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念住禅修心得 (5)

世界之大,不可思议。

但更不可思议的,是在你这小小的六尺之躯中,我们见到了宇宙尽头的奥秘。

世尊:「不斷的前进、飞行着,是无法到达世界的尽头的。要斷除煩惱,非到世界之盡頭不可。
在你這六尺之軀中,具有识觉與思惟的身体上,就是世界,是世界之起點,世界之終點,以及通往世界尽头的路径。」
《赤马经》,雜阿含1307,SN 2.26

世界的真▫相

准备好了吗?

我看到,我的眼前充满了没有颜色的,像沙子的东西。

不知道哪来的风吹着它们,一大片一大片的无色的沙子从远方滚滚而来,漫天飞舞。

有几团沙子在我眼前顺时针的转呀转,转出了一个暗灰色的形状。

那个形状是…眼睛!

眼识回见眼根,有点像Messier 64星云

由于没有「疑」盖,我立刻明白,那是我的眼识回头在看我的眼根。

我的眼根不是就这样固定在那里了,它是那团沙子转呀转呀…转出来的一个形状。如果我不看它,它就散掉了,只有形状中间,看起来像眼珠子的那块,沙粒比较密集些,所以隐隐呈现出暗灰色,但它们仍然是不断流动的沙子。

好吧,也许只有身体的里面是这样,那身体外面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我向外看,一切都透明了,但是一样还是没有颜色。

因为…

我眼见的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里面」或「外面」,全部都是一团沙子!

满满的,全.部.都.是!

我的身体,我的手,我的脚,我的头,我的…

我的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团流来流去的沙子。

这个身体简直毫无实体可言!

就像「神鬼传奇」这部电影里的圣甲虫,它们从古埃及的墓中成干上万的流出来,组合成了一个人一样;我的身体也是成干上万、无颜色的沙粒组合起来的「东西」,勉强称为一个「人」吧?

from “Amazing light sculptures by Makoto Tojiki” on theCHIVE

我实在无法把那团沙子当成平常熟悉的「我」啊!

再往外看,整个黑漆漆的宇宙,只有这一大堆无色的沙子,成片成片的飘来散去。

不是只在眼前,脚下也是,头上也是,没有任何痕迹可以告诉我,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天啊!无边无际!

惟一可以做为参考点的地方,就是在观察的这个「我」所在的地方。除此之外,没有上下左右,没有东西南北。

这一大堆没有颜色的沙子在宽阔无边的宇宙里飘来又飘去,聚起来又散掉,看起来毫无目的。

稳定一下心情,我很快回忆起十六阶智,明白这应该就是接在「坏灭智」之后的「怖畏智」,可是亲眼见到还是太震憾了,一时无法反应。

我立马关掉了看见真▫相的眼识,回覆正常的视觉。

这个回覆的过程虽然很快,只有电光火石几毫秒而已,但我还来得及看到一些残影。

原来,那每一颗无色的沙子都在转动着,它们一转动就放射▫出光芒,这些光芒成片成片的合在一起,组成我们看到的世界,产生红橙黄绿蓝…等等各种各样的颜色。

身边的桌子椅子,脚下的地板,乃至于远方的山河大地…等等,无非如此。

接下来的禅修时间,每一个小时都让我反胃、想吐,因为这个真▫相让人无法逃避,整个宇宙都是这样了,还有哪里可以立足?还有哪里可以回到我熟悉的世界?

没有了!

站着、躺着都无法躲开,只好继续静▫坐,静静的渡过这几个可怕的阶段。

禅修时再也没有「乐受」的滋润了,虽然没有「苦受」,但是一切都索然无味,了无乐趣。

这是「过患智」的阶段。

坚持下去,雖然还是坐得住,心仍然转得飞快,不断的储存着能量,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放下「正念」去感受「乐受」,「乐受」也会立刻流遍我的全身,但对我来说却没有任何快乐可言了,因为再多「乐受」也只是一团团沙粒的流动而已,有何意义可言?

