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身上好风光 (2)

松果体

喘了口气,把意识守在「洞房」穴里,看着满天白雾,似乎就是经典上「光明想」的修法;但是好动的我实在坐不住,我一直觉得,后方那股暗流一定有什么玄机。

忍不住了,我再度把意识向后调动,「哗」地又沉入管子里!

这个管子还真是又暗又湿,但还好我的意识不会真的滑下去,毕竟它不是真的「马桶」啊!索性就待在这暗潮中,看看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很快地,我就发现,原来这股暗流有个来源,有一个像帮浦一样的东西,不断在灌着细流上来。

我好奇地循着这条细流一节一节地「滑」下去,很快就发现,原来这条细流是从「心轮」流出来的!

「心轮」一直「波波波」地将能量输送上来,目的地肯定是在「松果体」附近,而我的意识不小心「滚」到了松果体的下方,于是就直接碰触到了能量输送管,感觉起来,就像一条「水管」一样!

「心轮」好像能量的中继站,之前就曾经观察到它的流向。它向下是送到「太阳轮」,产生五盖;向上则是「睡眠盖」的延伸,记得当时发现这正中间的能量一往上冲,整个脑门就为之一振,没两下就睡着了。

不过这次发现的能量流,虽然正在往上冲,但是脑门不会振动,也没让我睡着呢?

莫非这个意识的位置是重要的关键?

回想一下,如果意识坐落在「明堂」时,能量一上冲,立马就昏沉了;坐落在「洞房」或是「泥丸」下方,都不会被昏沉卷进去,反而还有一种精神为之一振,彷佛惊醒的感觉。

看来这个「睡眠」盖是有望克服的了…我不禁偷笑了起来。

火山

念头才刚动,我的意识立刻滚入「心轮」,心轮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好像打鼓一样,「咚咚」地拍击着,产生出火热和刺痛的感觉,让我的意识好像坐在烧红的木炭上,痛苦无比!

「诸行无常…」

「诸受是苦…」

原来我的心散乱了,缘起顺转,产生了「大苦」聚。

为了对治这突然生起的痛苦,我不得不收敛散乱,集中起所有心念,聚集成「苦想」,用「想」蕴来对治苦受。

五蕴虽然「非当有」,但是遇到特殊状况的时候,还是很好用的。

五蕴中的「想蕴」就是世尊拿来对治散乱的武器-「无常想」、「苦想」、「无我想」。

可别小看这三种「想」,世尊说,它们是可以直接洞▫开三扇解脱之门的呢(无相、无愿、空解脱)!

「心轮」在「苦想」的威力下,本来剧烈、强烈的振动,渐渐振得越来越快,频率越来越提高,振幅越来越小…

终于,「心轮」的振动达到一个稳定的高频,不再回复剧烈而低频的振动。

这个过程就好像原子的「能轨」一样,受到激发的高能量原子会固定在某个轨道上运转,除非能量发散才会掉回较低能量的轨道。

每一层「能轨」,都可以经由检查「五禅支」,而一一对应到初禅、二禅、三禅及四禅。

在经典中总共有九种禅定,但是这个「能轨」似乎并不是九条轨道,目前我能辨识出来的只有前四条轨道,也就是「色▫界四禅定」;再往后的「无色▫界定」似乎并没有轨道上的「跃迁」现象(也可能是还没找到正确的感测器)。

这些稳定的振动频率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六根会开始「共振」。

于是乎,心轮在高频率上稳定振动后,从心轮上便延伸出了一颗颗能量的小气泡,串在一起变成了一条一条的小细流,稳定地流向我的六根。

这代表什么呢?这代表我那被困在心轮中的意识可以循线往回走了。

就好像不小心跌到山谷里的登山客,突然间见到山崖上垂下来一条绳索一样,也不敢问谁丢下来的了,只是死命的抓着向上爬就对了。

我的意识连滚带爬地回到了「洞房」宫后,简直像捡回一条命似地,赶紧对着那条细流磕头称谢。

回头一看,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

仔细感觉一下,那条能量的细流,不止是流向「泥丸」宫而已,它似乎…向上喷发了?!

「泥丸」宫不是那股能量的终点吗?

还真不是!

难道低频的能量转为高频的振动后,会改变流向吗?

好奇心又战胜了我。我决定,要再冒险跳进那股能量流,看看它到底去哪儿?

