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念住禅修心得 (4)

世尊曾经指示过我们,如果心中的这台机器还没发动,要怎么发动它:

如是,微劣心生,微劣猶豫,當於爾時修擇法覺分、精進覺分、覺分,示、教、照、喜。
–《火经》杂阿含714,SN 46.53

就是我们的「过滤器」、「控制器」、「感测回馈」这三个开关要开起来,然后不断的读取输入的信息,不断自动微调,让心能够「反转储能」(「念」觉支)。

你从出生以来就在消费着心的能量,现在是反转一下,好好的让心的能量存起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了。

自动控制

由于你稳定的观察着各种感受,专注在感受上,消除其它不好的讯号而不起反应,于是心的摩擦力变小了,它的自然性质就开始发挥作用。

那个作用就是迅速的「转起」。

因此你的心开始飞快的转起来,以致于「名」、「色」都来不及累积、增长、扩大,在这个飞轮的转动下,你的感受都被加速了,转化成能量储存了起来!

例如你久坐的腿,本来会出现十分钟的「苦受」的,现在时间缩短为一分钟、30秒、10秒…甚至到最后只能出现1秒、0.5秒,一出现就迅速的结束,跳一下、跳一下的,感觉就像是在「闪烁」一样。

这个奇妙的闪烁不是只有出现在腿上,很快就遍布到了手上、腰上、肩上…乃至于头上、毛发上、指甲上,全身都是。

这就是「喜」觉支的出现。

你的心不再供给各种「受」能量,于是它们无法持续,反而因为心的反转,外界的能量被心「吸」了进去,储存起来,导致「喜」觉支,也就是短暂、片段的各种感受,分分钟地被储存起来,直到成片成片。

这是非常好的反馈信号,它的出现代表你的「自动控制机」完美的运转了起来,它开始自动的去除不好的信息,并且培养其它好的信息(「精进」觉支)。

这台「自动控制机」越转越快,它反转的速度把「苦受」给加了速,让它们加速地「变化」,于是这些感受一经转变就成了「乐受」(「苦觉者生苦住苦,变易乐」《法乐比丘尼经》中阿含210,中部44)。

这就像是你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想动一下,让不舒服的地方有点变化,这样你才会舒服一点;或是你身体痒的时候会去抓一下,让痒的地方产生变化,缓解你的不适一样。

所有的感受都不断的变化了起来。粗重的「苦受」不断的转变为微细的「乐受」。

它们好像闪电、雷击、暴雨一样地,不断地打击着你。

而你要坚持地观察着它。因为所有一切感受都是会转变、变化的,这是心的特性,要熬过去!

一切造作都具有无常的特质,不断变化,没有一秒是相同的。

很快的,这些一闪一闪的感受连成了一片,因为感受的速度越来越快,强度却无法累积起来,因此最后变成了很微细的振动,一条一条的落在全身。

这小水流一条一条的从身上流出来,最后就累积成了一片平静的湖面。

这些闪烁、雷击、暴雨、细流、湖面…等,分别代表了「喜」的五种程度,每进一步,就代表你的机器运转得越好。《清净道论》说明得非常生动:

  1. “小喜”只能使身上的毫毛竖立,
  2. “剎那喜”犹如电光剎那剎那而起,
  3. “继起喜”犹如海岸的波浪,于身上数数现起而消逝。
  4. “踊跃喜”是很强的,踊跃其身,可能到达跃入空中的程度。
  5. “遍满喜”生起之时,展至全身,犹如吹胀了的气泡,亦如给水流冲入的山窟似的充满。

其中「踊跃喜」的强度,是真的会让人跳起来的,很强烈的喜。不过你不需要真的让它跳起来,继续观察它,让「喜」变得更细微、更破碎下去,直到充满至全身。

不要有意识地让能量转化为「跳动」,不要让能量变回物理上的动能,如此你就可以避免「原地青蛙跳」或是变成「自发动功」。

最後,苦受全部轉化完毕,只剩下乐受。

如此的平静、安祥、快乐。

这就是上一集提到的那片平静湖水的由来。

在我们平常生活的世间,也会遇到令人喜爱、令人快乐的事情,它们产生出的喜乐,性质和这片湖面完全一样,却怎么也无法累积到「遍满全身」,因為心的能量總是被「五盖」的信息所耗用掉,無法累積,一滴下来就被吃干抹净,一下就蒸发了。

因此世尊说,这是世间最高的乐-没有「苦受」,惟有「乐受」。

观染

如果此时你一个不小心,动用了五种感官去接上这颗心的「飞轮电池」,你就会发现以下令人惊讶的现象:

  1. 眼睛闭着,却看到很亮很亮的光芒
  2. 耳朵听到很尖很尖的高频音
  3. 鼻子在每次微弱的呼吸时都带着一阵刺刺的感觉
  4. 舌头有一股麻麻的味道
  5. 身体好像一片无波的湖水