全身无时无刻都有感受,所有感受都化成了振动。

…这时候对变化的知觉和感觉的正念和专注如此强烈,以致于了知所有的觉知,即使是心灵活动都是一种改变和振动。对整个世界,物质和心灵的觉知,将减低成各种持续改变不同层次的振动…
《南传佛教大师》,乌巴庆老师的禅修方法

振动的来源

了无生趣的再坐了几个时辰后,我发现,这种悲哀和厌倦是有对象的。

由于这些漫天的沙子组成的世界已经不再有形象,所以我势必是对其它的认知产生了厌倦,而不是对这些沙子们。

再仔细一观察,原来这个厌倦是来自心的「振动」本身。

振动本身就是「苦」!生灭的逼▫迫本身就带来了痛苦,让人厌倦!

这个无常生灭的身体和世间,不需要多加解读,它本身整个就是一大团的「苦」。

因此,我想要停止振动,我要找出它的来源来,把它给停掉。

很快的,我就分辨出那个微弱振动的信号,它的来源在太阳神经丛。

如果我有一股冲动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例如想换一换静▫坐的姿势时,太阳神经丛就会发出一股振动,然后在我透明的感受体中留下一抹湿湿黏黏的化学溶液,往四肢扩散。

这个过程如果是在非静▫坐的时候,只消一个电光火石的刹那,就扩散到了全身;然而在静▫坐时,由于「念」的防护非常周全,心会反转,并从它们的来源消融回去,因此那团溶液扩散得并不快,很容易就清扫干净。我得以明明白白的观察这些溶液的生起和灭去。

渐渐地,我发现冒出来的原来不再是水状的溶液,而是很细微的振动,循着四条线扩散出去。

那是我上次禅修时发现的细线,它们由太阳神经丛扩散到四肢,像吉它的弦一样,只要我一动念就振动起来,产生出微微的波动,最后一波一波浪潮累积起来,才变成水状的溶液。

这就是「行」,造作的力量,习性反应的来源。

一切习性反应的振动就是苦的来源--「一切行是苦」。

太陽神經丛如果被内在的眼识照看着,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打开了内视的眼睛,果然跟之前看的一模一样,仍然是没有颜色的沙子转在一团组成的。

不过这一团比较大,太阳神经丛的中间呈现白色的光芒,表示这团沙粒密度很高。

我终于理解为什么佛陀说人类的五种中枢时要用「蕴」这个字了,因为它们真的是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聚合在一起形成的,没有固定的实体存在。

毫无意义。

一切「行」都是生起、灭去,不断流转,毫无意义,唯有诸行不生起的间隔,才能让我稍稍平静下来。

…行者利用毗婆舍那更为精致地洞察存在的真实本质。就是这清晰的洞察引导行者停止这种持续的刹那改变,进入涅盘。
《南传佛教大师》,乌巴庆老师的禅修方法

欲解脱

观察到「行蕴」的来源,让我思惟:我要如何才能止息这「行」,让它永远不再生起?

心告诉我:「继续修行。」

此时的禅修非常辛苦,每次上坐时心都是非常快速的旋转着,非常清净,扫描身体感受时都是消融、透明的;但是每坐20分钟左右,太阳神经丛就会一股脑像爆炸一样地,一次爆出大量的振动,传导到四肢的弦上面,散落一地的化学溶液,导致我的手脚时不时就抖一下。此时需要花很多力气,提起正念,像吸尘器一样地去扫描身体,反转散落一身的化学污染,最后让身体再次消融,变得透明、清净。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热的关系,每次一下坐,我都发现全身都湿透了,跟在大太阳下劳动一样。

流这么多汗,应该是很痛苦吧,我想。辛苦了,我的身体。

不过,身体不是我,感受不是「我」,行蕴也不是「我」…

没有什么是我,也没有什么是我的。

「一切法无我」。

掉举盖的逆袭

隔天,我想,既然无处可逃,那中午也不用休息了,我开始精进的在宿舍的床上打坐起来。

没想到,从太阳神经丛发出了一股振动,像一条细线一样,直直的指到了我的脑袋。

这一条细线虽然也是不断振动,带来逼▫迫不断的「苦」,但是我突然觉得很有趣。

因为我原来观察到的细线都是固定位置的,与六入处紧紧相关,怎么会突然有细线不守规距冒出来呢?这让我好奇极了:它是干啥用的?

这一好奇还真不得了,那条细线开始在我脑袋上像雷射光一样转了起来,起先还在画圆,很快地,它已经不是画圆了,而是有棱有角的画起某种人工的图案起来。

我依照那条细线画出的路线,在脑中构造出了一张3D画纸,用眼识看了看…

天啊!那条细线居然在我的脑袋上画电路图?!

