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入禅定能不能听到声音?

入禅定能不能听到声音?可以。初二三禅可闻声,四禅以天耳闻声。那些以为自己听不到声音就认为自己已入甚深禅定的朋友,醒醒吧,你可能是睡着了!

无色▫界禅定才真正听不见声音了。注意,修无为法的朋友了解一下,如果发现自己修的是无色▫界禅定,一定要学习入「灭尽定」才能解脱,直取三果、四果。

--以下转贴《定慧之路》,第九章

在修法上别听信理论家,一定要依过来人的指示去修,这时依人不依法。有所证悟时别以老师印证为权威,也不可以找非同见同行的人释疑,必须自证自知。这时,应当依据经典,依法不依人。以下选出一些应读的经典让大家参考:

九、关于四禅

为了证明中国佛教界对于禅定所流传的初禅念住、二禅息住、三禅脉住、四禅灭尽是错误的,请注意经文说:初禅正受时言语寂灭,第二禅正受时觉观寂灭,第三禅正受时喜心寂灭,第四禅正受时出入息寂灭。

长阿含众集经说四禅

比丘除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入于初禅。灭有觉观,内信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入第二禅。离喜修舍,念进,自知身乐,诸圣所求,忆念、舍、乐,入第三禅。离苦乐行,先灭忧喜,不苦不乐,舍念清净,入第四禅。

长阿含清净经说四禅

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入初禅,如是乐者佛所称誉。犹如有人灭于觉观,内喜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入第二禅,如是乐者佛所称誉。犹如有人除喜入舍,自知身乐,贤圣所求,护念一心入第三禅,如是乐者佛所称誉。乐尽苦尽,忧喜先灭,不苦不乐,护念清净入第四禅。如是乐者佛所称誉。

中阿含经:

初禅以声为刺,四禅以入息出息为刺

中阿含长寿王品无刺经第十三(第二小土城诵)

※ 初禅听到声音如被针刺,如见女色为刺,以声为刺之刺是干扰,声刺灭指声干扰灭。

世尊闻已叹曰:善哉!善哉!若长老上尊、大弟子等应如是说:禅以声为刺,世尊亦说禅以声为刺。

所以者何?我实如是说:
禅有刺,
持戒者以犯戒为刺,
护诸根者以严饰身为刺,
修习恶▫露者以净相为刺,
修习慈心者以恚为刺,
离酒者以饮酒为刺,
梵行者以见女色为刺(梵行人心会被女色干扰)。

入初禅者以声为刺(此经指入初禅人心会被声干扰),
入第二禅者以觉观为刺,
入第三禅者以喜为刺,
入第四禅者以入息出息为刺,
入空处者以色想为刺,
入识处者以空处想为刺,
入无所有处者以识处想为刺,
入无想处者以无所有处想为刺,
入想知灭定者以想知为刺。

長阿含經:入初禅则声刺灭

若入初禅则声刺灭(此经指初禅人声干扰灭非声灭)。入第二禅则觉观刺灭。入第三禅则喜刺灭。入第四禅则出入息刺灭。入空处则色想刺灭。入识处则空想刺灭。入不用处则识想刺灭。入有想无想处则不用想刺灭。入灭尽定则想受刺灭。

杂阿含747经:禅定灭何法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阿难白佛言:“云何?世尊,以诸受渐次寂灭故说?”

佛告阿难:“
初禅正受时言语寂灭,
第二禅正受时觉观寂灭,
第三禅正受时喜心寂灭,
第四禅正受时出入息寂灭,
空入处正受时色想寂灭,
识入处正受时空入处想寂灭,
无所有入处正受时识入处想寂灭,
非想非非想入处正受时无所有入处想寂灭,
想受灭正受时想受寂灭,
是名渐次诸行寂灭。”

阿难白佛言:“世尊,云何渐次诸行止息?”

佛告阿难:“
初禅正受时言语止息,
二禅正受时觉观止息,
第三禅正受时喜心止息,
四禅正受时出入息止息。
空入处正受时,色想止息。
识入处正受时,空入处想止息。
无所有入处正受时,识入处想止息。
非想非非想入处正受时,无所有入处想止息。
想受灭正受时,想受止息。
是名渐次诸行止息。”

中阿含211:灭尽定先灭身行次灭口行后灭意行

《晡利多品大拘絺罗经》复问曰:贤者拘絺罗!比丘入灭尽定时先灭何法?为身行、为口、意行耶?