这就是「生灭随观智」不够强力时产生的染污,在《清静道论》里称它们为「观染」。

这些「观染」是因为修禅者无法专心了,他想探出头来看看这些感受在平常生活里像什么样子,于是私自动用了五种感官,去接到「心」这颗电池;此时「心」就变回了平常的用途,成为了一部发电机,能量就开始向外耗散。

不过,和平常不一样的是,此时禅修者的这颗「飞轮电池」由于转速奇高,因此储存的能量非常之大,就像一座核能发电炉一样,因此五种感官便异常的快转了起来。

「名」与「色」同时快转起来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由于「色」法是四大,比纯精神性的「名」法慢了许多,根据物理学原理,速度快过介质的电子会让介质被「堆积」起来产生震波;而这种震波波前会发出「契忍可夫幅射」,在可见光里看起来就是一股耀眼的「辉光」,在声波中则会产生「音爆」,因此才会有我们在五根上观察到的奇异现象。

不過,这些现象都提醒了我们一件事,那就是我们被世间「缠绕」住了。

我们的目标可不是在世间啊!

目标

你可能会觉得奇怪,在心里建一台「自动控制」机是要干嘛呢?

道理很简单啊,如果修行还要你又推又拉的努力半天,那要修行到何时?

我们的「心」可是比你眼前的计算机还要快的东西啊!要好好利用它的能力才是。让它像计算机一样的24小时运转,自动化修行!

一般人认知的「精进」觉支好像是叫你努力、努力、再努力,禅修到饭都吃不下,睡也睡不着…

不需要这样的。你只要让「心」去努力,让还没启动的心转起来后,就没「你」需要努力的事了。

这七觉支的二~四支:「择法、精进、喜」就是让心得到「初始速度」,开始运转起来,储存能量到这台「自动控制」机。

它运转起来以后,就不需要「你」去介入了。不要想着去控制它,只要「念」着它,确定它有在储存能量而不是消耗能量即可。

Why? 一开始要「我」去控制它,现在又要「我」不要去控制它?

这问题困扰了修行人几千年,但解法其实很简单,这只是阶段不同,用法不一样而已。

举个例子,如果有人呆呆的站在电梯前面,不去按上下楼的按钮,你一定忍不住帮他按一下;不然电梯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人要坐呢?

但是一旦坐进电梯后,这个人突然爬上维修通道,想要把马达反转,你一定会制止他;因为这样做,整台电梯可能就失控了,变成自由落体往下掉!

你的心也是一样。

你的心需要「你」的介入,给它初始速度启动它,这就是前三个觉支「念、择法、精进」的作用。

在心里启动这一部「自动控制」机后,就不需要去控制它了,只要观察就好。再去手动控制它,就等于干扰了电梯的微控制机制,很可能会让心失控,迷失在五彩缤纷的境界里。

此时对心的控制,若是像我们平常一样,时不时要去拍它一下,碰它一下,不但会让它慢下来,没有效率,而且还可能一下子拍太大力,回不来了…

消融的身体

我们再回到那平静的湖面来。

这个平静的湖面,是心的高速运转产生的,它储存了极大的能量。

如果你够专心的话,会发现到,其实这湖水的深层里,不就是一股一股的泉水在流出来吗?就是那一条一条微弱的小振动累积起来,才产生出这一池湖水的。

表面虽然平静无波,但湖底下,仍然有一股细细的暗流,慢慢地流出来呢!

还记得我们把心当成「讯号处理器」的比喻吗?此时,禅修者需要正确的辨别出「无常」的信息,了解到这池平静的湖水也是不断生起、灭去的,它的本质是有周期的讯号,你才能正确的辨识出那股「细细的暗流」出来,进而反转这股暗流成为能量,把它储存起来。

(我想要试着用工程化的方式解说,如果有错,各位纠正我一下呗:你要对感受的时域上进行「傅利叶转换」,在频域上确认信号,然后将该能量导入心的电池储存起来)

整片的湖水都开始变化了起来,变成一颗一颗的小水泡,争先恐后的,「波、波」地振动、然后破灭。

在「生灭随观智」中,讯号生起与灭去,中间是有一段小时间的,也因此,先是造成了低频率的「闪烁」,最后造成了高频率的「振动」。

所有水面冒出了无数的小水泡,好像被激发了一样,一个一个跳动着、振动着破灭,开始蒸发了。

当「生灭随观智」成熟,振动的生起与灭去的中间就越来越短暂,直到不再有间隔,一生起立刻就灭去,成为「坏灭智」。

湖面经由水泡蒸发的振动,不断的降低、降低,好像退潮一般,不断的往心中褪去,直到褪到心轮中间的一个小点。

那个小点像小水滴一样地,「滴、滴」地生起、灭去,越滴越慢,好像水龙头渐渐没水时一样。

直到最后,那滴水「㕷」的一下,完全褪去。

这时,你扫描整个身体,只有同时的生起与灭去。没有时间差,一点都没有!

