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身上好风光 (1)

前言

许久未发文,主要是小弟修行见到的境地实在太奇妙。内观法其实是直上高速路,不讲路边花草的,所以小弟实在不知道怎么写见到的风景,怕变成光怪离陆,偏离正道。

不过,小弟认为,这些路一定都有人走过,我不是佛陀,不可能走出前人都没走过的道路,所以一定有前辈、先贤指路,只是小弟还没缘份见到先贤留下的珠玑罢了。

不过呢,小弟喜欢看书,看着看着,还真在这路上找着了一些路牌了!那么,小弟就循着路牌来分享一下路上好风光吧!

再声明一次,这只是一篇观光记录,禅修、静▫坐仍然必须要有专业人士指导喔!

身触感测器

内观法最重要的是找着「受」,让所有的境界都归根到「受」上,对身体的各种概念,例如手、脚、内脏、位置、形状…等等,都必须出离,才能够不被各种概念束缚,完全遍历所有感受,最后出离,达到超越身心的境界。

这绝对是一条高速道路,从你开始修行起,一直到得道果为止,都是同一套方法,同一套理论,不需要中途「换车」,完全不需要第二套功▫法,直达解脱。

但是小弟十分好奇,可不可以在高速路上睁开眼睛看看呢?毕竟,内观是要「清清楚楚」的看着一切法的,不是吗?我只要不起贪瞋,不卷入,只加个小小的「感测器」就好…

小弟是个工程师,没有「感测器」测量施工过程就直接完工,对工程师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我下定决心,我要照着内观法的方式,扫描全身,觉知感受,同时也要清楚明白身上的各种「触」是怎么来,怎么去的。

就加一个「身触」的感测器就好。有点危险,但是我已经不怕了,经过多次实验发现,最多就是昏过去而已。

但是各位,干万不要在没有受过训练,没人护关的情况下自己实验喔!小弟是在课程中实验的,有法工们护关,也经过多次训练,所以才有不怕的本钱。

于是乎,小弟开始沿路找路标了。

第六轮

禅修是需要准备的。进入禅修中心的头几天,身心都需要校调,才能进入所谓的「禅修」。

经过十几个小时调身体,脚痛、手麻、昏睡…等都差不多轮过一两遍后,开始进入真正的禅修模式。此时便可以轻松的关掉「五盖」,开始累积「七觉支」。

弃舍、累积的过程就不多说了,之前也写过好几遍文章讲这些。那些专讲「无为法」、「空」的师兄可以左转出去了,这儿修的是「有为法」,有过程、有阶段、可量测,详细不展开。

五盖关闭后,五感也渐渐关闭,只留下「意识」。

前几次这个观察者还被心轮的强大振动束缚着,经过几次冲关后,这个观察者已经上升到眉轮,也就是七轮中的第六轮。

怎么冲上来的?目前还没办法观察到,只知道它滚呀滚着,就上去了。

这第六轮主要由眼识来驱动。也就是说,它是可以观察位置、形状、颜色的。

首先,观察者将意识集中在眉间,也就是「明堂」这个穴▫道。

眉间突然间变得非常紧,可以感受到强烈的脉动正在冲击着这个穴▫道。这是直接用手摸就可以摸▫到的微血管脉动,不是想像。对禅修者此时敏感的身心来说,这种脉动十分强烈,就像台风过境一样,暴力地动摇着眼根。

一时之间,我的身体突然产生一股旋转的力量,好像被眉间的台风带着走一样!

身体好像在一台旋转的盘子上,眼看着就要真的跳起来转圈圈了!

「当」的一声,我的脑中突地传来了一股清晰的意念:这只是「风大」带动小脑的运动神经而已,不是真的在转!

我立刻稳定身心,告诉自己:风大只是四大的一种,四大是色法,色法是…

…无常!

色无常,无常是苦,苦故非我!

我一定是把这个旋转当做是「我的」,才会跟着转起来啊!

这样思量,心就稳定了;心稳定下来之后,身体也就安定了。意识在第六轮中稳稳的坐了下来,好整以瞯地看着眉间的风大。

三穴

「坐了下来」?!

既然是「坐」,意识现在一定在某个位置啰?它现在的位置在哪里?