我小心翼翼地,将意识移向那条能量管上。

它的确在流动,只不过,这次因为心轮高频率的振动,提▫供了大量的能量,它已经不是暗流了,而是像岩浆一样,「轰隆轰隆」地往上喷着!

定睛一看,在这股强力的岩浆流里,有一块很小块的固体,顽固地定在它原来的位置上,彷佛在抵抗着喷发的岩浆;又好像它本来就不怕那奔流的能量,一夫当关,威严的站着。

原来那才是「泥丸」啊!所谓的「泥丸」就是松果体,我刚刚都不是停在「泥丸」上,而是掉到泥丸的下方去了,怪不得像掉到马桶里一样,灰头土脸。

好威的「泥丸宫」啊!果然是伟大的松果体,一骑当千!

既然松果体可以不怕能量流,那我的意识如果「跳」到松果体上,应该也可以稳住不动吧?

那就来「跳」看看吧!

六根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往后跳,还没碰到松果体,岩浆流就滚滚而上,把我的意识给「冲」上去了!

真是失算,那股能量的速度不是一般的意识可以抵抗的。

我的意识被能量冲到了顶端,压得扁扁的。

仔细观察一下,这能量流的顶端,就是头顶的百会穴。

百会穴,在之前禅修的观察中,可以观察得到它是第七轮-「顶轮」的所在。这个顶轮是「意识」的发生点。

「意识」不会自己生起,它是因为「意根」和「法尘」接触而生的。

「意根」则根据之前禅修时测量的位置,在后脑勺的「风池穴」上,左右各一。

这岩浆能量流喷发到了「顶轮」,能量也溢出到了「意根」;同时间,「意根」也开始在原地转动了起来。仔细一看,顶轮延伸出一条细细的能量流,紧紧的缠住「风池穴」的「意根」。

虽然能量流很细,但因为频率极高,带动着「意根」的转动,展现出的是超高的转速。意根渐渐加速,最后像涡轮引擎一样,「轰~~」地快速旋转着。

「意根」极速转动时,并不是那么好受的。

心轮喷发出来的能量虽然振动快、频率高,听起来很美好,但是意识一碰到它都会感觉像「岩浆」一样了,那一旦这股能量流向六根,你觉得会好受到哪里去呢?

「意根」在风池穴像涡轮一样的快速旋转着,其实就是非常快速的「生、灭」,产生极快速的振动,就像在喷火的轮子一样,整个后脑都好像快着火了,非常难受。

其它六根也好不到哪里去。

最明显的就是「耳根」,它快速的转起来时(生灭振动),就像脑中有千百只虫一起呜叫起来一样,「嗡嗡嗡」的,甚至还有「哔~~」的金属磨擦声,刺耳极了。

「眼根」更不会好过到哪里去,眼前白光大盛,但是这白光其实不是稳定的光,是极快速闪烁的光,简直就像烈日灼眼一样,更惨的是,你闭眼也躲不开,摇头也甩不掉。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CRT 萤幕?一般CRT 萤幕的闪烁频率至少在60 Hz 以上,眼睛看了才不会酸痛,原理就是要骗你的眼睛,以为画面是稳定的,头才不会痛。

但是禅修时眼根变得非常的敏感,再稳定的画面都可以藉由「无常想」辨识出生灭间的闪烁,所以根本是避无可避。

如果你只是专注在「感受」的振动上,这些六根的现象是不会被你的意识解读的,就一点也不会痛苦了;我却不这么做,因为我刻意要走乡间小路,所以坚持要把这些现象看清楚。当然,我还是建议各位走高速路就好,没事别下来采野花儿。

不过呢,这些现象虽然痛苦,在道家来说,却是极好的征兆。

在道家的典籍对这种现象有个专有名词,叫做「六根震动」。

「须知大药生时,六根先自震动,只知丹田火炽,两肾汤煎,眼吐金光,耳后风生,脑后鹫鸣,身涌鼻搐之类,皆得药之景也。」

--《仙佛合宗》

这个「耳后风生」形容的真是贴切极了。有几次在六根震动后,下坐走动时,我常常听见耳后有一阵「轰」的声音,本以为是很大只的蚊子冲着我的耳朵飞来了,转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每次上坐都像火山爆发一样,也太刺激了吧?


专题导航:内观身上好风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