你再也感觉不到身体的内容物,所有牵动着心的感受都消失了,以葛印卡老师的话说,就是「消融」。

你的身体化为一团像水晶一样,透明的,不断变化的波动,没有任何坚实的感觉。

你不断的上下扫描身体的各个部位,然而所有的手、脚、脸部、身体的形状及相都不会显现在你的心中,因为它们连「苦、乐」都来不及生起就灭去了,无法成相。(参考《清净智论》,马哈希尊者)

一点快乐都没有,但是也没有任何个一点痛苦。

你的身体现在只能被感知成「不苦也不乐」的中性感受。

还是有感受,但是心对它没有任何吸引力。不论你觉知到什么,一觉知到它就立刻灭去了,好像不曾出现一样。

不待时节的函数

这个终极的「自动控制器」是如此先进,速度如此之快,以致于它可以在任何现象出现之前就事先预测它的函数值,在第0秒就产生出反函数中和掉它,转为能量。

为什么呢?

因为讯号处理有一个特性,如果我们如果能够透过取样、计算,得到了一个讯号的产生函数,那我们不论任何时间都可以预先知道它的值,甚至可以无失真的复制出该讯号,进而进行任何转换。

换句话说,我们能够将种种经验淬炼为「智慧」。无时无刻、毫不中断。

这种智慧不再与时间相关,是真正「不待时节」的波函数。

如此透明、清澈,如此安静。

就好像一个人在深夜里突然醒来一样,所有的喧嚣都停止了。

色的消融

这透明、清澈的「坏灭智」是由身体的扫描,也就是「身触」而来的。

然而,它是可以扩展到所有六根的。

(接下来的描述就因人而异了,因为小弟还没找到其它与此经验接近的他人论着,那么,大家就姑且听听吧!)

在身体消融的经验之后,这个心仍然转得非常快速,这个「自动控制机」开始24小时不断的运作,不论是你坐着、站起来,走路,或是躺下的任何时候,都不断的将六入处的各种刺激反转为能量。

因此,当禅修者下座,睁开眼睛,起身走路,眼见的东西都开始变了样。

起先是你会发现,眼睛看到的任何东西都有一抹残影,一晃而过。就好像你眼睛盯住一个地方,久了再移开,眼前还是会出现刚刚那个地方的反相一样;只不过,在「坏灭智」的影响下,不需要盯住一个地方,随时随地看到的东西都有残影。

为了确认这个残影确实存在,我找了一个背景白色的地板,拿起一根棕色的小树枝在我眼前上下晃动。

我发现,就算我晃得很慢很慢,我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树枝前一秒的残影。

这真的吓傻我了,我以为内观应该不会影响身体机能的,怎么会让我眼睛出问题呢?

还好这个阶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参考小弟之前的禅修心得),因为心中没有「疑」盖,所以我自问这个残影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回答出奇的简单:这就是眼识的生起、灭去!

扫描身体到「生灭智」时,身触会快速地生起、灭去,感受好像一条小河;最后到「坏灭智」时,感觉身体的消融就像变成透明的水晶了一样。

眼识也是一样,眼见的事物快速地生起、灭去,你看到的东西,只要一看到就灭去,好像来不及看到一样就消失了。表现起来就是眼睛看到的残影。

那么,当一切眼见物都同时生灭,会看到透明的什么呢?

回答也出奇的简单:会看到透明的世界。

之前看到的透明世界,表现出来的现象是在夜间,非常明显。因为那时,我发现闭眼就能看到东西。不过所有的东西都没有色彩,惟有蓝色的火焰包围在物体的外框。

我唯一看到的相近文字描述只有《宣隆大师传》,P33:

由于同时有戒清净与心清净,他便可如实地感知到事物了。他怎么样做得到呢?当他继续观察感觉时,他发觉身体的毛孔好像发光,就像打火机的火石被击时散发出火花一样;看到这种现象,禅修者了解到:实际上并没有身体、没有头颅、也没有四肢,只有现前的物质现象而已;错误的身体观念(身见)瞬间消失,而实相(Reality)则被揭露出来,这种清晰的洞察就是见清净。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次我不再害怕了,仔细的观察眼前的残影,看着它生起,灭去,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所有眼前的影像同生、也同灭…

然后,我看到了一幅我从未见过的景象。我不确定有没有其它人描述过它,起码到现在我还找不到。

我想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那景象,它如果是世界的真实的样貌的话,那真的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景象!

请先深呼吸,做好心理准备…


专题导航:第二次四念住禅修心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