尊者大拘絺罗答曰:比丘入灭尽定时,先灭身行,次灭口行,后灭意行。

中阿含98因品念處經

复次。比丘观身如身。比丘者。念入息即知念入息。念出息即知念出息。入息长即知入息长。出息长即知出息长。入息短即知入息短。出息短即知出息短。学一切身息入。觉一切身息出。学止身行息入。学止口行息出。如是比丘观内身如身。观外身如身。立念在身。有知有见。有明有达。是谓比丘观身如身

佛本行集经:优波离站立入初禅到三禅还听声音

《佛本行集经优波离因缘品第五十五上》

尔时输头檀王还宫未久,有一童子名优波离,从其前众来至佛所,时优波离童子之母牵捉其子优波离手,将以奉佛唱如是言:此优波离曾为世尊剃除须发,时优波离即为世尊而剃发须。

时优波离童子之母白佛言:世尊!优波离童子剃佛须发善能已不?佛告优波离童子母言:虽复善能剃除须发,身太低也。尔时优波离童子之母告优波离作如是言:汝优波离!汝为如来剃除须发,身莫太低令尊心乱。时优波离即入初禅。

时优波离童子之母复白佛言:世尊!优波离童子剃除须发善能已不?佛告优波离童子母言:虽复善能剃除须发,其身太仰。尔时优波离童子之母复告优波离童子言:汝优波离!身莫太仰令尊心乱。时优波离入第二禅。

时优波离童子之母复白佛言:世尊!优波离童子剃除须发善能已不?佛告优波离童子母言:虽复善能剃除须发,但以入息稍复太多。时优波离童子之母告优波离作如是言:汝与如来剃除须发,勿使入息如是太多令尊心乱。时优波离童子即入第三禅。

时优波离童子之母复白佛言:世尊!优波离童子剃除须发善能已不?佛告优波离童子母言:虽复善能剃除须发,然其出息稍太多也。尔时童子优波离母语优波离作如是言:汝与如来剃除须发,勿令出息如是太多令尊心乱。时优波离童子即入第四禅。(不但初禅能闻声,三禅也能)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言:诸比丘!汝等速疾取优波离手中剃刀勿使倒地,所以者何?其彼童子已入四禅。时优波离童子之母从优波离童子手中即取刀也。

摩诃僧祇律:目揵连自说入无色定闻声

※律说:入无色定过一切色想不能闻声,色▫界定有色想能闻声。可是,尊者大目连入无色定还能闻声,事因不善知出入相,当时已经出定闻声,还以为自己在定中。

摩诃僧祇律卷第二十九:佛住毗舍离,尔时比丘僧集在一处尔时尊者大目连,作如是言。长老:我入无色定,闻苏河边龙象饮已抖擞耳声。诸比丘言:无有是处,入无色定过一切色想,云何闻声,汝妄语不实,应作举羯磨。即集比丘僧,佛乘神足从空中来,知而故问诸比丘:汝作何等?诸比丘以上因缘具白世尊,乃至妄语不实作举羯磨。佛告诸比丘:目连实得无色定,不善知出入相,出定闻非入定闻。佛语目连,汝当应善分别知。如是毗尼竟。

十诵律:目揵连自说入无色定闻声

又一时目连在耆阇崛山中。入虚空无色定。善取入定相。不善取出定相。从三昧起。闻萨卑尼池岸上大象声。闻已还疾入三昧。作是念。我入三昧中闻是象声。从三昧起语诸比丘。我一时在耆阇崛山中。入虚空无色定。闻萨卑尼池岸上象声。诸比丘语目连。何有此理。入虚空无色定中。若见若闻无有是事。何以故。若人入无色定。破坏色相舍离声相故。汝空无过人法故妄语。汝目连灭摈驱出。是事问佛。佛语诸比丘。汝等莫说目连是事过罪。何以故。目连见先事不见后事。如来亦见先亦见后。目连在耆阇崛山中。入虚空无色定。善取入定相。不善取出定相。是人从三昧起。闻萨卑尼池岸上象声已。还疾入虚空无色定。便谓我入定闻声。若人入无色定。若见色闻声。无有是处。何以故。是人破坏色相舍离声相故。若目连空无过人法故妄语者。亦无是处。目连随心想说无罪。

