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身体和感受是不同的

有师兄来信询问,受念住和身念住有什么不同。

我想我可能写得不够清楚,转载一下泰国的隆波帕默尊者所说的差别给各位了解一下,或许可以帮助到各位。


一旦清楚照见了身体只是一堆不停变化的物质而不是我们,这时就可以接着观察那个藏在身体里的部分——这是更为微细的学习自己。

藏在身体里的很容易被体会到的那部分是:有时觉得快乐,有时觉得痛苦,有时候则是不苦不乐。比如,当我们看到这个可以活动的机器人来来去去,很快会看见酸、胀、痛、麻、渴或是这样、那样的苦,它们一个时间段接着一个时间段的出现。一旦那种苦过去,就会有一段时间觉得舒服(快乐)。例如,口渴了,就会有苦产生,一旦喝了水,由口渴所生的苦便会灭去。或者坐的时间长了会觉得酸、胀、痛、麻,觉得痛苦;一旦换姿势或挪一下位子,酸、胀、痛、麻便会消失,我们会感到苦也跟着消失(又再觉得快乐)。

有时候我们生病了,则有机会更持续地观察身苦。比如,连续牙痛几天,如果慢慢观察与体会,便会清楚的看到——那个痛是依附在牙龈与牙齿上的,然而牙龈与牙齿本身根本没有在疼痛,身体仿佛只是个没有疼痛的机器人,而是另有一个“疼痛的事物”潜伏在身体上。

我们将会清楚的照见乐受、苦受、以及不苦不乐受,它们不是身体,而是另一个混入身体的部分。重要的是,那类感受是正在被观察与被知道的,跟身体是同样的情形。

禅修入门》,隆波帕默尊者

“[转载] 身体和感受是不同的”的10个回复

  1. 查您所说四大特性时,看到一段关于我之前认为的乐受苦受:“脚痛、肚子痛、头痛,或者感觉到头胀、头晕,这些用什么来感觉?身识来感觉,用俗话说,就是身体去感觉。身体能够感觉到这些都是属于要么是地界,要么是火界,要么是风界。痛属于什么呢?如果我们用四大来分析痛的产生,其实就是身体的四大不平衡。然后四大里面的地界,或者风界,或者火界很强,撞击到身净色,当身净色遭到这外在的,也就是对于我们体内身净色来说,是外在的撞击的时候,它所经受的如果是地界的话,那么要么是粗,要么是硬,要么就是推动的撞击,这个时候会感觉到痛,肚子痛、头痛、脚痛,就是这么样来的,这是透过我们的身识去识知的。 ”-玛欣德尊者《阿毗达摩讲要06》

  2. 《大念处经》里关于受念处的很少,主要是像“在感乐受,知:“我在感乐受。”在感苦受者,知:“我在感苦受。”在感不苦不乐受者,知:“我在感不苦不乐受。””

    但是比如拉扯头发时,头皮在疼的这个观察。本身没有苦受,也不是乐受或不苦不乐受。。。所以想请教前辈,这种像小针迅速刺击的感觉、或者比如打坐姿势时手指尖的突突突的脉动这些,是算身念处还是受念处或什么么。。

    1. 那是四大的冲击,地水火风分别会产生十二性行相(请自行百度),例如小针迅速刺击、手指上的脉动等都是「推动」的行相,属于风大。

      这属于四大分别观,《大念住经》里是属于身念住的第五节。葛印卡内观十日课程中,也有一小部份提醒禅修者观察四大,但不是最主要的修法,葛印卡老师在身念处的脉络主要还是出入息念,同时注意感受,并不特别去分别四大:

      出入息 -> 身体触觉 -> 全身微细感受(觉全身) -> 穿透全身(息身行)

      最后因为身体没有反馈神经讯息回来了,转修「纯的」受念处(身苦、身乐灭没,仅余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

      主要效果是能够触发「三法印智」,符合上座部十观智的进程,具体脉络可以参考《观智的开展》/无着比丘着,里面的「观受与四念住」及「三共相」两小节。

      1. 嗯。。。。。

        我理解前辈说的看看,是说受念处里的这些“乐”/“苦”/“不可不乐”受,并不是主要说身体本身如何。虽然似乎是我身体「感受」到了微细些的脉动、刺击等等,但这些还是身体四大的部分。而受念处的“苦”等,不主要关注或局限在身体疼痛的苦,而是非色法的、名法的“苦”。

        不知道这样理解偏差会不会很大。。

        1. 啊。对不起我说错了。经过查询经典,原来不是身受灭没,而是心受灭没。

          您的脉络前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受念住的理解似乎被小弟误导了,现更正如下:

