高转速,不再被感受拖慢,感受不入于心。

不执着乐受时知执着乐受,不执着苦受时知不执着苦受,不执着不苦不乐受知不执着不苦不乐受。

恭喜你达到了「四禅」,并且具备「无常想」,生起了「坏灭智」。达到了全身的清净、身行的寂止。

实验组

有了这个「四禅」,完全的平等和觉知,我们才有基准状态可以比较。这个状态就是我们的「对照组」。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玩弄身体这台机器,进行「实验」了。

我将意识集中到眉间的「明堂」。

眉头一紧,眼前发黑。准备和昏沉作战。

不对,现在是在实验了解火山为何爆发,昏沉…下次再战。

意识往内再退,进入「洞房」。

眼前白幕大开,眉头一松。

接着,让我们跳到正确的「泥丸」穴上。不是它的下方,也不是它的上方。

就是正正的「意守泥丸」。

一跳!

稳住…

咦?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对,有一点动静,但不是在脑部。

有一点动静,蠢▫蠢▫欲▫动地,躲在泥丸正下方的管子里面。

我把意识带下去,想找出那动静在哪。

好深好深,从第五轮…第四轮…第三轮…到了海底轮…

再往下走…往脚内侧去了…

直到脚底的涌▫泉穴。

有一股很细微很细微的振动在这脚底。

不是香港脚的那种痒痒喔!它是来自身体的内部,是由经脉里发出的。

这一股微细振动开始往上传,透过心轮,藉着呼吸的力量,猛地传上了顶轮。

我的意识回到泥丸宫,静静的观察这涓▫涓细流。

它流过松果体,直上顶轮百会穴,但是势头不大,我的意识还可以站在泥丸上不动。

刚才的火山爆发是从心轮冒上来的,所以…这个细流过一会儿后,会不会被心轮加强、变成滚滚岩浆呢?

等着看看好了。

滚滚长江

过了五分钟。

涌▫泉穴似乎搞定了,微细的振动汇集起来,变成了一粒小球,开始往上移动。

透过两脚的经脉,往上移到第三轮-太阳轮里。

一接到脉轮的入口,它立刻向下沉,跌到第一轮-海底轮上,开始「呼噜呼噜」的转起来。

小球好像吸水的海绵一样,慢慢变大了起来。像一颗棒球一样,在海底轮转呀转的。

同时,仍然有一股细流,往上接到顶轮百会穴上。还好,势头也没很大,顶得住。

再过五分钟,这颗滚球往上移到了第二轮-脐轮上。

细流又更大了一点。还好,也还顶得住。意识稳稳守在泥丸上。

再五分钟。

滚球移到了第三轮上了。跳动得厉害呢,涓▫涓细流也越来越强了。顶▫住,顶▫住。

再五分钟。

滚球「呼」地跳上第四轮-心轮。

心轮是最可怕的一关,搞不定它,火山就爆发了,还会散落一身的苦受,像火烧一样。

没想到,这次居然没什么大碍?!它只是在心轮变大了一点,还是继续转着;另外,手上有些许感受,也被吸引着跟着转进了小球里。那小球转动的磨擦和跳动的脉博之大,都有声音出来了,在身体里可以听得见的「呼呼」作响着。

涓▫涓细流开始变成滚滚黄河了,不过「泥丸宫」这儿还顶得住,紧紧抓牢!

再五分钟。

球滚上了喉轮,又更大了一些,带动着脖子上的静脉一振一振的跳动着,延伸到耳后的经脉跳动,虎虎生风。

它真的很威啊,这个球在脉轮中滚动着,带动我的血管经脉,在我的耳后不断产生「㕷㕷」的空气振动声,好不吓人,让我好几次都睁眼回头看是不是有人吓我。

不过这滚球也真是有一手,睁眼、回头都没让它停下来,继续虎虎生风向上走。

再五分钟。

它跳上来了!直接跳上第六轮-「泥丸」!

眼根被滚球带着,震动了起来。确切的说,这次震动的倒不是眉毛上方的眼根,而是两眼正下方的「四白」穴。

看起来这小球并不是直接带动六根,而是带动身体内部的经脉。

它好像在带动着能量的河流。而人身体里的能量流,其实就是经脉。

再五分钟。

它带着意识跳上意识的来源-第七轮「顶轮」了。

顶不住了,守不住泥丸!

意识开始跟着那颗小球向上滚…向上滚…


专题导航:内观身上好风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