又一时目连在耆阇崛山中。入识处无色定。善取入定相。不善取出定相。从三昧起。闻天城中诸天歌声。闻已还疾入定。作是念。我在三昧中闻诸天歌声。从三昧起语诸比丘。我一时在耆阇崛山中。入识处定。闻天城中诸天歌声。诸比丘语目连。何有此理。入无色定而当见色闻声耶。何以故。若人入无色定。破坏色相舍离声相。汝空无过人法故作妄语。汝目连灭摈驱出。是事问佛。佛语诸比丘。汝等莫说目连是事过罪。何以故。目连见先事不见后事。如来亦见前亦见后。目连在耆阇崛山中。入识处无色定。善取入定相。不善取出定相。从三昧起。闻天城中诸天歌声。闻已还疾入定。便谓我入定闻声。若人入无色定。若见色若闻声。无有是处。何以故。是人破坏色相舍离声相故。若目连空无过人法故妄语者。亦无是处。目连随心想说无罪。

又一时目连在耆阇崛山中。入无所有处无色定。善取入定相。不善取出定相。从三昧起。闻阿修罗城中阿修罗伎乐音声。闻已还疾入定。作是念。我在定中闻阿修罗城中伎乐音声。从定起已语诸比丘。我一时在耆阇崛山中。入无所有处无色定。闻阿修罗城中阿修罗伎乐音声。诸比丘语目连。何有此理。入无色定而当见色闻声耶。何以故。若人入无色定。破坏色相舍离声相。汝空无过人法故作妄语。汝目连灭摈驱出。是事问佛。佛语诸比丘。汝等莫说目连是事过罪。何以故。目连见先事不见后事。如来亦见前亦见后。目连在耆阇崛山。入无所有处无色定。善取入定相。不善取出定相。从定起闻阿修罗城中伎乐音声。闻已还疾入定。便谓我入定闻声。若人入无色定。若见色若闻声。无有是处。何以故。是人破坏色相舍离声相故。若目连空无过人法故妄语者。亦无是处。目连随心想说无罪。

关于此公案,《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毗柰耶虽作是说而不分别,由此或有疑彼尊者在定闻声。欲令此疑得决定故,显彼尊者起定闻声,故作斯论。问诸余声闻亦知在定不闻声故尚无此说,况大目揵连是最胜声闻。何故乃于苾刍众中说不应说。有说:此不必须通,所以者何?此是伪毗柰耶故。(不合我宗便污他是伪)。谓佛灭后有于素怛缆中置伪素怛缆、毗柰耶中置伪毗柰耶、阿毗达磨中置伪阿毗达磨,诸伪文句不应通释。有说:定海甚深,声闻如兔不得其底,唯佛能尽故,彼尊者虽作是说亦无有过。

雜阿含诸经曰:身在梵天还可闻声、见色、动念

※依379转法▫轮经,在梵天能听闻地神及诸天转传唱佛初转法▫轮之声。

地神唱已,闻虚空神天、四天王天、三十三天、炎魔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展转传唱,须臾之间,闻于梵天身。梵天乘声唱言:诸仁者,世尊于波罗[木*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三转十二行法▫轮。诸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及世间闻法未所曾转,多所饶益,多所安乐。以义饶益诸天世人,增益诸天众,减损阿修罗众。世尊于波罗[木*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转法▫轮。是故此经名转法▫轮经。

※雜阿含1189经:梵天王于初禅天知佛心念。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郁毗罗聚落尼连禅河侧菩提树下,成佛未久。尔时,世尊独静思惟作是念:有一乘道能净众生,度诸忧悲,灭除苦恼,得真如法,谓四念处。何等为四:身身观念处,受、心、法法观念处。若有人不乐四念处者,则不乐如圣法,不乐如圣法者,则不乐如圣道,不乐如圣道者,则不乐甘露法,不乐甘露法者,则不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若乐修四念处者,则乐修如圣法,乐修如圣法者,则乐如圣道,乐如圣道者,则乐甘露法,乐甘露法者,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尔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知佛心念已。譬如力士屈伸臂顷,于梵天没。住于佛前,作是叹言:

※雜阿含1191经:身于初禅天可动念思维。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游▫行,住止空闲无聚落处,与比丘众夜宿其中。尔时,世尊为诸比丘说随顺阿练若法。时,娑婆世界主梵天王作是念:今者世尊在拘萨罗人间游▫行,住一空闲无聚落处,与诸大众止宿空野。尔时,世尊为诸大众说随顺空法。我今当往随顺赞叹。譬如力士屈伸臂顷,于梵天没,住于佛前,退坐一面。

增壹阿含经:梵天王遥知如来心中所念

增壹阿含经卷第五十,大爱道般涅槃品

尔时。梵天王遥知如来心中所念。将诸梵天从梵天上没。来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

十诵律:天耳能闻声从地狱乃至四禅天

又一时目连语诸比丘言“从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吒天。其中众生所有音声,我以天耳皆悉能闻”诸比丘言“目连汝何有此事?声闻弟子天耳极远能闻上至梵世,汝目连空无过人法妄语,汝目连灭摈驱出。”是事问佛。佛语诸比丘“汝等莫说目连是事过罪,何以故?若有依初禅得天耳,是人则能从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吒天,其中音声自在能闻。若比丘依第二第三第四禅亦如是。目连比丘依四禅,善修天耳通,若欲闻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吒天其中众生所有音声。皆悉能闻。目连实语无罪。”

摩诃僧祇律:入四禅以天耳闻声

佛住舍卫城,为诸天世人之所供养多所利益。尔时舍卫城中有姊妹二人妊身未产,在家有信出家为道。诸比丘尼见其腹相即便驱出,以是因缘往白世尊。佛言:在家妊身无罪。此比丘尼后生男儿字童子迦叶。至年八岁出家为道成阿罗汉。共十六群比丘各持澡盥,到阿耆罗河边澡浴入水,仰覆浮戏渡河来往,拍水沐浴,尔时波斯匿王在重楼阁上四望观看。王未信佛法见是事已,倍生不信。即语末利夫人言:看汝家所事福田。夫人深信无疑不回顾看,即答言:大王!或是年少出家始受具足未知戒律,或世尊未制此戒,是故尔耳。王语夫人言:喻如家长语时眷属随从,如和上阿阇梨语时弟子随从沙门瞿昙语,时弟子皆言如是世尊、如是修伽陀;我共汝语而汝不回顾看。尔时尊者童子迦叶于其水中,入顶第四禅以天耳闻王语声。即语诸伴比丘作是言:长老王倍生不信,末利夫人心生不悦,今当令彼发欢喜心。皆言:善哉!各各即提澡盥盛满中水。以着于前结跏趺坐,次第行列陵虚而逝,于王殿上空中而过。时末利夫人在露处坐,见其坐影已即便仰观,见次第行列结跏趺坐前皆有澡盥乘虚而去似如雁王。见是事已心大欢喜,即白王言:看我家福田神德如是。王见已心大欢喜,作如是言:善哉!我得善利,愿世尊及比丘僧尽寿在我国内为良福田。诸比丘闻王嫌故,以是因缘往白世尊佛言。呼十六群比丘来,来已佛具问上事:汝实尔不?答言:实尔!佛言:我今罚汝。因汝当为诸比丘制戒。佛告诸比丘:依止舍卫城住者皆悉令集,以十利故为诸比丘制戒,乃至已闻者当重闻。若比丘水中戏者波夜提。

阿毗昙毗婆沙论:声彻梵世

迦旃延子造此论,问曰。何故转轮圣王声彻自在天宫。憍陈如等声彻梵世。佛声彻阿迦腻吒。答曰。或有说者。众生造业。有下中上。造下业者。声彻自在天宫。造中业者。声彻梵世。造上业者。声彻阿迦腻吒。复有说者。众生造名誉业。有下中上。造下业者。声彻自在天宫。造中业者。声彻梵世。造上业者。声彻阿迦腻吒。复有说者。众生赞叹父母师长。沙门婆罗门。有下中上。若下者声彻自在天宫。中者声彻梵世。上者声彻阿迦腻吒。复有说者。若转轮圣王出世。则以十善教化。于六欲天中。受其果报。若有新生天者。诸天欢喜。我受乐亲属。今已增多。以转轮圣王出世之时诸天欢喜故。声彻自在天宫。梵天请佛转法▫轮故。声彻梵世。首陀会诸天。觉悟菩萨故。出迦毗罗城。得无上智。是以佛出于世。声彻阿迦腻吒。复有说者。转轮圣王。是爱欲人。是以声彻不离欲处。梵世中有尊卑上下故。憍陈如声彻梵世。佛有最胜大名称故。声彻阿迦腻吒。