          根据《解析经第三》SN48.38(杂阿含485),受包含五种:身乐、身苦、喜(心理的乐受)、忧(心理的苦受)、舍(不苦不乐受)。

          1. 身乐 + 喜 = 乐受
          2. 身苦 + 忧 = 苦受
          3. 舍 = 不苦不乐受

          以上是平常状态。平常我们身体的四大涌动时都会带来感受,或苦或乐。修习禅定到一个阶段后,身体的四大冲击就不会再带来心中的感受了(《箭经》SN36.6,杂阿含470),所谓「身受心不受」。心受灭没时,变成这样:

          1. 身乐 = 乐受
          2. 身苦 = 苦受
          3. 舍 = 不苦不乐受

          四大涌动带来这些感受,最后不再与心牵连,给修习者的感觉就好像身和心分开了(可见小弟之前的描述 http://blog.rhinoera.com/187/ ),这就是十六阶智的第一阶段「名色分别智」。

          修习到三禅时,苦受会完全灭没,剩下这样:

          1. 身乐 = 乐受
          2. (无苦受)
          3. 舍 = 不苦不乐受

          修习到四禅时,乐受也完全灭没,剩下这样:

          1. (无乐受)
          2. (无苦受)
          3. 舍 = 不苦不乐受

          受念住的修习,最主要不是各种受,而是各种受的「缠结」,也就是说,各种受都如实知,但都不执取,最后就会开始经历初禅~四禅的各种受,直到连一点点「不苦不乐受」都不再执取的状态,最后包括「受」在内的所有五蕴皆息灭,进入涅盘,再回来。

          1. 哦。。。。这样子!之前我所学的主要是身念处(但也没好好学)。然后对葛印卡老师的受念处很感兴趣,想到说-身体的感受?那很好啊,这样观察有趣多了,我才不喜欢观察发、毛、爪、齿咧。结果还是偏身念处。。身念处的部分涵盖面好多,身体各部分、四大、九冢墓。。

            看来受念处要求比较高了!不过还是很期待去参加葛印卡老师的内观10日课程。

          2. 哈,小弟也是不喜欢身念住的三十二身分。修受念住有一个好处就是会把所有观察的对象都汇集在「受」上,从「受」上根除我执,完全简化,不用管身上有几个部位,很适合头脑简单的我。

            乌巴庆老师更进一步说明受念住如何导向「三法印智」:「不要将注意力指向身体解剖上,而是指向直接经验物质的形成(极微)的感觉和它们持续改变的本质。」

            南传的传承都是跟着十六观智走的(虽然乌巴庆老师只讲了十观智,但仍是同一系统)。从「名色分别智」出发,进入「三法印智」后,身上的各种突刺、痛苦就会容易忍受些了;到「行舍智」,所有的苦痛喜乐就都不再有力量扰动你的心了。但要注意的是不能把自己看成在身体之外喔,一定要在身体中观照一切。

            祝福您进道上升!

          3. 嗯,有道理!所以受念处是很适合修观的,不像身念处容易往止上走。而且确实观身容易把自己隔离开来「出体」了,而且容易往神通方向走偏。而受念处就目标比较直接,而且可以不断提醒自己方向。

            感恩前辈解惑。我也进一步疏通了之前模糊的地方,这样修行方法也更清晰了。^ ^

            祝前辈周末愉快~
            也提前预祝圣诞快乐,2015平和安乐哦!

          4. 小弟自己是这样用的,供您参考一下:

            1. 禅修时尽量靠向受念住,5 分钟出入息念后,就争取感受全身,然后停止身行转向受念住、心念住、法念住。

            2. 生活时尽量靠向身念住,因为不能保证时时有定力和正念,所以起码要观照姿势(身念住第2 节)、难以忍受外界冲击时就观照四大((身念住第5 节),尤其是火大,「火大」的时候特别好用。

            生活时如果能达到「正念正知」(身念住第3 节)就完美了,因为这个境界是连说话和沉默都保持正念,这表示连吵架都保持正念(!!),等于连吵架都在「初禅」之中不起五盖!据说乌巴庆老师亲自示范过…

            四念住任何一个都可导向解脱,专修身念住也是能够解脱的别小看它喔!共勉之~

          5. 嗯嗯。这个很实用。小的我也发现在平日情绪强烈时(比如生气),身念处能最快的防止情绪继续疯狂下去。因为呼吸,身体四大冲击与变化太明显了。观察这些能迅速转移目标;但如果定力足,心念处与法念处似乎更有能力断根,就像擒贼先擒王。深入情绪飓风中心,有个开关一样,瞬间飓风就会停下来。然后就仅有惯性在继续。这时候再换到身念处,发现身体的影响惯性(后遗症)似乎更大…不过这些都需要很强的定力,小的成功率和效率太低…

            前辈四念处应该比较游刃有余了!您分享的都很实用和有意义,生活里才是检验处和最广阔的训练场,也期待前辈今后分享更多您在生活里的这些感悟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