我刻意移动意识到「眉间」,没料到那股风大还在原地,立马一阵天旋地转,身体差点向左倒去。

赶快回到可以稳定下来的地方,让意识「坐好」。

前后左右探测一下,这个位置看出去是一片白茫茫的,就像看着一块投影布幕一样。移到别的地方,眼前又是一片黑了。

意识在体内停留的各种位置,其实佛家讲的并不多,南传佛教里顶多讲个「心所依处」,还有人说那就是心脏,简直是不知所云。没办法,你如果南来北往都只在高速路上,哪里会知道乡间小道有野花?

讲得最详细的其实是中国的道家。毕竟道家就是从身体起修的,身体这台机器怎么调,道长们也都调了几千年了,经验丰富;他们还钜细靡遗地画出了这台机器的电路图,也就是「经脉」,从这个基础发展出了中国特有的「经脉医学」。小弟望着先人指路,只有赞叹的份儿。

所以接下来的乡间小道导览,主要是以道家的「指路牌」为主。坚定的佛友们看不下道家的东西的话,可以右转离开了。

这个意识在眉间轮可以停留的位置其实挺大的,大约是额头到耳朵上方的前半部都可以停留,好像一个「视听室」一样。

就道家的说法而言,这里有三个主要的穴▫道:

  1. 明堂-在两眉之间
  2. 洞房-在脑中
  3. 泥丸-在松果体

这个具有白茫茫的投影布幕,可以不受风大旋转干扰的地方,就是第二个穴▫道「洞房」。

当意识进到「洞房」后,不仅身体不再旋转了,连带眉心也不紧绷了,前方还白亮亮的一片,不会想昏睡,感觉起来,就好像「星际迷航记」里的舰桥一样,指挥官稳稳地坐在舰长的位置上,淡定的指挥着战舰在太空中航行。

真是一个好威风的位置啊!四大的干扰中,威力最大的就是风大了,但一进来这个「洞房」,却好像进了碉堡一样,外头四大腥风血雨都不干它的事儿,雷打不动!

可惜我这个指挥官就是坐不住啊…

没过一会儿,风大在外头停了,身体稳定了。意识再调动到「明堂」上,也没被转动了。

只是在「明堂」上时,不仅眼皮会紧绷,眼前还会变得一片漆黑,时不时更有一阵阵想睡的感觉。

这可不好哇!五盖之一的「昏沉」盖生起了。

记得世尊曾经教大目犍连长老如何克服昏沉盖,方法之一就是「光明想」:

「目犍连!你打瞌睡吗?目犍连!你打瞌睡吗?」

「是的,大德!」

「…(世尊宣说舍断睡眠的多种方法,此略)

…目犍连!则你应该作意光明想:

应该决意于白天想:夜晚如白天那样地,白天如夜晚那样地,
像这样,应该以无遮蔽、不被覆盖的心,修习有光辉的心。

目犍连!这是可能的:当你住于这样时,那睡眠能被舍断。」

--《打瞌睡经》,AN.7.61

回到「洞房」这个穴位是最符合这一段描述的了,因为不论白天还是晚上,一进去就会看到一大片白幕,没有时差。

赶快把意识拉回来。

「咻」地一下,把意识拉进洞房…不料,用力太猛,它往后「跌倒」了!

什么?!意识还会跌倒?!

不不不,原来是「洞房」的后方还有一个穴位,「泥丸宫」,意识滑了进去。

这个穴位的构造好像「马桶」一样,是一条前宽后窄,向下的管子,一旦意识向后坐得太用力,就掉到马桶下面的水管里了。

好笑吧?我的意识真的掉进了那个松果体后面的管子里!

这个「泥丸」宫也是黑漆麻乌的,但不同于前面「明堂」的是,它里面似乎有股暗潮在滚动。

真的好像马桶啊!居然还真有一股细细的水流暗自流动?!是准备要把我的意识冲进脑干里吗?

我拼了命地把意识往上拉,好不容易才回到「洞房」宫。

眼前又是一片光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传说中很伟大、据说是人类智慧来源的「松果体」,怎么体验起来像个马桶一样呢?


专题导航:内观身上好风光

“内观身上好风光 (1)”的5个回复

  1. 整副骨头沒有感受好,还不算是了知身体的概念。洞房位置的确是一遍光明,只要把专注力集中在眉心,也就是松果体位置就行。其实我发现专注眼,就会出现景象,而当中有分两类,一种是静候景象出现,一种是景象出现前已铺垫好思维和想象而出现的景象,而当专注于耳朵,也是同样,鼻子也是同样,师兄可有同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