华严经:大梵天王,住于梵宫出梵音声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五十一如来出现品第三十七之二

譬如大梵天王,住于梵宫出梵音声,一切梵众靡不皆闻,而彼音声不出众外,诸梵天众咸生是念,大梵天王独与我语。如来妙音亦复如是,道场众会靡不皆闻。

成实论:初禅近散乱心,定心弱如花上水

初禅近散乱心,故名有觉。又此行者定力未成,散乱心发故名有觉。如经中说“我行有觉有观行。”当知佛说散心为觉。是觉渐微摄心转深,则名为观。随定成就,心不多散是时名观。是观随逐行者至禅中间。……问曰:初禅何故以音声为刺?答曰:初禅住定心弱如花上水,第二禅等住定心强如漆漆木。又触等亦名为初禅刺,以触能令起初禅故,二禅等不尔。所以者何,以初禅中诸识不灭故。第二禅等五识灭故。

成实论:有人言四禅身诸毛孔闭,实不可能

有人言:行者得四禅四大故,身诸毛孔闭是故息灭。此事不然,所以者何?饮食汁流充遍身中,若诸毛孔闭则不应行,而实不可。故知四禅心力能令息灭。

关于有部宗提到四禅身诸毛孔闭。

解脫道论:入禅次第灭声,闻有音声不得言说

《解脫道论》原文:灭者,入初禅语言断,入第四禅出入息断。次第灭声者,若人入定闻有音声不得言说。何以故?是入定人耳识不和合故。复次入色定人是声成乱,如世尊所说:入禅人声是其刺。

我的解释如下:

  • ⒈入初禅语言断:本论只承认初禅所灭的是语言分别,没说初禅所灭的是声音。(在此单指初禅语言断)
  • ⒉若人入定闻有音声不得言说:此处认为入定能闻音声,只是不得言说。(在此不单指初禅能闻音声)
  • ⒊入定人耳识不和合故:入定人的意识在定中不与耳识和合,即耳识可以闻声而意识依然在定。
  • ⒋入色定人是声成乱:入色定人(在此指初禅到四禅)是声成乱,是指声如刺而乱心,不曾说声灭。
  • ⒌入禅人声是其刺:入禅人(在此不单指初禅)声是其刺的刺,其实是指入禅人闻声心乱,刺并非指听闻。

唯识宗:遇声缘從定而起,故定中可闻声

大乘说定中耳识闻声,意识依然在定中。耳识领受声已,若意识有悕望,则出定。同解脱道论:闻声不得言说,若得言说即出定,因为入初禅语言断,非声音断。

《显扬圣教论》

处定中取外声时,当知由二种取:一由了别定所缘境及种种所缘境意识故,二由此俱生耳识故。

《瑜伽师地论》的摄决择分中三摩呬多地

若遇声缘从定而起,与定相应意识俱转余耳识生,非即彼定相应意识能取此声。若不尔者,于此音声不领受故不应出定,非取声时即便出定,领受声已若有希望后时方出。

《成唯识论》谈五俱意识时说

故瑜伽说“若遇声缘从……同上段……领受声已若有希望后时方出。”在定耳识率尔闻声理应非善,未转依者率尔堕心定无记故(率尔即心忽墮境中)。由此诚证五俱意识非定与五善等性同,诸处但言五俱意识亦缘五境不说同性。杂集论说等引位中五识无者,依多分说。

《成唯识论》反对《瑜伽师地论》之‘定相应意识与耳识俱转’,认为在定耳识率尔闻声理应非善,更引用《杂集论》之‘等引位中五识无者’。其实“等引位中五识无者”应当解释为唯意识能入定而前五识无入定义。