真是太有趣了!

不到十分钟那张电路图就画完了,接下来那条细线开始在我的脚掌中心画起圈圈,好像是很多螺旋的同心圆,最后从脚踝开始,一圈一圈的往小▫腿上画圆,螺旋似地往上走;先是右脚,再来左脚,然后换到两手的手掌心,再螺旋地往上缠绕于手腕上,手腕中间还开了个方形的电路图。

整个过程差不多五十分钟。

我努力的维持着心快速转动,若心不快转,任那细线乱来,那个振动就会抖落一地的化学污染溶液,那股痛苦应该会让我痛到在地上打滚吧!

这过程真像是在开刀一样。

不同的是,我一边被开刀一边施打麻醉剂,细线割到哪儿我的「念」就跟到哪儿,将不净染污一条一条的消融掉,不让痛苦有机会生起、增长、扩大。

我思惟这些线条有什么用途…

嗯,它们很像电磁线圈。

喔?所以如果有一串电子快速的流过我手脚上的这些路径,根据法拉第定律,我就可以…

自体产生磁场!

原来我的手脚变成一块大磁铁了啊!那如果我在地上放个互斥的磁极呢…

不就可以「自体磁浮」了吗?

難不成這就是神通的原理?太有趣了!

咦?神通?这不会是魔王波旬设下的恶作剧吧?

当我这样想时,我才发现,这条细线的来源,是之前禅修时发现的「五盖」出现的位置(在太阳神经丛下方)。

仔细一查,这条细线原来是从右下方的「掉举」盖冒出来的振动。

抓到你了。

原来这些绕在身体上的电子电路都是掉举的产物。跟着「掉举」走的话,未来势必只会觉得「后悔」而已。

因为我的一时兴起,不小心让五盖占领了我的心。

唉呀!果然令人后悔啊!

当下我急忙再提起正念,让心快转,注意力像吸尘器一样地,跟着那条细线的振动进行反转储能,把振波一点一滴的清除掉,最后回到「掉举盖」的喷出口,把它给堵住。

钟声响起,又过了五十分钟,我的汗又流得满身都是,衣服全湿透了。

没关系,身体苦而已,我的心又不苦。

不过,已经画完的电路图,要怎么消掉呢?这又不是幻想,是我眼睁睁盯着它发生的,铁的事实,怎么取消呢?

唉唉…诸多疑问生起。不过,心只告诉我一个答▫案:

「继续修行。」


专题导航:第二次四念住禅修心得

“四念住禅修心得 (5)”的一个回复

  1. 师兄的笔记真是令人赞叹,羡慕不已。读之非常受鼓励。吾等十次内观还是总有五盖翻滚,虽偶有佳境无法比拟。师兄专注力惊人,想来宿世修行人。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因为最近我在家闭关,感觉环境能量极好练习很顺利,只是仍旧掉举严重(自觉在嗔~掉举~疑这一条线上),由于心思过于活跃,因此总不得入初禅。
    想起昨日看到你说五戒,因为在中心中受持五戒的缘故,容易入禅定。
    果真如此使得中心与家中闭关不同吗?受持五戒,与不受戒亦不犯戒,对禅修的影响有何不同吗?其实犯五戒是需要条件的,不犯五戒则不需要条件。我们平时并不容易杀个生,偷个盗,淫邪得先有个伴侣,妄语也得有人说话,酒更不用说得花钱买。所以如我现在独自闭关,单身贫穷寡欲而孤独(开玩笑),五戒皆无机会亦无动力可犯,但心中亦未存有戒心。说起来也并不愿意主动寻求束缚。如此算摩擦力大不大呢?
    总而言之,此次是在中心内观十一次后,第一次独自在家的内观十日,心较为之前清明平静,觉察力微细了些许,有了些个人自我认识的进展,亦远离了之前的某种苦。但看了师兄的禅修笔记,忽然又觉得应当更为精进些,在十日中入禅定,亦是可能的。因此想重树立目标,再继续闭关十日。但我的障碍就是心活跃散漫。我对佛教亦无多少信任依赖之情感。望能得指点解此疑惑。多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