定中闻声之争

定中闻声有不同说法,现有南传佛教认为入初禅就不能闻声。《成实论》说初禅能闻声二禅不能。《瑜伽师地论》说入定时是耳识闻声意识犹在定中。属于南传的《解脱道论》说入定闻有音声不得言说,还说入定闻声是次第灭非顿然灭。由于清净道论是依解脱道论加上后期的见解写成的,所以解脱道论应比清净道论还正统。《十诵律》更说到有些比丘认为声闻弟子的天耳极远能闻上至梵世(即天耳能闻初禅天的声),而佛却说若依四禅善修天耳通,欲闻阿鼻地狱乃至(四禅天的)阿迦尼吒天其中众生所有音声皆悉能闻。况且诸经皆说梵天人在色▫界闻欲界音声而下来欲界,可见初禅能闻声。《佛本行集经》优波离因缘品说优波离站立手拿剃刀为佛剃发时,听声音指导而次第入初禅到四禅,以上经律证明三禅能听声音。

由所举大小乘经论证实:

  • ⒈在禅定中意识虽在定中而耳识还能闻声。
  • ⒉随定力加深而次第灭声。
  • ⒊定中意识随耳识作意(和合)则退根本定,此时意识在进行定分别声。

经典中佛对初禅所灭法的描述有三:

  • ⒈初禅正受时言语寂灭。(注意:语言灭非声灭)
  • ⒉入初禅则声刺灭。(注意:声刺灭非声灭)
  • ⒊声音是初禅的刺。(注意:在初禅时声还是刺)

可见初禅所灭法的描述,在不同教派有不同说法。我的解释如下:其中初禅‘言语寂灭’是指‘无法说话’不是指‘不能思维分别’,乃至在四禅虽然无觉观亦能在定中观察苦无常等之微细思维。至于‘声刺’是指‘声的干扰’不是指声本身,所以经中说初禅的‘声刺灭’不是指‘声灭’。‘入初禅则声刺灭’是指被‘声刺’干扰无法入初禅,到初禅则‘声刺’干扰灭。然而,‘声音是初禅的刺’是指在初禅时耳识闻声还会干扰意识。为何不同说法?按《瑜伽师地论》提到‘若遇声缘从定而起’,意思是虽已入禅定若耳识闻声,意识依然可能会被声干扰而退禅定,何况有觉有观的初禅定心(意识)脆弱,此时耳识听到声音,有觉观的意识很容易失念去分别每句话,于是心就乱了而出定。理由是佛不说初禅是圣默然,说明入初禅时口虽不言语不过心还分别声音语言而心乱。

二、三禅还能听声音吗?我说能!佛说二禅是圣默然,原因是二禅时心(意识)已无觉无观(非全无觉知),耳识虽听声音而意识无觉观,于是对每句话都不知所云;此时若心有意听,则能与耳识和合分别声音语言内容,不过定力较初禅胜所以比较快回到定中。三禅时耳识听声音意识无觉观故闻声细微如在远处,然而在二、三禅的根本定乃至四禅的进行定,若欲闻声犹能听闻,四禅根本定时逐渐听不见声音。这样逐渐听不见声音才符合以下:

  1. 《佛本行集经》优波离为佛剃发入三禅还听声音。
  2. 《十诵律》于四禅善修天耳通,若欲闻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吒天其中众生所有音声,一切音声皆悉能闻。
  3. 《摩诃僧祇律》童子迦叶入四禅以天耳闻声。
  4. 《解脱道论》次第灭声。入色定人是声成乱。
  5. 《瑜伽师地论》若遇声缘从定而起。
  6. 《雜阿含诸经》梵天人在色▫界能闻欲界音声,何况人间入初禅者。所以佛说‘声刺灭’没说‘声音灭’。
  7. 《华严经》大梵天王住于梵宫出梵音声。
  8. 有时睡眠的耳识还可闻声,所以能引发梦中意识或警醒。同理,定中耳识闻声,意识亦有时警觉或出定。
  9. 所有教派都同意四禅以下还知有出入息,即有身识的(皮肤)触觉,耳根的耳膜(皮肤)触声与身识的触觉同是皮肤与风摩擦,既然三禅还知出入息,当然耳识还可以闻声。

定中闻声之总结:

当今南传佛教说入初禅不能闻声是错误的。又入无色定虽不能闻声,但会不知出定而闻声,当然也可能不知出定而闻香味。至于入色定虽然意识在定中,耳识依旧能闻声。入四禅渐次觉得声灭。

“[转载] 入禅定能不能听到声音?”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